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撩妻神手:Boss别动

宝贵的初吻

撩妻神手:Boss别动 凌梦旋 2195 2015-10-27 08:06:11

  只要妈妈去旅游,就没有人管束赵新柔。这七天,她就可以自由自在地和丁昶文在一起了。他们可以在一起吃晚饭,然后去看电影或者音乐会,像后港大学的大部分情侣一样,玩到深更半夜。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

因为公司业务需要,丁昶文临时决定国庆节出差去存山市,于是赵新柔所有的幻想全部都成了泡影。

一语成谶。

她真的要把这七天全部奉献给英语了。

在这门全世界最普及的语言中奋斗了三天,赵新柔光荣地感冒了。因为家里有一些感冒药,她没有去看医生。可是,这一次的感冒来势汹汹,并不是普通的999感冒灵和维C银翘片就能医治的。

十月四日晚上,丁昶文给赵新柔打电话时明显地感觉到她的鼻音浓重,于是立即敏感地问:“新柔,你感冒了?”

赵新柔在床上翻了个身:“嗯,你怎么知道?”

“你的声音都已经变得不像你了,看医生了吗?”

“没有,我吃了药。”

“现在感觉怎么样?”

“感觉全身无力,身上的肌肉很酸很痛。”

“新柔,你是不是发烧了?你量一下体温,如果发烧的话,立即去看医生。”

“我不知道有没有发烧,家里没有温度计,也没有退烧药。现在天黑了,我不想一个人去看医生,而且我全身无力,一点儿不想动。”

“一个生病的女孩子晚上单独出去确实不安全,你多喝点白开水,明天一早就去看医生。”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感觉晕乎乎的,想睡觉了。”

赵新柔挂了电话,闭上眼睛,瘫在床上一动不动。她不知道,电话彼端的丁昶文眉宇深锁,内心焦虑不安。

赵新柔的四肢越来越酸痛,意识越来越迷糊……

最后,她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首先浮现在赵新柔眼前的是丁昶文英俊的脸庞,她嘘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喃喃自语:“看来我真是发烧了,居然产生幻觉了。”

“是呀,你发烧了,烧到四十一度,还昏睡不醒,简直吓死人了。”

听到丁昶文略带疲惫的声音,赵新柔睁开眼睛,挣扎着要爬起来:“天呀!真的是你,昶文,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丁昶文赶紧摁住赵新柔的胳膊和手腕:“别动,小心针头掉下来。”

“啊?!”赵新柔这才发现自己正在输液。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

原来,这不是在家里,而是在医院里,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送你过来的,你病得这么严重,都不知道看医生,真是太不会照顾你自己了。”

赵新柔白皙洁净的面容上染出两抹潮红,内心却甜蜜不已。

如果早知道生病就能和丁昶文在一起,她一定早就想办法让自己生病了。

握着丁昶文的手,甜蜜了一小会儿,赵新柔才后知后觉地问:“昶文,你不是应该在存山市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晚和你通过电话以后,我非常担心你,立即包了一辆出租车从存山市赶了回来。走到你家门口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钟了,我不停地摁门铃,又敲了好长时间的门,可是你就是不出来开门。我打你手机,你又一直不接电话,于是……”

“于是你撬开了我家的防盗门?”赵新柔面色苍白地看着丁昶文,紧张不已,“完了,我妈旅游回来一定会骂死我的。”

丁昶文略带疲惫,一脸无奈地说:“我没有撬门。我从楼后面的大树爬到你家的阳台上,进了你的房间。当时,你的额头烫得厉害,而且怎么都叫不醒你,只好抱着你到大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把你送到医院。”

赵新柔松了一口气:“哦,原来如此。幸好我们家防盗门没坏。”

丁昶文敲了一下赵新柔的脑袋,责备的语气中掩饰不住几分宠溺:“你还有功夫担心防盗门,不担心你自己的脑子是否会被那么高的热度烧坏。”

“不要总是敲我的脑袋,没有被高烧烧坏,迟早都要被你敲坏。”赵新柔捂住额头,看到丁昶文疲惫乏力的眼神,心里一疼,“你连夜从存山市坐车回来,一定很累吧?”

“在车上的五六个小时,我一刻也没有合眼,当时并没有感觉到累,现在看到你退了烧,反而有一种很疲惫的感觉了。”

“对不起,我害你劳累了一夜。”

“不是一声对不起就行了,你必须补偿我。”

“好呀,等我感冒好了我就补偿你。你想要我做什么?”

“不用等感冒痊愈。你现在就可以补偿我。”

“现在怎么补……”

赵新柔的话未说完,苍白的嘴唇就被电了一下。

丁昶文的唇,轻轻地,很含蓄地,碰上了她的唇,只是蜻蜓点水般轻轻一碰,随后立即抬头离开。

碰触的一刹那,恍若触电一般。

赵新柔立即噤声,身上所有的血液全部冲上了大脑,傻傻地一动不动地圆睁着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丁昶文。

“就这样补偿。”丁昶文的耳根微微发红,却仍故作镇定地微微一笑。

他再次低头,嘴唇在赵新柔的脸上游弋着。

每一次都是轻轻的碰触。

慢慢地靠近她的唇。

最后,终于再次碰到她柔软如花瓣一样的唇。

赵新柔慢慢睁开眼睛,恍惚地轻声呢喃:“吻一个感冒病人,你不怕被传染么?”

丁昶文蕴满波光的漂亮黑眸近在咫尺地凝视她,略带笑意地说:“不怕,伴随着感冒病毒的初吻,更有纪念意义。”

这是他们的初吻。

像珍珠一样宝贵的初吻。

由于爱情荷尔蒙的作用,赵新柔第一次觉得其实感冒也不是那么难受,全身的虚软无力中夹带着一种晕乎乎的幸福感。

接下来的两天,丁昶文充当了全职护理工。他每天晚上十点钟回后港大学男生宿舍,第二天早上六点钟准时出现在赵新柔家的厨房里。

女朋友生病了,他成了二十四孝男友。

有时,赵新柔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丁昶文围着围裙忙碌的身影,心里想:“真是太为难他了。”

十月七日下午。

赵妈妈回到家,看到一个英俊帅气的男孩子在自己的家里,立即猜测到这才是女儿不想去旅游的真正原因。

赵新柔惊慌失措地说:“妈,你不是说晚上才到家吗?”

赵妈妈上下打量着站在女儿身边英气逼人的男孩子,说:“本来遭遇堵车,可是很快就疏通了。”

面对赵妈妈审视的目光,丁昶文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