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入宫

潇潇雨 花花绿丝 3753 2016-09-22 19:58:23

  额头上的包变成了一块小疤,摸起来硬硬的,这大概是我自作自受,我常常想,这是个误会,也只能永远的误会下去,我和楚琰在紫薇山一别就是七年,而这七年缪余一直陪在楚琰身边,他们有七年的朝夕相处,有七年的惺惺相惜,而我和楚琰之间是我一个人的回忆和朝思暮念,谁来填补楚琰的记忆和这七年的时间呢!还有我是他弑母仇人的女儿这个事实

这几天把我十七年来的眼泪都流了,师傅在我走之前叮嘱我不可让眼睛劳累,也不可过多的流泪,否则视力只会越来越差,我的视力一直很涣散,其实我一直都没看清楚琰的样子,但是应该和以前没怎么变,

桃花开始谢了,花瓣飘在院子里,铺了一层,踩上去有种特别的感觉,像是登上桃树踩在桃花上,时间如水,细细流过无声无息,

听说王爷和新夫人很恩爱,王爷会摘桃花送给夫人,夫人也弹奏王爷喜欢的曲子,他们是那么的美好,我该放手,该去祝福的,可是我总是很难过,很不甘心,

我坐在秋千上,这种日子太无聊了,我想着我一直这么下去会连话都不会说了就在这时,他们却来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

楚琰穿的黑色的长袍,缪余穿着绿色纱裙站在他身边,倒真的很般配“齐国的礼仪就是这样的吗,齐公主?”楚琰冷冷开口,我坐在秋千上没有下来,这大概很无礼,

“姐姐,缪余一直想来看看姐姐”

我慢慢起身,看着楚琰道“怎样才算知书达理?那我又该以什么身份跟王爷说话,我是作为齐国公主嫁到楚国的”我很刻意的加重了“嫁”字“我也不是什么齐公主,我想王爷你搞错称呼了”

“和亲是父皇答应的不是我,你从齐国嫁过来,可我却没娶”楚琰缓缓开口,他的态度很恶劣,说话也太残忍

他是没娶啊,我们没拜堂,没洞房,这怎么算的是成亲呢!

“你好狠心!”我转过身

“哼!本想你我互不相干,可你却不惜安稳”他在指责我,我只推了缪余一把,可他也打了我,我的手也受伤了,他却看不见

“那你今日为何要来?”我很气恼的问

“若不是小余求我,你以为我愿意看见你”

我冷冷看着缪余“我没有说过要见你,也不想看见你”,又看了看楚琰“你们走吧!不送”

“姐姐何苦对我这么大的敌意,我也原谅了姐姐不是吗?”缪余在我身后说道

“真是可笑!”我直直走进屋去,我这般无礼,楚琰肯定恼了我,最好能惹怒他,把我赶走最好,这样就不用看到他们了,就不用再难受了

春天似乎过的很快,天气也是日渐炎热,

云儿进屋“小姐,外面有个丫鬟求见”

“你叫她进来”

“公主,今日宫中设有晚宴,齐国使臣来了,王爷叫奴婢来通知公主晚上一起入宫赴宴”

齐国使臣,我忙着伤心难过却忘了我的身份,我是和亲公主

云儿给我梳了个整洁得体的发式,穿了件妃色纱笼的长裙,袖子是长长的广袖,腰带系着窄窄的白色锦带,是楚国的样式,齐国的袖子是束起的,

“小姐真是光彩照人”云儿帮我在唇上点了胭脂,我看到镜中的人影模糊的盈成光晕,只有淡淡的一点红“都弄好了吗?”

“好了”

“你带我出去吧!”外屋里楚琰身边的丫鬟已在等候了

天还未暗,见我出来那丫鬟就迎了上来“公主真美!”,我对她笑了笑“现在就进宫吗?”

“是的,王爷在府门口等候”

云儿来扶我,这丫鬟说“进宫不带侍女”,我很惊讶“那只有我和楚……王爷俩个人吗?”

“是的,公主”,我不带云儿可我晚上看不清该怎么办

我跟随她出府,楚琰站在马车旁,随着我走近才发现楚琰一直看着我,“王爷”我也不知该说什么,叫一声算打过招呼

“上车吧”

和楚琰同乘一辆马车,气氛很尴尬,楚琰在闭目养神,我有些不自在,更多的是没有安全感,这马车中光线很暗,我打开窗帘一角,外面很热闹,槿州很漂亮,楼房高高的,楼角上还挂着铜铃,风一吹就发出清脆的响声,街道两侧都是高高的树,像是木槿,

马车进入皇城后通过一道道宫门,天色也渐暗,我抓着衣角,心中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办

马车停在一座宫门口,楚琰自顾自的下了马车,我摸着车延到车口,打开布帘才知道天已黑尽,只有几盏宫灯发着光,我看不见地上,一个太监伸手扶着我下了马车,我站在楚琰旁边

“王爷王妃请”这太监手的方向是宫门旁的一处小的门,我随着楚琰走,可这真是乌漆墨黑的,出了小门到了一处敞亮的地方,不远处有座灯火通明的宫殿,走了一会终于快到了,可是还要经过长长的台阶,我看不清台阶,只看见一条长长的光带,我停步,楚琰已走了几步台阶

他停下转身看我,他的脸一半笼罩在光晕里,只看到嵌着光的轮廓如刀刻般凛冽入骨,“怎么不走了?”

“我有些走不动了”,他叹了口气向我走来“齐国的女子可没有包小脚的习惯,这才几步路就走不动了”,我看着他,我是个傻子,在他面前

他拉起我的手,他的手很干燥,手中有薄薄的茧,很清瘦能感觉到骨头,我的手很僵硬,就这样像个木偶似得跟着他一起抬脚,放下,抬脚

到了门口他就松手,门口站着一排宫女,里面充满了说话声,楚琰向里迈步,我急忙跟进,门槛拌了我一下,我向前还好抓住了楚琰的袖子,他看着不满意想开口我便解释道“我有点害怕”,女人向男人示弱是不会错的,

我能感觉到周围人的目光,还未到坐处就有人来了

“五弟,”迎面而来了一个锦衣华服的男子,与楚琰身量差不多

“三哥”,楚琰笑回道,这个是三王爷陵王。楚国有七位皇子,公主无数,大皇子二皇子年纪大了也有些平庸,四皇子早逝,七皇子还是孩童,还有一位六皇子与楚琰一般大,可却因为他母妃有罪殃及他早早的去了西北凄凉地方,这皇位的有力竞争者只剩三皇子楚瑜和五皇子楚琰

按理说他们之间应该是水火不容,可是见了面确实一副相安无事兄弟情深的样子,只能感叹二位城府颇深,演技高超

“这位就是三妹了,三弟好福气!”陵王道

楚琰笑了笑没答话

终于走了陵王,可又来了瑾公主,我实在不想见她

“琰哥”他叫了声楚琰后又看了看我,那不怀好意的笑意让我想抽她,那次的一巴掌让我耿耿于怀,“呵呵,琰哥成亲那日我只是去晚了半刻,没想到竟错过了好戏”

想起那日我心头就像小针刺一般,不自觉的松开了楚琰的袖子“王爷,可否去坐下?”

“啊瑾一起吧!”楚琰道

坐下比站着踏实多了,人也渐渐到齐,座位上也坐满了人,楚琰和旁桌的人说着话,我专心的看着桌上的一排盘子,

“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随着太监的声音大门向金碧辉煌的宫殿走来了一个年迈却威严的老者,和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楚贤帝和凤淑妃

待皇帝座好,全殿的人齐声请安

“平身吧,今日宫中设宴一来是与众卿齐聚好好喝一杯,二来是这齐国来使”,皇帝的声音很和蔼却也有着帝王的不怒自威

“齐国使臣进殿”这时大殿上走来来了,待他走到殿中我才认出,他是李蘅,齐国很名的清流派,为官清正,为人恪守以礼,

“臣齐国李蘅拜见陛下”他行臣礼不卑不亢

“赐座”

齐国与楚国的形势日渐严峻,齐国的衰弱来的很快,楚国的壮大也很快,齐楚向来不和,如今齐不得已忍辱求存。殿上奏起乐,舞姬们扭着腰肢跳的妩媚,一曲奏罢,舞姬已是香汗淋漓,这时,对面坐着的不知是哪位皇子道“齐国重武器,听闻这舞剑堪称众国一甲,今日齐国使臣来楚不知是否有幸见识”,他是刻意为之,这使臣怎可被当做舞姬一般受众人观赏,只见李蘅面色铁青,不发一语,他向来是个重礼之人怎受的了此等侮辱,

“启禀陛下”我站起“儿臣愿舞剑助兴”,楚琰淡淡的看着我,想必他是抱着看热闹的心

“你是?”这老皇帝不知我是谁!他亲口答应的亲事,齐国公主嫁入楚国不但没过问还不识其人,这算是对齐国天大的蔑视了

我微微一笑,仪态端庄“儿臣是齐国和亲公主,五殿下之妻”,管不了楚琰的脸色我必须这么说

“额,原来是琰儿的媳妇儿”他嘴角微扬道“给靖王妃备剑”

我缓缓走到大殿中间,这舞剑倒是难不倒我,从小到大看都看会了,何况我还练过,从侍女手中接过两把长剑,我掂了掂,倒是不重,楚筝响起,转身飞袖,开始舞剑,这舞剑其实就如同舞蹈,只是多了两把剑的花式,讲就柔中带刚,今日穿的是楚国服饰不似齐国衣服的干净利落,不过这袖子飞舞纷纷扬扬很是眼花缭乱,好像效果还不错,琴师弹完最后一个音,我飞旋身体,定住动作,长发飘过脸颊,我笑个如花似玉,无论做什么都该漂亮结尾,哪怕身处他国,哪怕你为鱼肉,

意料之中的满堂喝彩,云儿以前说我舞起剑来够魅惑众生的,这也算是优势

我微笑着谢礼退下,当看到楚琰盯着我拿意味深长的目光是我有些不知所措,其实我心里很紧张,笑意都是强撑,这下算是破功了,也笑不出了

我摸了下桌子缓缓坐下,“王妃的剑舞的可真是漂亮”楚琰凑过我的肩轻声说道,他叫我王妃!我顿时一僵,我不自在的端起一碗茶“多,多谢王爷夸奖”,然后猛喝一口,“哈哈”楚琰轻笑出声“这醋有这么好喝?”,醋?我才感觉到嘴里一股酸味,熏的冲鼻,我喝的是醋!我连忙拿起茶杯大喝一口“挺,挺酸的”,这楚琰直接笑出一排大白牙“是,是吗?”,他竟学我说话!我有些窘迫

终于宴会结束,我还未起身李蘅便走到我坐的桌前“公主”,“李大人”他有话对我说,楚琰对我道“我在门口等你”

“有什么话请直说大人”

“公主今日有我齐国女儿的豪气,老臣欣慰”

“这本是潇潇该做的”

“丞相很担心公主,叫老臣此行代为问候”

“你跟爹说,潇潇过的很好,叫他不用担心”

“老臣定带到,还有”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递给我“丞相对公主的关心都在这信中,老臣告退”

我摸着这滑滑的信纸,心中惆怅万分

“王爷久等”

“走吧!”,又是长长的台阶,我跟着楚琰的步子走,原来,也没想象中的难走。这条路本就艰辛,我早该想到,即使看不清路途我也要走下去不是吗,没有人会是我的依靠,只有我自己

我回去把信封放在我的枕头下,我要睡的安安稳稳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