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末世封神录

第七十二章 灵山镇

末世封神录 崛起的蜗牛 2819 2017-06-08 15:50:27

  狂暴的战斗开始响彻荒地,炙热的温度都不能掩盖出,一道道银芒带着刀鸣,不停的撕扯着空气,一个个戴着闪着黑光的残肢暴露在大地上,绿色的血液,简直要淹没这里。

  一道身影闪过一个钳影攻击,将沙面轰起,尘沙从空中落下,一道银芒隐藏在其中,直接将其斩首,六只足爪直接飞天而起,散落四方,噼里啪啦的刀鸣将其三米的尸身斩了粉身碎骨。

  最后一个沙蝎恐慌的转身就跑,寒风转身,手中月牙被他扔上半空,跃起一脚踢在刀柄,月牙刀犹如光明之刀,在炙热明媚的阳光下,燃烧着熊熊的锋利气息,一下将逃跑的沙蝎钉在了荒地,炙热的阳光不断的提高温度,沙蝎吱吱的狂暴焦急的叫着,寒风慢慢走去。

  直到走到两米左右的沙蝎身旁,拔出月牙刀,看着被烧成干尸了沙蝎,杀气慢慢被收敛在内,看的奇若不由点头,内心慢慢平静,这一刻他仿佛对手中的这把刀有了不一样的感受,似乎和以往不同,具体是什么,看来还要在经历一两场厮杀才行。

  寒风转身走向奇若,汗水似乎将他的衣服都侵湿了,奇若急忙向前,因为它看出了这一刻的寒风,状态有些不好,刚走到寒风面前,只见寒风对它笑了一下,便两眼泛白,直接昏倒在地面上,奇若焦急的向前,仔细看了看,才知道寒风原来是虚脱,脱水。

  奇若舒了一口气,叹道:这小子还要在多多锻炼,还太弱了。

  幼小的身躯忽然变大了一圈,将寒风叼起,扔在背上,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这里是那里?此时的寒风忽然出现在一个地方,他疑惑的看着顶着红月,四周一片死寂的环境,地面上全是残肢断臂,甚至还有幼小的身躯,被几个庞大的生物架在火堆上烤着,他走了过去,看着幼小身子黝黑清明的眼睛,依旧盯着这苍茫无恒的天空,盯着红月渲染的血腥,有着一丝的好奇,还有死亡前痛苦的恐惧。

  几个生物边说着属于它们的语言,一边扯下小孩的手臂,还有稚嫩的小腿,放在嘴边啃咬着,寒风愣在原地,他的手掌慢慢紧握了起来,他睁着黝黑的让人心里发渗的瞳光,身躯猛地暴动了起来,一个鞭腿直接抽爆了空气,朝着它们鞭及而去。

  轰,直接鞭腿抽爆了空气,甚至传来的巨大力量和空气的摩擦鸣声,却依旧动不了几个生物的虚影,这一刻他明白了,无力的跪下了双腿,看着正在一步步啃咬完小孩尸身的生物,心里的愤怒,连带着身躯的颤抖,看着夜空上的红月,痛苦吼叫着:为什么?这幼小的生命到底有什么错误,是谁,到底是谁,让我们人类经历这一切,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误了,为什么?

  紧握的双拳不断的轰击地面,他又抬起头,带着怒火冲了过去,哪怕打不到他也不放弃,直到认清了这个事实,看着几个生物带着嘴角的鲜血,带着讽刺的笑容,心里,终究要明白,他无力的笑了起来。

  吼道:到底是谁,把我带到这里来,却不给我可以毁灭它们的力量,寒风无力的嘶喊着,就在这时,夜空上,红月的血腥影子中,一道身影正踏在月影而来,这道身影的来临,顿时惊醒了几个生物,寒风看着头上的身躯,内心有了一丝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觉,他睁着眼睛,紧紧盯着对方,想要看清楚对方到底是谁?

  终于,他看到了对方,只见对方身影朦胧,仿佛被一团迷雾笼罩着,只露出了两双温和的眼神,但是在看到几个杂碎时,温和的眼神,顿时变为了死神的注视,他一抬手,几个想嗜血生物带着惊恐的神色,直接湮灭成空间的分子了。

  他踏着空间,落在了寒风身旁,看着依旧被烈火灼烧,已经少了大半血肉的尸身,虽然看不到脸色,但眼中的神情透着一丝的悲伤,还有痛苦,一指将烈火寂灭,孩童尸身消散,两人这一刻看向半空,仿佛孩童带着笑容,迈着小步伐,走向了远方,那是一片美好的新天地,接着,他低声喃喃道:人类没错,只有弱肉强食,物竞天择,他转身看向寒风,明亮的眼神带着一丝的严肃,还有悲痛,柔声道:这一代有我去镇压,未来就靠你了。

  寒风看着半空神情哀伤,接着震惊的看着他,看懂了瞳中的意思,他紧握手掌,瘦弱的身躯一直颤抖着,一直道着: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人类要去经历这一切,是谁开启了这一切,抬起头的寒风,瞳中带着熊熊燃烧着杀机,质问着那道身影。

  他听后,瞳中的悲伤浓的化不开,沉默的看着寒风,起身,看向远处突然出现的三米身躯,闪着银光鳞片,爆发堪比天威的威压,边走边道:去吧,开启镇狱体质,明悟锁天术,甚至明悟,那一丝蕴含的...........,话落,还不等寒风起身,神色巨变的问道,四周又恢复了黑暗。

  接着,四周喧闹的杂声顿时涌入耳内,寒风睁开眼瞳,刺眼的光芒让他迷了一下,撑着手臂,看了眼四周,这时犹如一个客栈的客房,屋内古典,墙上只挂了一幅画,外加一个桌子,几个古式凳子,便充实了这个客房,楼下各种喧吵,喝酒的划拳声,还有那家的姑娘漂亮,那个大腿啊,还有人谈论最近发生了什么大事,传入耳中,寒风神情有些恍惚,似乎还没明悟过来。

  他起了身,迈着迷茫的步伐,打开了窗户,看着下方走来走去的人影,内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开心,还有对梦里红月的恐惧,对这里产生了是不是梦的感觉。

  忽然,奇若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醒了,睡了几个时辰了,身体如何?

  寒风的恍惚消失,黝黑的眼瞳清醒了过来,他看向地上晃着尾巴,神色亲切问候的奇若,点头道:好多了,接着疑惑的问道:这里是?

  奇若跳上窗台,看着外面依旧喧闹的街上,看着走来走去,甚至与人压价砍价争执的声音,,还有母亲带着嘻笑的孩子,还有坐在父亲肩上的男孩,指着那糖人,一脸渴望的样子,男孩的父亲无奈的笑着,走过去,孩童笑着亲了父亲一下,还有几个人一起坐在街边吃着早餐,说着那边的奇闻,接着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接着对面房屋里一道声音吼道:你这老东西,还去隔壁家小花家里偷看,看老娘不打死你,接着一道道痛苦的叫声传来:老婆,老婆不敢了,不要啊!听的下面的人哈哈大笑,就连寒风和奇若不由对视了一眼,也笑了起来,人世间的百般变化,都在这条街展现着。

  让寒风这一刻冰冷麻木的心,有了缓解了样子,感概,最是人多醉红尘,流连人间不梦仙,忽然,他仿佛感受到了自身的变化,这一刻,本是漆黑一片的身体,被一个个小小的光点包裹着,脑海里镇狱锁天术的信息充塞着大脑,闭着眼睛去明悟着,奇若若有所思的看着,黝黑的眼瞳深处,带着一丝的希翼。

  大约一炷香,寒风睁开眼,脸上带着欣喜,奇若刚问道,楼下便传来了打斗声,接着几道人影便飞出了客栈,滚落在地面上,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愣在原地看着从客栈门口走出来几个浑身戴着贵气的人,为首的人身穿白衣,摇着一把扇子,一脸傲然着,看着四周愣住的人,带着得意的笑,道:都是吃干饭,活在虚拟中的落虫,身后的人听了,哈哈大笑了起来,甚是配合。

  白衣男子转身踩在一个在地上痛苦嘶叫的男人身上,低身道:本公子今天心情好,就饶你一条狗命,带着你的狗命好好活着吧,话落,与身边几个人笑着转身走去。

  围观的人显然认出来这是谁了,都不敢堵拦,连忙分出一条道路,白衣男人与几人藐视般的看了四周人一眼,走出了围观圈,人群里,一股难言的气氛包裹了这里,有人连忙向前拉起了几人,其中一个人没让人扶,他咬着牙站了起来,吼道:姓韩的,把我女儿还给我,她还那么小,你就这么丧失良心吗,不怕天打雷劈劈死你这韩家少爷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