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撩妻神手:Boss别动

告白

撩妻神手:Boss别动 凌梦旋 2093 2015-10-27 08:06:11

  赵新柔心一横,停下脚步,看着丁昶文,抱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一脸悲壮地说:“丁昶文学长,从第一天见到你开始,我就一直都很喜欢你。今天我来找你,就是想问问你,你喜欢我吗?”

丁昶文怔怔地看着她,没有回应。

赵新柔迅速垂下眼眸,不敢抬头。

天呀!

她到底说了什么?

她直接告诉丁昶文她喜欢他就行了,居然还恬不知耻地反问他是不是喜欢她,真是大脑秀逗了?

空气死一般的沉寂。

连风吹树叶的声音都消失了。

赵新柔满脸绯红,大脑暂时丧失了思维能力。几秒钟之后,她恢复意识,万分惊讶地发现前面有一双闪亮的男式皮鞋,再往上是一条笔挺的男式裤子,这才意识到丁昶文听了她的告白后,一直站在她的身边没有动。

她的大脑轰隆一炸。

他为她停下脚步了?!

这是丁昶文第一次为向他告白的女生停下脚步吧?

她感觉“死”而无憾了。

赵新柔抬头,看到丁昶文稍稍弯起了嘴角,注视着她的黑眸中似乎蕴藏着一丝难以掩饰的笑意。

“你叫什么名字?”丁昶文俊美的脸庞略带笑意,声音却略显清冷。

赵新柔石化了。

众所周知,后港大学校草丁昶文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所以她压根就没有期望自己的告白能得到他的任何回应。

而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她彻底懵了。

看着神志不清的赵新柔,丁昶文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

赵新柔感觉自己飘上了外太空,后面的每一句话都是在她魂不附体的情况下讲的。

“我叫赵新柔。”

“你是哪个系的?”

“我是后港大学附中的,是你的学妹。”

“高中生?”丁昶文明显很吃惊,讶异地问,“你今年高几了?”

“我高三了。”

然后是一阵沉默,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丁昶文静静地看着赵新柔,英气逼人的脸上神色复杂。

赵新柔的神智慢慢恢复过来,深呼吸一下,按捺住内心的混乱,结结巴巴地说:“丁昶文学长,我-我先走了,再-再见。”

说完,她转身就跑。

丁昶文的唇角扬起一个漂亮的弧度,眼眸里的笑意更浓,说:“赵新柔,你等一下……”

“啊?!”赵新柔停下脚步,回头茫然地看着丁昶文,心头好似有一只小鹿快要撞出来。

丁昶文向前走了一步,手指头在赵新柔的鼻尖轻轻一刮:“赵新柔同学,明天就要高考了,加油呀!”

赵新柔刚刚恢复的神智再次被震飞到外太空。

过了半晌,她才回过神来。

丁昶文却已经走远了。

赵新柔看着他挺拔的背影,大声喊道:“学长,你这样算是接受我的告白了吗?”

丁昶文的脚步微微一滞,没有回头,俊脸上露出难得的灿烂笑容,大声回答:“赵新柔,我在这所大学等着你。

是的,他会等她。

等这个叫赵新柔的女孩考上后港大学。

其实,早在赵新柔向丁昶文告白之前,她就已经走进了丁昶文的心中。不过,他已经记不清第一次见这个女孩是什么时候了,只是依稀记得,上了大学以后,经常在体育馆的篮球馆内看到她的身影。

丁昶文每周六下午都会到体育馆去打篮球,自然而然地,每周六下午都会有各系的美女聚集到体育馆。

习惯了那些女孩子仰慕炙热的眼神,丁昶文基本上可以做到对这些目光视若无睹浑然不觉。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

有一次,丁昶文在中途休息拿着毛巾擦汗时不经意瞥了一眼观众席。

一个纤瘦的女孩闯入他的视线。

这个女孩并不是特别漂亮,但是很清秀,很恬静。她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向他的眼光不像别的女孩那样炙热而明目张胆。

她的目光,就像夕阳的余晖一样,温暖却不刺目。

在那漫不经心的一瞥之后,丁昶文经常看到这个清丽绝尘的女孩,因为她每周六都会来。她总是静静地一个人,看上去就像一朵清冷的青莲,孤寂地绽放着。

孤寂,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

这种气质让丁昶文每次都忍不住想要多看她一眼。

渐渐地,丁昶文已经习惯每周六都见到这个女孩了。他甚至想过,她总是一个人,应该没有男朋友吧!

有一次,外文系的一个女孩在体育馆递了一封情书给丁昶文。像往常任何一次一样,丁昶文没有接受,更没有看这个女孩一眼。之后,丁昶文却忍不住心虚地往那个孤寂女孩坐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内心很不希望孤寂女孩看到刚才的一幕。

前一阵子,孤寂女孩忽然不来体育馆了。

这几周,丁昶文的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他生平第一次为一个女孩心神不定。

他想,她是不是病了?

丁昶文没有预备在大学谈恋爱,所以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任何女生。在这个孤寂女孩消失不见的这阵子,他才惊觉,原来自己早就在不知不觉中被她吸引了。

今天,丁昶文从图书馆回寝室,看到迎面走过来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

他的心一阵激烈的跳动。

是那个孤寂的女孩!

女孩长发飘舞,白色的连衣裙随风而动,夕阳的碎影映在一双水眸中,让她柔和得有些不真实。

女孩看了他一眼,惊喜中带着紧张,然后立即低下了头。

他看得出,她很紧张。

丁昶文一步一步向女孩走过去,目光锁定她。

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了。

丁昶文正在思索着该如何开口,女孩却抢在他的前面说话了。

她在向他告白。

他怔住了,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内心却是又惊又喜。

通过与女孩的交谈,丁昶文知道了她的名字,也明白她最近几周为什么一直都没有来体育馆,因为她快高考了。

一个女孩子,在高考的前一天,跑到后港大学来向他告白。

怎么能不让他感动?

所以,他告诉她,他会在这所大学等着她。

这算是一个约定吧!

只要想起这个约定,他就觉得精神百倍,工作起来效率超高,他的伙伴们都觉得他像是被打了鸡血。

忙碌的工作中,偶尔也会有淡淡的思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