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末世封神录

第十章 战神一脉

末世封神录 崛起的蜗牛 2164 2015-11-17 09:46:15

  男子与杨叔似有预测,同时叹了一声。男子更是愤怒,苦命的少年,挣扎的活着,当得知不能修行,不能实现心中所想,那他还有毅力,坚持下去吗?

杨叔叹了声,仔细的顺理寒风的气血,同时探查少年体内的异状。却大吃一惊。

男子问道:怎么了?

杨叔忙道:难怪如此?寒风的体质,恐怕是通不了穴了。

男子急道:难道是?

杨叔叹道:没错,全身穴位闭塞,仿佛天生堵死。

男子看向少年苍白的脸,心中一疼。脑海里闪过少年坚决拜师的情景,以及话语。他面无表情的抱着少年,站了起来。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杨叔静静的看着男子离去,心中叹道,这时,璃儿来到他的身边,笑道:父亲,你在这里干什么,不去吃饭吗?

杨叔轻道:璃儿,以后对寒风好点,把他当亲弟弟看待。

看着父亲复杂以莫名情绪的眼神,她郑重的道:我会的。杨叔笑着转身,朝着房间走去。璃儿沉默,似乎猜到了什么?看向男子的房间,心里莫名伤感着。虽然少年外表看着很小,内心的执着很是坚定,若是让他知道不能修行,怕是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了。

男子抱着寒风,伸手推开了门,便迈步进去,将寒风放在了床上。看着少年苍白的脸上,紧紧皱着眉头,仿佛有着放不开的痛苦。男子叹了一声,转身走了出去,却没看见少年睁开了无神黯淡的双眼。

男子出了门,直接朝着大厅而去,他的目中,以及心中,隐隐下了一个决定,一定有可以让少年修行的方法的。

男子走后,屋门开了一丝小缝,只见一个瘦弱的身影,走了出来,朝着大门而去。步伐摇摆,身子摇晃,借着没有月光的夜色,竟无人发现,走出了大门。他出了大门后,看见了一处处别墅,以及没有雾气遮蔽的天空。

寒风苦笑了一下,心道:若不能报仇,活着,挣扎,恐惧,不如,一死百了。便朝着感觉而走。

大厅,杨天战看到男子走了进来,忙起身问道:寒风如何?男子摇头,道:已经睡了。杨天战叹了一口气,便坐了下来。这时,男子走到他的面前,眼睛坚定的望着杨天战,沉道:杨叔,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帮助寒风的,只是不知为何?

杨天战苦笑,看着男子道:小阳,不是我不帮他,而是,那太难了。

男子忙道:杨叔,是什么方法?

杨天战起身,看向身后的青年画像,一手执枪,睥睨天下的气势。淡道:小阳,我说的方法,只有战神一脉才能帮他。

男子震惊,忙问:战神一脉?

杨天战转过身,眼中复杂的看着他,答道:是的。

男子眼中也同时复杂了起来,他看向那画像,看着如神明一般的青年,叹道:杨叔,据我了解,战神一脉,只有几百年前,你的祖父,杨显云在世,曾见过一面。

杨天战摇头,否认道:也不尽然,那时先祖与战神一脉的那位前辈是知己好友,不过没多少人知道。

据族谱记载,那时战神一脉的那位前辈,仿佛能预知似的,将一本记载的战神一脉的心法与招式全部记录在中,交给了先祖,让先祖好生放着,等着有缘人来继承。

杨天战顿了一下,似乎有些迟疑。男子心中一定,忙问道:杨叔,那本子,是否还在?

杨天战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求知的样子,也不多想什么了,叹道:自从消息传出后,杨家的每一代都带着成为天下第一的决心,继承战神录。先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惜的是,无论是天才还是庸才,高傲还是自卑,无一而别,全部都失败了。有些人甚至强求,但都喷出一口鲜血,经脉受损,才都停下。至此,先祖杨显云逝去,这本战神录,也跟着先祖,一同葬进了墓中。

男子愣住了,忙回神问道:杨叔,那能否开启墓中,取出战神录。

杨天战看了一眼男子,道:小阳,别让焦虑影响了你。

男子醒觉,忙道:杨叔,小阳省过。但是?

杨天战沉默,没有回应。

男子无奈,只能闷闷的坐下。一时之间,大厅寂静的恐怖。

忽然,一个女孩闯了进来,忙呼声喊道:父亲,不好了,出事了?

杨天战看到女孩气喘吁吁跑进来,忙起身问道:璃儿,出了什么事情?男子也好奇的看向璃儿。

只见璃儿急道:父亲,小阳哥哥,寒风不见了?

什么!杨天战与男子同时站了起来,喊道:什么时候不见的?

璃儿急道:我想寒风心情肯定不好,女儿便想去陪陪他,不想,刚到屋门,便看见屋门是开了,急忙走了进去,却发现寒风不再屋内,就忙着去问侍从,但都说不见过?

璃儿急的都要哭了,忙问道:父亲,怎么办啊?

唉,一声叹道。杨天战缓缓的坐了下来,对璃儿道:看来,寒风是跑出去了。璃儿忙拉着杨天战的手臂,道:父亲,赶紧出去找吧,那万一寒风出事了?杨天战皱着眉头,轻道:璃儿,此事过大,而且外面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父亲的身上承载着府中几十个人的生命,所以,这有点难办了。

此言一出,男子脸色也沉重起来,他看着杨天战,道:杨叔,寒风是我带来的,所以此事我来负责吧。便转身而去。

璃儿也失望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也跟着男子跑了出去。杨天战话到嘴边,却说不口了。

这时,一个人突然走进了大厅,杨天战抬头一看,顿时弓身一礼,道:王前辈。

只见来人一身麻衣,年纪大约六十多,步伐稳扎,脸上的皱纹很淡,看着很年轻,但眼中的沧桑显着这个人的不凡。

他走到大厅中间,看着画像,感叹道:置死而生,永不回头。

杨天战愣住,也回头看向了先祖的画像,仿佛明白了些。先祖当年也是不能修行,最后经过几次生死大难,被那时年少的战神前辈欣赏,被教了两手,直至成为了天下闻名的超级巨头。成为巨头后的先祖,当初的经历也被人挖掘出来,这八个字便是形容当时先祖修行的决心以及执着,成为了杨氏一族的铭传。

杨天战双手向老人拜了下,转身坚定地走了出去。老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依旧看着画中青年,叹了一声,便消失在大厅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