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末世封神录

第六十八章 奇若

末世封神录 崛起的蜗牛 2232 2017-05-29 21:45:42

    冷风微荡的呼啸声,终于慢慢平静了下来,乌云遮住了最后的一丝缕光,却怎么都掩盖不了那小小身影黑袍中明亮的双眼。

  远处的瘦弱身影慢慢靠近了,寒风闻声,抬起苍白的脸庞,被砂风肆乱的发丝,汗水侵湿,贴在脸狭上,与苍白的脸庞在漆黑的荒地里,形成一道鲜明的对比。

  他眯着眼睛,喘着气,身体绷紧,内心的警惕一下提高,随着他一路走来,他再也不是什么小小菜鸟了,手掌握着刀,缓缓用劲,看着对方朦胧的暗色下的身影,道:阁下有事?

  身影的主人轻笑了一声,抛了抛手里的月华须,轻声道:你知道吗?我跟了你一路了,可你拥有战者血脉,表现的却让我都有点失望啊!

  寒风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的变化,一缕凉风飘过他的发丝,黝黑的瞳子冷光慢慢充斥着,道:跟着我,阁下也太看得起我了,我一个小小人物而已,没有什么让阁下看中的地方。

  身影轻笑了一声,走向前来,寒风慢慢眯着眼睛,身体的力量绷在一起,像是一直寻找猎物弱点的狼,一出手就石破天惊。

  他边走边道:你有,你潜力无限,虽然你现在弱小,可给你机会,最多三年,你就能成为顶尖强者之一,战者血脉就是那么变态。

  距离寒风的几十步,还差最后十步,便停住了,寒风紧绷着身体,汗水慢慢顺着脸狭划落,他手背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眼神死死盯着对方。

  场面刹那间沉静了下来,有些压抑的氛围笼罩的周围,流逝的时间这一刻变得无比的缓慢,只听的天边的大风再次的呼啸了起来,寒风一直保持的姿势,紧绷的身体,体内的力量得不到爆发,缓缓从毛孔带出,一点点的小血点,开始染透他的衣衫,就在他忍不住要爆发的时候。

  身影说话了,冷风动荡了黑袍角边,道:放松下来吧,如果我要对你出手,早出手了,何必那么多废话。

  听到对方的话,寒风依旧脸色未变,还是充满警惕,冷静的眼神望着对方。

  对方无奈,道:好吧,如果非要我表达诚意,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寒风眼皮子一眨,冷道:什么秘密?

  身影抛了抛手里的月华须,笑道:你知道为什么月华须那么珍贵吗?一颗果子就可以说是天价了,但果子在怎么样用过一次,第二次功效就没那么大,第三次几乎没有一丝的作用了,但月华须功效绝对不止这点,它最大的功效,就是我手里的月华须根。

  此言一出,让平淡无波的寒风,脸色第一次大变,他震惊的看向月华须,急忙道:怎么可能,不是月华果才能让人轻易踏入易经的境界吗?

  身影轻笑了一声,从黑袍里突然闪起两道明亮的光点,道:你的传承资料是这样告诉你的,其实月华须最大的功效就是这根,月华须之所以被称为进阶圣药,是因为它蕴含着纯净的月华,那是月光中,最纯净,最缓和的物质,不过这种对身体帮助就一两次,身体就免疫了,而月华须它能吸引月光中浮动最大,最暴动的月华,可以说,这是练体圣药,长期佩戴还能纯净气劲的功效,价值一对比,你就知道孰轻孰重了。

  寒风面色慢慢平静下来,但是瞳孔里的震惊还是没有散去,半刻,他恢复神色,身体慢慢放松,撑着刀,站了起来,道:那你到底是谁?

  那道身影缓过神,天际边的狂风越来越大,荒地的尘沙被卷动的起来,开始覆盖天空,接着狂风的呼啸声,他轻声道:我是你的护道人,你可以叫我奇若。

  寒风一听,眉头一皱,沉默了一会,道:我不认识你,哪来的护道人。

  身影沉寂了一会,叹息道:在你封印了极阴魔主后,我就出来了,苍澜战神在布一个局,很大,把我和魔主封在一起,就是为了以防他破封而出,造成生灵涂炭,没想到,却阴差阳错的再次封印了他,同时我也很惊讶,竟然有人能驱使除了苍澜战神的锁天一脉的阵法,出乎我的意料。

  随着话语的道出,寒风越发的心惊,他已经揣摩不出前面那道身影的底细,疑惑的就是,如果对方所说是真,为何战神要那么麻烦,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封杀他,以除后患。

  身影紧接着道:我出来后,感应不到战神,这可是从来没有的事,经过这么多天的感应,我有两种猜测,第一个,就是战神屏蔽了,可是战神从未这么做过,第二个,就是,苍澜战神,战死了。

  什么!此言一出,寒风震惊的喊了出来,满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他可是战神啊,以往最强大的存在,如果他愿意,都可以轻易毁灭一道大型的生命之都啊!那会被人杀死,要不然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人类阵地,不可能没有半点声息的截杀一位战神。

  身影语气变得黯然起来,道:我也不相信,我可是与苍澜有着心神连接,可是,几天了,我感应不到,没办法,我就跟着你们,同时语气这一刻变得郑重起来:也是想看看你的潜力,毕竟为人类增加一位强者,也是我的责任。

  寒风感受到对方身上刚刚传来的一丝悲伤,感同身受,彻底了放下全身的戒备,因为恶魔是不可能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情绪。

  寒风难得的笑了下:让你失望了。

  身影确实点头,沉声道:你让我失望了,你的身体强度,力量,速度远超他,却输在了战法上面,不过,还好,不是没有赶上去的机会,虽然你是天生战者血脉,但你要记住,这人类阵地,战者也有敌不过的对手,因为强大的永远是人,不是血脉。

  寒风记在心里,朝着身影弓身道:多谢指教。

  看着面前着稚嫩的生命,身体没有半分力气,撑着刀的手一直颤抖,却依旧弓身答谢,不见脸色半点变化,内心欣慰多了,他迈步向前,靠近寒风只距离三步,寒风却依旧弓身,他把他扶起,道:从这一刻起,你不能轻易的弯下你的脊梁,因为你要撑着你的意志,还有你的道,走到最后,这是我教你的第一课,要记住。

  寒风看着,坚定的点头,看到寒风眼中不灭的战意,还有坚韧的信念,意志,用手搭了搭寒风的肩旁,道:接下来要靠你保护我了。

  话音刚落,寒风坚定的表情瞬间呆滞,看眼前瘦弱的黑袍掉落在地面上,从黑袍里,走出来的,竟然是一只有这银白色毛发,眼眸利锐如针的小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