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末世封神录

第四十七章 神秘人

末世封神录 崛起的蜗牛 2757 2016-12-25 14:25:35

  自古以来,这片苍凉的大地,不知埋葬了多少悲剧与哀鸣,多少痛苦与伤心,无数带着遗憾的强者,无数带着悲痛,哀莫心死的普通人,就这样犹如蝼蚁一般的死在末世。

苍凉的风,掩盖不了大地对强者的怜悯,就连天上的丝丝缕光,在这一刻,都有些黯淡,就犹如生命的消逝,像烟花一般耀目,短暂,可留下的璀璨,依旧印入人们的心里。

空气里,弥漫着悲与殇,带着微微腥味,流转在四周,似乎死去的战魂,依旧守护着大地。

西环的路口处,间接被尘沙埋葬的生物们,在一次犹如蚂蚁一般,涌了上来,黑暗中,它们的面貌,可怖,狞狰,足以让一个小孩,留下永不灭的恶梦,微微可见的身躯,在尘沙中迈动,犹如死神的步伐,让人心中恐慌。

所有人都已经精疲力尽了,疲惫不堪,就连璃儿,精神都有些恍惚,她带着茫然的眼神,望着讲自问,心中似乎有些承受不了,这个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讲叔,就这样走了,似乎,讲叔的笑容,依稀出现在眼前,对她温柔的笑着。

而在众人的前方,一道挺拔,连天都压塌不了的身躯,屹立在这里,犹如镇住大地的支柱,带着雄雄的气势,守护着众人。

小阳睁着怒目,强健的身躯迈步前去,犹如天枰,层层压迫而去,引的对面的一群生物惊恐的嘶吼着,而在对面,一道庞大,甚至壮硕的夸张的身躯,踏着震动地面的步伐,带着狂啸之内的暴怒,睁着戾气沉积,可以说,杀机浓郁的瞳孔,狂暴而来。

小阳也愤怒的踏着步伐,高高跃起,两道身躯在尘沙飞扬中,执拳轰在一起,狂暴的劲风直扑四方,拳骨之间的撞击,犹如天铃,不断的传到远处,尘沙中,魔猿一声暴怒,朝天咆哮着,一双铁拳合拢,朝着小阳重重锤下。

感受到空气刹那间变得有些沉重,以及预感有些不妙的小阳,立即做出反应,双腿气劲一震地面,使劲向后退去,甚至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抬起头一看,却看到地面已被轰成一个巨坑,看的小阳嘴角微微一抽。

魔猿感觉到那个可恶的蝼蚁躲了过去,狂怒的嘶吼了起来,眼看魔猿还有第二次的攻势,小阳趁魔猿还没回气,便一踏地面,汹涌的气劲将地面震成小小的土坑,借着这股力量,小阳在尘沙中,带着水面底下的怒火,犹如炮弹似得,一拳轰去。

尘沙中,压抑的气氛一时之间震慑了所有人,哪怕是西环路口的生物们,都有些紧张的看着这场龙争猿斗。

在尘沙的掩盖中,只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两道影子,在不停的对轰着,小阳直冲过来的猛拳,被身经百战的魔猿用壮硕的铁拳横在前方抵挡住。

小阳再次生变,左手直接抓住魔猿铁臂,掌中力道一吐,在空中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接着劲风的力量,他体内汹涌的气劲刹那间透出体外,空气再次变得狂暴起来,一股强悍的不成样子的气势,爆发在上空,让所有人都恍惚的认为,这是一道神灵的拳光,带着暴怒里的平和,以及力量中的救赎,从天而降。

魔猿被震慑住了,直到小阳的攻势到了,它才咆哮着,忙用一双铁拳,横在上空。

狂暴的力量,与绝对的防御一接触,空气中,几道庞大的冲击,犹如水面引起了波澜,不断的扩散四方,强猛的劲风直接冲击下方,西环一大群的生物被压迫的不断后退,直到劲风的减弱。

尘沙与劲风慢慢的停止了下来,所有人都清晰的看到,那道庞大,甚至蕴含着让人惊惧力量的身躯,竟然被小阳从半空压迫着,双腿跪在地面,凹陷的进去,小阳还在半空,用力量镇压着它。

魔猿狂怒,它的气息,还有气势,在这一刻,变了,所有生物和人都感受到,空气,便的有些浓重,犹如这地,要将天翻了起来。

小阳自然感受到,他也怒喝着,渺小的他,身躯内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波动,两股力量的对碰,双方都直接采取了很凶险的气劲对碰,谁的气劲雄厚,谁就能略胜一筹,这场争斗也能尽快结束。

炼丹炉内,寒风带着惊喜的闭目,身躯内爆炸性的力量,慢慢的归于平淡中,甚至,与之前一样,弱小,四周的炉火,亦然消失。

炼丹炉深处,一道带着冰冷,犹如万年不化的冰山似的眼神,注视着寒风,似乎要将他全身上下都钻研透顶。

过了一会,寒风有些遗憾的睁开眼,接着有些丧气的摇摇头,接着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感受着体内恢复平淡了身躯,他疑惑道:不是已经重塑了吗?可我没有感受着一丝的力量,在体内流转?

寒风闭目,仔细的感受着体内的一切,一会,睁开眼后,他脸色有些难看,心中疑问一大把,但是,他还是将其压在心中,开始寻着路出去。

就在这时,炼丹炉深处一道强力的吸力,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带着尖叫,被扯入进去,惨叫之声,极其的凄惨。

炼丹炉深处,几个火光,映在寒风普通的样貌上,就在寒风晕迷的时候,一道带着阴寒,刺骨的声音,响彻在耳边:小子,你如果想睡觉,我可以让你永久的睡下去。

听着透出杀机的语气,寒风立马爬了起来,直起身子,看着眼前的人。

火光的照映下,一道幽森的目光,从有些皱破的黑袍中,映射出来,目光中的冰冷,让寒风全身上下,仿佛都冻僵了,简直透人心骨,让寒风都感觉,有些温暖的地方,在这一双瞳孔的注视下,都变的有些寒冷。

有些微风时不时的摇晃一下火光,气氛有些压抑,甚至有些诡静,寒风额头冷汗直流,他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神秘人给他的感觉,甚至超过了杨叔,所带来的压迫感,让他脸色苍白了起来。

寒风不知道神秘人找他什么事,他只能僵硬着嘴,抖声道:前辈不知找小生有何事,如果有小生能帮的上,不妨说一声。

话语落下,四周死寂了起来,神秘人依旧沉默,只是他那冰冷的目光,一直在寒风上下流转,每注视一个地方,都让寒风胆颤心惊,脑海里时不时透出一个念头,莫非,这神秘人是个变态,看上我了不成。

就在他继续想歪了时候,神秘人终于说话了,只听他道:这是何年了?

寒风一愣,心想这人不是消遣自己不成,莫非被关了那么久?

不过还是老实回答:黑暗纪元最后一个时期,末代九世第二十八年。

神秘人闻言后,沉默了很久,接着突然大笑了起来,其洪亮声,犹如声波,震的寒风耳中都有些失聪,脑袋有些昏眩,心中骂了一声:这是那个时代的怪物,这么恐怖。

神秘人说完后,四周又恢复了死寂,寒风伏倒在地上,喘着气,过了一会,他才站了起来,只是脸色有些惨白。

神秘人瞳光忽然变冷,冷声道:没想到,已经九世二十八年了,我待了这么久,不知他们,还在不在。

寒风感受到神秘人的目光转到身上,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抖声道:前辈,你如此神通广大,而我一介小小的凡人,压迫我,有失你前辈你的身份啊?

神秘人一愣,不知道这小子在说什么,接着目光流转一下,好像懂了什么,心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挺聪明的,这样如此,饶他一条狗命,也不是不可以。

神秘人森冷的笑了起来,轻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寒风一愣,摇摇头,心中骂道:这老怪物我知道是谁,这丹炉,我死都不进来,太恐怖了。

神秘人神秘一笑,道:我叫阴九幽。

寒风摇头,不知道是谁,但神秘人在接着道:因为我杀了很多人,所以,他们叫我,极阴魔主。

寒风一听,脑海思索,到底是谁,一想起小阳来之前说的那个人,顿时面孔生变,整个人吓得跳了起来,连忙后退道:你就是那个魔头,祭祀魔神,坑杀成千上万,卑鄙无耻的恶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