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鸿弑天下

鸿弑天下

眉间血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9-22上架
  • 246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殷玹

鸿弑天下 眉间血 2460 2016-09-22 19:55:33

  蝉虫躁鸣,鸦雀扇动双翅从一片阴暗树林间飞过,周遭景象压抑晦涩,树木好似染了病般歪歪倒倒,尽显惨淡。

这树林曾经是片乱坟,鸿弑元年被朝廷派遣人开发,在死人尸骨上埋土种树,直到如今二十余年过去,才慢悠悠的长成一片密林。因为瞧着是块阴森可怖的地方,朝廷也对这里避讳三分,甚至免去了这块方圆几亩地的征税,因此,几年前翎暗阁的建立者便挑中这里,并将密林及外围地盘命名为“翎暗”。

鸟雀扑扇离开后,蝉鸣竟同时戛然而止,一瞬间,周围安静的诡异。密林仿佛长了眼睛,寸寸毒辣的目光投向那名扎眼的“入侵者”——正慌不择路逃跑的女子。女子看上去十二三岁,盘着高高的发髻,因奔跑太快,许多碎发散落在肩头和额角,微薄的鸦青短衫早已印上汗渍,眉头蹙紧着犹显慌张急促,却也难掩她五官隐隐透出的英气。她大口大口喘着气,脚下几乎快没了知觉,仍是不敢停顿一步,如没头苍蝇一般在树林里横冲直撞。

“殷玹!站住——!”

男人的怒吼伴着一声刺破天际的烈马啼鸣响彻整片树林,惊的女子一个踽趔滑了一跤,脸朝地摔了下去——这一摔要是平地倒也罢了,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她一跤跌进了沼泽里,秀嫩的脸蛋顿时印满脏兮兮的湿泥。还未来得及爬起,追她的男人便已到了身后,他“吁”的一声拉住缰绳翻身下马,拧着眉毛几步走近她,怒气冲冲伸手拎住她短衫后领,稍一使力便将她整个人拽了起来。

“跑啊?臭丫头,你再跑啊?!”他音调高了几分,满脸是抑制不住的愤怒,恶狠狠将女子娇小身躯甩在一旁硬邦邦的地上,继续瞪着她吼道:“老子打不死你的!进了翎暗阁还想跑,我看你是想死了!”他越骂越来劲,挥着粗厚的大掌推搡她脑袋。

殷玹忙着抹自己的脸,想把脸上污泥抹干净,却不料越抹越花。她似乎完全不在意男人对她粗暴的动辄打骂,又像是早已习惯了一样,连看都没看那男人一眼。

男人见她这副态度,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猛地揪住她发髻,瞪圆了眼怒骂:“不上道的丫头片子,你他妈当自己几斤几两啊!我看像你这丫头就该卖进窑子,来当什么杀手啊!”

殷玹终于停下了抹脸的动作,抬起头,却并非迎视男人的目光,而是直直望向他身后——树影斑驳下,来人玄衣翩翩,半身映着细碎的阳光光晕,衣袂翻腾掩住了脚下细微的步伐声。

随着那人走近,男人训斥的声音登时止住,咽了咽口水回身看去,而殷玹方才无畏的目光也渐渐被恐惧取代,瞳孔一丝丝收紧,直到来人站定在她面前,她突然握紧拳头克制着身体的颤抖。

“副,副阁主。”男人没了刚才的气场,赶紧站直身子微低下头,敬畏的面对眼前玄衣之人:“属下……属下刚捉住这丫头,正要交给您惩处……”

被唤作副阁主的男子剑眉冷目,虽已上了年岁,却依稀可看出他当年俊逸的模样。副阁主脸上有一条很长的刀疤,从额角弯向下颚,鬓边碎发遮不完全,那刀疤若隐若现,更显他阴冷的气质。他没有搭理对他说话的男子,而是将目光定定落在殷玹身上。

殷玹不敢说话,任由副阁主上下将她打量一番,最后锁住她的双眸。

“站起来。”他冷淡扔下三个字,仿佛字眼都刚从冰窖里出来,毫无温度。

殷玹没吭声,缓缓低下脑袋用一只手掌撑着地。起身的过程非常缓慢,她拖延着时间在内心盘算该如何解释。是该直接承认错误说自己忍受不了翎暗阁残酷的训练想逃跑,还是说……自己来林子观赏风景勘察一下树木生长情况?

方才训斥她的男人唯唯诺诺站到了副阁主身侧,目光却依然有些凶狠的瞪着那拖拖拉拉半天才站起来的殷玹。

殷玹站直了身体,为了躲避副阁主的目光,低着头继续抹脸。

副阁主迈腿上前一步,目光忽的沉下,反手便朝她半边脸甩了一巴掌——“啪”的一声后,殷玹身子一歪跌倒在地。显然她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慌忙用手肘撑了下地,侧趴在地面捂着脸,抬头看副阁主的目光里满是惧怕。

副阁主亦微垂目对上她的视线,依旧面无波澜,冷冷道:“站起来。”

“是,师父。”这回殷玹丝毫不敢拖沓,应了声便立刻一骨碌站了起来,胡乱抹一把脸,低下头,只用余光注意着副阁主的神色。

无奈,副阁主从未喜怒现于颜表,她根本看不出他现在什么思绪,也从未猜透过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副阁主不喜欢耽误时间,转身之余命令身旁的男人带殷玹回阁,随后便加快步子先行而去。

男人领了命,捏起殷玹的肩膀处衣裳便将她拖拽着走,殷玹略微挣扎几下,也还是顺从了。她清楚自己即将面对什么,身为副阁主的唯一女弟子,自己竟然因不满残忍训练而出逃,毁了副阁的面子,也犯了翎暗的规矩,回阁后不打掉她一层皮才怪。

殷玹吸了吸鼻子,抬头望望天空,深呼吸一口气,想道:嗯,外面的空气真好,比翎暗好多了。

说到这翎暗阁,还真是深藏密林难以寻找,若非阁中杀手,外人估计还未见到阁门,就被暗杀在林中了。杀手都是厌恶陌生的,他们防备心极重,但凡在林中出现陌生的身影,巡逻的杀手都跟见了黄金一样扑上去,有时也不问个青红皂白便乱杀一通。

在江湖上,由此衍生了翎暗阁“阎罗门”的称呼。上至朝堂命官,下至街头乞儿,谈及翎暗都会面露惧色。

殷玹被拉扯着走回了翎暗,男人骑在马上倒是逍遥自在。她体力消耗过多,只觉得口干舌燥,伸出舌尖舔舔干巴巴的嘴唇,仰起头看向刻着“翎暗阁”三个字的大牌匾。

翎暗阁偌大的殿堂外门以碧石为栏,门前一里便有象征了地位的盘蛇巨石。暗沉光滑的巨石高度与树半腰相当,两条吐信石蛇被盘旋雕于巨石上。江湖皆传翎暗阁门前凶煞的石蛇与其阁内杀手凶狠之态如出一辙,阁里人几乎没有人性,除了得到金银珠宝和嗜血杀戮,杀手们于世根本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

许是杀戮阴气太重,加之翎暗阁殿堂里外装饰铺陈皆为阴冷暗色,整个翎暗阁显得死气沉沉。四面八方以木头搭成的瞭望台视野清晰,足以收进林中所有人和景。按时交替巡逻的杀手护卫目炬如鹰,警觉心超乎常人。

翎暗阁便在如此保护下,凭借当朝圣上的青睐,成为威慑江湖的第一大门派。

男人松开了殷玹的衣服,全不在意那衣服给他捏成了什么皱皱巴巴的样子,下了马后将马匹牵给一旁来迎接的杀手。守门的杀手原本想对殷玹行个礼,见这架势,也都有数了,不作声的恭迎两人进阁。

殷玹耸了耸肩拍拍衣裳,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然后抱着双臂,步子轻快的往里走。

其实她是在害怕的,但她觉得,越是害怕,越是要硬撑着表现大无畏。这样的伪装成了她的本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