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潇潇雨

成亲

潇潇雨 花花绿丝 2257 2016-09-22 19:58:23

  府中越发忙碌起来,他们的婚事就定在这个月的十八日,听说查询了好久才得出十八这个好日子,我坐在屋外的秋千上摇摇晃晃,十八是个好日子,这个月十八就是我的生辰,看来啊人生处处皆讽刺

眼看着这“十八”就要到了,以前我生辰师傅总打只野兔,再拿出他存了好久的酒来喝,虽然每次都是师傅把一罐子酒都喝完后倒地就睡,可还是高兴,可这次呢,没一个人记得,师傅也不在,只有云儿陪我喝喝茶代酒

今日府里似乎格外热闹,连这儿都能听见忙碌的声音,对啊,今天是我的生辰,还是,楚琰的大喜之日,看来正如楚瑾说的,我嫁过来耽误了他们,要不然怎么会不到十天就迎小余进府呢!我的心随着秋千上上下下的,心里闷闷的

”落花屋”里安置了两个丫鬟,,我看她两人被分到这很是不高兴,不过也难怪,今日府里这么热闹,她们也不能去看热闹,我在在院里她们就在屋内“这小余姑娘和王爷也算是苦尽甘来”其中一个说着另一个也小声道“要不是我们院里的这位,王爷早就把小余姑娘娶进府了”。还真是不想听什么就说什么,我把秋千停住,寻思着她们爱说不如就找她们说总比我在这心慌意乱的有聊

她们面无表情的走来“您叫我们?”说话客客气气的,这府里没人叫我王妃

我把秋千停住“你们叫什么名字?这么久了,我太疏忽了竟也没问”我尽可能的温柔

“您太客气了,我们做下人的只晓得如何伺候主子”这态度明显好转“我叫啊丽,我叫啊翠”

“啊丽啊翠,你们以前是在府里哪处当值?”

“我们以前都是院子里打杂的”

“你们在府里多久了?”

“这府是以前皇上当太子是府邸,那时我们就在了”

“都这么久了”,我扫落身上的花瓣,”今日府里有喜事,不知新娘子是什么来头?”

“这……”她们犹犹豫豫的,“我也是千里迢迢嫁过来的如今王爷又娶新人我却不知是谁”我很哀伤的说

“是小余姑娘,她名叫缪余,当年齐楚大战时,王爷坠入山崖后是她救了王爷,之后就一直跟着王爷回宫,但是未成亲就住在王府不好所以她住在瑾公主宫中”。楚琰坠崖,我连忙问“王爷坠崖时是齐楚大战时?”

“是齐楚大战,我记得清清楚楚,丽妃娘娘刚下葬,王爷就要求出征,可一去就传来消息称王爷坠崖,亲兵搜寻了快一个月才找到王爷”

“是在哪座山崖找到的?”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在岐山山下,找到时王爷已无大碍,只是救王爷的小余姑娘因以血续命奄奄一息”我想我知道真相了,楚琰本来快死了,是需要以血续命,可是……

娘亲刚离开我,我爹就把我送到紫薇山上交给妙手神医垣翁做徒弟,那年我还记得是齐武十二年,齐楚大战,楚军到齐国境内扎营就在紫薇山旁,我与师傅在深林中,那日下着大雨,我回屋时看见山上树中有个人,显然是从上面坠落下来的,我和师傅把他拖进屋,他已经伤痕累累,全身是血,都看不出人样,隐约可以辨认他是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我把他的脸洗干净后才发现他的眼睛全是血,他嘴里总叫着“母妃”,他也只比我大两三岁,我想要救他,于是我求师傅,师傅说他已伤的太重,失血过多,没有血跟本活不了,我想我有血啊,能救他的命我也不怕流点血,师傅犹豫不决

他嘴里喊着“母妃,别离开我”我想,他可能是楚国皇子,我也失去过母亲,我明白他的感受,我求师傅救他“你医术那么好,救他不过举手之劳,你说的医者仁心去哪里了?”,“好吧!我只把他救活,你个臭丫头,输血过多你也会有危险,为师也是担心你呀!”

随着给他输入血,他也有了意识,会叫痛,看着他包着白布的眼睛“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楚琰,你呢?”,楚琰,原来我们又相见了,那时我在宫中宴会见过他,那个穿的一丝不苟在大殿里侃侃而谈的的小小少年藏在我脑海里很久了,我总在想,和我一般大的孩子怎么那么有学问呢!那是不是王者气度,他作为楚国皇子做客齐国,他就坐在我对面,我藏在娘亲身后看着他只到宴会结束,可他却目不转睛,后来他回楚国,我以为他会成为我一生的“想象中人”,后来我知道她的母妃是死于我爹箭下…“我叫什么你不用知道,我知道你就好,你要记得我救了你,以后遇见你,你可要报恩的”虽然这么说,可他母妃被我爹所杀,那我救了他的命是不是可以一笔勾销?

“我该如何报答你?”他躺在床上费力的拉起我的手

我贴近他的耳朵“以后你娶我可好?”,我看见少年笑的灿烂

他的眼睛看不见,对于一个男子来说特别是生于皇家,没有眼睛该多可怕,生活又该多凄凉!“师傅,他的眼睛可以恢复吗?”,师傅摆弄着药材“你师傅是谁,当然能救,只是上哪去给他找双眼睛换瞳”,我跪在地上“我的眼睛可以,换瞳我知道,被换的人也是可以看见的”,“你个臭丫头”师傅拿起竹竿就要打我“他是个什么人,值得你这样做,换瞳后是看的见,看的见一团光!和瞎子有什么两样!看我不打断你的腿”他作势要打却狠不下心真打,他是疼爱我的,我知道他不会同意,可我有办法,我一定要就救他

我起身“师傅你不救他,那我也不用这双眼睛了”我拿了他身后的剪子企图戳自己的眼睛,“你个臭丫头啊!”师傅的白胡子气的一翘一翘的,我摸着他的白胡子“师傅,潇潇如果今日不救他会难过一辈子,你想看到整天不开心的丫头吗?”,“他是谁,丫头,这样做可值得?”

他是楚琰,我喜欢的那个楚琰啊

换瞳很疼,师傅给我们吃了迷神药,当我醒来时师傅已经将他送走,楚军肯定找了很久了是应该送他回去了,“师傅将他送到何处便回来了?”

“送到楚国境内,岐山脚下一处农夫家中,我说明了他的身份,也叫他们通知了楚兵”,

“师傅你把他送走时他可是痊愈了,眼睛可好了?”我眼睛包着白纱

“眼睛好了跟没受伤一样,随便来个大夫都看不出他眼睛出过毛病!只是丫头你”

“你不是说我琴棋书画不通,四书五经不晓吗,那我可光明正大的玩了……”光明正大,该如何光明,正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