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撩妻神手:Boss别动

可怜的老六悲剧了

撩妻神手:Boss别动 凌梦旋 2285 2015-10-28 22:31:09

  周绍辉放开小女孩,彬彬有礼地说:“阿姨,你好。陈爷爷让我上来拿老花眼镜。”

漂亮阿姨笑了笑,拿起书桌上的眼镜递给周绍辉,和蔼可亲地说:“你是李爷爷的外孙小虎吧!看来李爷爷今天又来找老朋友下棋了。”

小蝶在一边委屈得不得了:“妈妈,他刚才抓我头发。”

漂亮阿姨安慰性地揉了揉女儿的头发:“小蝶,小虎哥哥和你闹着玩呢!”

周绍辉非常绅士地道歉:“小蝶,对不起,我刚才只是想看看你的小辫子和公园里小马的尾巴有什么区别。”

小蝶的嘴巴噘得老高,不高兴地说:“我的小辫子才和马尾巴不一样呢!这是头发,头发,你懂不?”

周绍辉看着小蝶可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懂,我自己也长头发。”

小孩子总喜欢和小孩子在一起玩,周绍辉把老花眼镜送到楼下后立即返回三楼,让漂亮阿姨给他一个拖把,他也帮忙一起拖地。

然后,两个小朋友一边拖地一边聊天。

小蝶是个不记仇的女孩子,很快就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周绍辉一边拖地一边说:“再过两年我就十岁了。我爸爸说会在我十岁生日这天送我一匹小马,到时候我带你去骑马。”

小蝶一脸期待:“好呀,我好想去骑马。”

从那以后,周绍辉经常在敬老院遇到小蝶。听外公讲,小蝶的妈妈姓赵,敬老院的爷爷奶奶们平常都叫她小赵。赵阿姨不但人长得漂亮,心地也很善良。她几乎每个周末都到敬老院来做义工,帮老人们洗衣服、洗被子,而且每一次都给老人们带很多礼物。

有一次,周绍辉发现赵阿姨看上去有些憔悴,小蝶也是闷闷不乐。

在敬老院的小树林里,周绍辉想方设法地逗小蝶开心,可她始终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最后,周绍辉黔驴技穷,不解地问:“小蝶,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小蝶抬起头,看着周绍辉,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填满了惊慌失措:“小虎哥哥,我好怕,昨天晚上我爸爸妈妈吵架了,他们吵得很凶。”

周绍辉安慰她:“小蝶,大人其实比我们小孩子幼稚。他们有时候会吵架,但是很快就会和好,好得就像从来没有吵过架一样,我的爸爸妈妈有时候也会这样。”

小蝶泪水涟涟:“不,小虎哥,你不知道,我爸爸妈妈吵得很厉害,他们还说到了离婚。如果爸爸妈妈离婚了,我就没有家了。小虎哥,我该怎么办呀?我不想爸爸妈妈分开。”

秋风吹着几片黄叶慢慢飘落。

小蝶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周绍辉一阵心疼,他抬手用自己的衣袖擦去她清秀小脸上的眼泪,拉起她的小手,说:“小蝶,我们结婚吧,就像电视上演的那样。结婚以后,你就有属于你自己的家了。”

当时,年仅八岁的周绍辉还没有完全理解“家”的含义,但是在他幼小的心灵中,一种责任感在悄悄地萌生。

他要保护小蝶,他不想看她伤心难过,不想让她害怕。

小蝶的爸爸和妈妈很快就和好了,小蝶又恢复了天真烂漫,早就忘记了自己曾经哭着担心没有家。

然而,周绍辉从来没有忘记过对小蝶的承诺。

每一次,拉着小蝶的手在树林中奔跑的时候,看着小蝶灿烂的笑容的时候,听到小蝶甜甜地叫他小虎哥的时候,他总是想,长大以后,一定要给小蝶一个真正的家。

可是,上帝就是这样爱捉弄人,还没有等到长大,小蝶就从他的生命中彻底消失了。

那一年,小蝶九岁,周绍辉十一岁。

赵阿姨连续几个星期没有来敬老院做义工,家也紧闭无人。周绍辉长时间见不到小蝶,心里有点想念她,于是,在家里雇佣司机的帮助下,他找到小蝶读书的学校。

小蝶的老师告诉他,她转学了。

后来,敬老院的一个老奶奶给了周绍辉一个电话号码。她说,这是赵阿姨新家的电话。

周绍辉非常开心地打过去,可是接电话的不是赵阿姨而是一个声音娇滴滴女人,她问:“你找谁?”

周绍辉说:“阿姨,我找小蝶。”

那个女人说了一声“你打错了”,就立即挂了电话。

在一阵“嘟嘟”的忙音中,周绍辉的心沉入无底的深渊。

小蝶,不见了。

他再也找不到她。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一个女孩子能像小蝶一样牵动他的心,让他产生强烈的责任感和保护欲。

(4)

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暂时告一段落。

吃到甜品时,赵新柔起身去洗手间,老六陈宇良对她说:“四嫂,你是去洗手间吗?顺便帮我看看小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她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

陈小惠是老六的女朋友。

“好的。”

赵新柔点头答应,出去时,听到舍长在身后嘀咕:“还有老三,说是打个电话,怎么这么久还不回来?他这个大忙人不会先走了吧?还没把埋单的钱给我们呢!”

赵新柔走进洗手间,里面空无一人。

与洗手间一墙之隔的走廊那边传来一对男女的对话。

“说出这样的话,你对得起老六吗?”

“我不喜欢陈宇良,可是我只有做他的女朋友才能接近你,才有机会亲口告诉你我喜欢你。”

“用这样的方式来接近我,你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这不是幼稚,是爱情的谋略。”

“小惠,我不可能喜欢你。”

“为什么,是因为陈宇良吗?我现在就去跟他分手。”

“和陈宇良没有关系,我对你根本就没有感觉。如果遇到我喜欢的女孩,即使她成了我最要好的兄弟的女朋友,我也一样不会放弃。”

“周绍辉,我真的很喜欢你。请你告诉我,你喜欢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会努力变成你喜欢的那样。”

“她很简单,不懂爱情谋略,所以你永远不可能代替她。”

女厕所里,赵新柔对镜子一阵唏嘘。

可怜的老六,他悲剧了。

出了卫生间,赵新柔看到周绍辉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过来,她犹豫了一下,迎着他走去。

和周绍辉擦肩而过时,她看到他的目光里有一种难以解读的情绪。

走廊的尽头,陈小惠无精打采地垂着头。

赵新柔停下脚步,看着她:“陈小惠,陈宇良担心你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陈小惠抬起头来,淡漠地说:“我没事。”

赵新柔说:“没事就好,我们回去吧!”

两个女生沉默着向餐厅走去,看到折回来的周绍辉时,都停下了脚步。

周绍辉目光隐晦地看着赵新柔,问:“小蝶,你刚才是不是听到我和小惠的谈话了?”

赵新柔怔住了,有些惊讶:“周学长,你叫我小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