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追梦的星星

《追梦的星星 》星夜篇:世界缺少的那样东西。

追梦的星星 贝可神焰 7654 2018-07-24 15:17:46

  我们,一个普通的人,一个只能活着几十年的普通人,曾牵过岁的红线,曾藏在暴风雨的角落里,看最沧桑的路途,望最温柔的笑脸。人总不能自我满足,夕阳残缺的沿影,一渡无回。一首唱哭的情歌,品味百态。得不到东西,越想得到,得到东西,越不珍惜。迷途的方向跨不出勇敢的那一步,疲惫的身躯无力支撑前行的步伐。“今天”与“明天”是一种相对性。今天的今天是明天,明天的明天还是今天,我们总惜别最难的今天,梦想最美的明天,擦肩而过的最美瞬间,其实,你所缺少的那样东西···

  八年,谁说只是一个瞬间?如此说来,也并没有错,一个只能成为回忆的瞬间。

   2018.7.17.卫星定位地点“海南海口”。

  他穿着一身正装,绑着蓝色的领结,往上梳着帅气十足的发型,自信的露出温柔的笑容,古龙的香水凝聚在整个房间中,散发着那清爽的味。床角边是他们八年前的合照,他轻轻凝望着,却忍不住走去将它抓起,再轻轻将它放下,再轻轻地走出门外。

  “咚咚咚”

  敲门声轻轻传来,她习惯性地露出微笑,听着这熟悉的敲门声,便像个孩纸一样快步地跑过去。

  粉色的房门快速地被打开,她早已投入怀抱当中,他右手温柔地抚摸她的头,左手轻轻搂着她的腰。感受着她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心跳。

  “小傻瓜,这么激动呢?”

  他轻声说。

  “当然啦,大傻瓜。”

  怀念着高一那年,在最美的岁月里,遇见了最美的你,在最美的回忆里,记得最美的你,八年,是我对你爱情的见证,是我对你永恒的承诺。

  “她还是她,独有的温柔,善良,她是被天使眷顾的存在,又像是一个降临凡间的天使,如若不是,我又为何感觉天堂的存在。”

  ——-王萧夕

  “大家都在等我们呢,我们可要打扮的完美无瑕呐,不然一会iPhone x,华为p20,oppor15,vivox21,各种超高清像素可不简单呐。”

  他望着她认真打扮的模样窃笑地说。

  “呐,那我可要打扮得连一颗痘痘都看不到。”

  她回答。

  望着她再度熟悉的笑脸,不由得泣而颜笑,别人永远不懂那种心情,而他正体验着。

  悠然的长发,粉蓝色的皇冠戴在头上,右手臂上绑着细微的粉色蝴蝶结,白色的长裙更显出小公主的感觉。那双天真单纯的双眼,从她的眼里面可以看到最美的世界,那细微粉桃的小嘴,笑起来会让冰淇淋融化,喜欢吃甜品,却总能保持完美的身材,受委屈总是一个人偷偷躲着,遇到开心的事总第一时间跟别人分享。

  “我好啦。”

  她兴奋地走到他面前,像个孩纸一样渴望称赞。

  他一脸正经的模样打量了一番。

  “嗯,这个,那个,好像···”

  她嘟着小嘴盯着他,依旧在等待回答。

  他突然上嘴吻了她的右嘴角,偷笑地说。

  “太美了,忍不住。”

  她像个木头人原地不动,突然就羞涩地钻进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他不愿松开,不论逝去多少时光,他们依旧没有改变对彼此的心,这种浪漫而又不失初心的爱情,我不晓得世界哪个角落还存在。

  他勾了勾她的小鼻子,左手轻轻牵着她细小的右手,温柔地说。

  “天燕,准备好了吗?”

  她深情地望着这个依赖的男生,点点头。

  “我们下去吧,萧夕。”

  那条走了无数遍的楼梯,它依旧像天堂的阶梯,支撑起他们这段完美的爱情。

  (倘若故事可以改写,人们希望的结尾,将会成为怎样的存在。)

   2012年,6月24日,清晨。他沉重的心情站在手术室外,风凉飕飕地,窗外的细雨朦朦胧胧,她苍白的面孔看起来很冷,很冷,那双紧闭的眼睛让他的内心隐隐作痛,脑海一片空白,未入睡的三天里,感觉精神被某种能量抽光了支撑的身体,随着那一滴泪的滑落,倒在冰冷的地面上,虽然还在努力睁开双眼,始终没有抵抗住疲劳过度的身躯。

  他口中轻轻念着那熟悉的姓名。“天燕···”

  轻轻地,她睡着了,他轻轻地沉醉在梦境中,不晓得做了怎么样的梦,眼角的泪似乎无时刻地存在。

   2012年,6月25日,午后。他被一阵破碎的玻璃声惊醒,他望着他们跌入山谷的沉重表情,轻轻地掀开被子,没有吭声地从他们旁边经过,或许从他们的表情上,已经给了他心里的答案。

  从门窗往里望去,没错,是那个熟悉的她,还在熟睡着。

  他默不作声地坐在她身旁,一天未入食的他饿得颤抖,也不晓得那是否如此,只是,空气中很凝重,谁也不愿意多说一句话,呼吸的声音都那么的轻盈。

  “医生,怎么说。”

  他沙哑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房间中,过后的几分钟依旧没有人发言,他也没有再过问。轻轻触碰她惨白的侧脸,心像被锋利的针灸刺痛着。

  “可能再也醒不来了。”

  作为母亲的她,回答了他原本该知道的答案,谁也不愿意说口的答案。

  他没有任何表情,轻轻握起她细小的左手后,再轻轻回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只要你还有机会醒来,我都愿意等待那天到来,无论多久,哪怕等到我生命逝去的那天,我也会一直,一直,一直陪在你身旁。”

  上帝是一个狠心的神,他无法承受的疼痛,总让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去承受,希望,是留给能抵抗命运的人,是一个能让你心付未来的人。

   从那以后每一天里,医院成为了他们的常去家园,在她身旁看书,讲故事。为了更充足的时间去陪伴她,他放弃了学院,谁都希望他完成学业,但是他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

  他说:“学校只是一本指定让我们读完的书,毕业证,只不过是一个路人擦肩而过的证明,就像你去的某一个地方,相机里留下的那一张可以证明的照片罢了,我愿自己选择更多的书籍,完成自己追求的价值。”

  他是这么认为着,只是我们不像他那般执念,况且他所为的仅是她。

  一个月了,他照常坐熟悉的公交车,去熟悉的地方。那天,风很大,他穿着一件蓝色的短袖,一条黑色的长裤,走在匆忙的人群中,手里捧着一堆厚厚的书籍。

  “来啦?”

  熟悉他的护士们微笑地朝他打了个招呼,他便也微笑地回应。

   走进熟悉的房间,望着熟悉的脸庞,触碰着熟悉的双手。

  “你还好吗?今天风很大,在公交上遇到一个跟你一样喜欢粉色的女生,无论是包包还是衣裳,手机还是鞋子,连耳环跟指甲都是粉色,你并非跟她一样那么夸张,但是,一看到粉色,就让我想起你,甚至还错觉看成了你,看来,我已思念成瘾,明明你就在身旁,为什么总是感觉你去了远方,那个让我遥不可及的地方,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那样去感觉。你还在,一直都在。”

  夜深了,他依旧坐在她身旁,迟迟没有睡意

  他说,不能在沉睡的人面前流泪,因为这样会把“希望”带走,会让她没有勇气去坚持下去,一定要带给她正能量的微笑,鼓励着她苏醒的念头。

  时光总会带走人们某种重要的东西,当你落魄不堪的时候,千万不要想着放弃这个念头,我们可以堕落,但不要太过于堕落,深渊没有底,当你陷的越深,就越难爬上来。

  一年过去了,这个冬天有点冷,他穿了一条厚重的大衣,打着一把黑色的雨伞,漫不经心地从医院的大门走进来,贴心的护士给他递了一双手套,却被他婉拒了,不晓得他怎么想,只是面无表情,一年,对于他来说,算是麻木了吗?很多人都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去牺牲自己的青春,去等待一个没有未来的答案,人的一生很宝贵,我们应该选择更好的那条路,不要让未来的自己悔恨。

  他说,“我的青春里只有她的身影,我的未来只有和她的回忆,人的一生很宝贵,但对我而言,她就是我的人生,路由自己选择,无论值不值得,都应该释怀,不要太多抱怨。我没能从命运的手中将她保护好,我现在只想从死神的眼中将她盯好,不能再让她离我越来越远。”

  西红柿炒饭并非那么好吃,只是他装的一副很好吃的模样,在她面前,他创造了太多的希望之光,从进门到出去的那些时间里,只有笑容,只有充满希望般的言语。

  两年过去了,医院翻新了,她被调到了新的病房里,对于她而言,去哪里都是一个躺着的地方,没有任何变化,对于他而言也是如此,无论到哪,都会一直陪伴着你。

  当年的小护士如今已成为护士长,她注视着如此执念的他,湿润了眼眶,是啊,我们每一个人对待爱情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人觉得放手就是一种爱情,让彼此能过的好一点,无论每一个人总结的每一个结论,都只是一句言语,只是一句能让自己找一个下去的台阶罢了。爱不起就别千方百计让她爱上你,总想着要离开,就请别让它开始。

  那天,护士长跟他聊了很久,他依旧保持着那个执念的态度,这样会让自己好受一些吗?你觉得她看到你这样为她放弃一切,她心里真的好受吗?是的,都希望彼此能很好地生活着。

  他说,“她当然不希望我如此,只是我想听她醒来亲口对我说,那样我就能真正地让自己好过。其实现在没有什么不好,你们所看到的现状并非如此,没有人规定我这样的选择是一种错误,未来,难道不是幸福就好吗?所以我觉得我现在就很幸福,只是你们觉得那样不幸福罢了,我也有了自己的工作,我并非辜负谁,只是守护她才是我真正的工作和追寻的未来之影,我不缺少什么,只是能不能坚持下去是另一回事。”

  三年过去了,他们常去光临的小卖部,小卖部的那个奶奶已经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时间,真的是一种让人特别憎恨的东西,你永远追不到它,它却永远拖着你走。

  那天,他偷偷去上了香,回想起奶奶当时的那个笑容,那个很体贴很温柔的笑容,令他忍不住流下了泪水,人终一别,含颜笑,末三间,雪落寒言雨寂痕。

  他没有将逝去的消息跟她说,只是,那天他心情很沉重,却还保持着希望的容颜。他将回忆保存在脑海的深处,不想让任何人看见,有心的哭泣不是软弱,而是重情,黑暗与光明也仅是相互存在的兄弟,有你也有我。

  那杯喝不出味道的奶茶,他漫不经心地喝完了,三年的时间他靠自己的努力不断上进,逝去的事物并没有影响他前行的步伐,只是更深刻地让他去追寻更美好的事物。

  倘若时间可以归还你一种东西,你希望是金钱,还是权力,还是任何事物的存在?我想,你还在顾虑吧?

  四年过去了,很多人都在享受大学的欢快时光,而他也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一套房,一辆车,论知识,论人品,无论比较什么都好,可以说,他比任何同龄的男生都要优秀,甚至无法比拟。是的,我们都如此肯定。

  那辆黑色的宝马从医院旁边进入停车场内,他朝每一个人都投去一个温柔的微笑,这四年里,改变了他很多,却没有改变他来到这里所做的一切。

  他照常地推开门,带着温暖的笑意,相似春季花开之时,让人充满了生机。

  习惯性注视着那张熟悉的面孔,他每一次都轻轻触碰她的侧脸,轻轻亲吻她的侧脸,而她也总是安静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是的,他多么希望再一次看到她生机勃勃的模样,厨房里,不敢切肉触碰的她,绿园中,不断奔跑嬉笑的她,房间内,认真学习思考的她,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地方,每一个表情他都记忆犹新,好像昨天刚刚发生一样。

  五年过去了,他剪了一个很帅气的发型,他在她面前述说着五年里发生的有趣之事,追过他的女生都被他所拒绝,每一次拒绝都是同一个理由,或许那也并非称为理由,而是“执念”吧。

  “抱歉,我不能接受你的告白,我在等一个我深爱的女生,一个任何人无法取代的小傻瓜,我每一天,每一刻都在等着她醒来。”

  我们与无数的陌生人擦肩而过,留下的记忆里,有的陌生人成为了朋友,成为了爱人,也有的成为了熟悉的陌生人。人,是变色龙物种的另一种存在,千变万化,我们当初所信任的那个人,所信任你的那个人,也仅因为外在的因素所打破,变成一盘沙子,风轻轻吹过,却已不见踪迹,能留在你身旁的人其少不多,能坚持信任下去的千万不要被一个轻易的念头而消散了。

  六年过去了,对于他来说,那仅是一瞬间,跟她在一起的每一个白天黑夜,那仅是睁眼闭眼的时间。

  这个夏季,出乎意料炽热,对于人们来说,没有空调的存在或许早已熬不下去吧。

  她的床头边早已推放了许许多多粉色的公仔,医院的病房里被他弄成了属于他们的家,每次陪伴着,总是情不自禁地盯着她是否睁开双眼,每一次的希望虽然都成为了失望,可是,他并没有绝望,与时间赛跑,与死神争斗,或许他早已刀枪不入,只是那样的不可能吧。

  这个世界再怎么变化,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活着,不是为自己而活着,一个不为自己而活着的人,却活得比任何人更好。

  他每天夜晚都站在医院的顶楼,望着她喜欢注视的星空,哪一颗才是属于自己的星呢?这或许是孤独的人想找到鼓励自己的希望之光吧。

  即将告别七年末尾的那一个夜晚,他依旧陪伴她左右,烟火的光芒似乎在这里看不到的美丽,只是看着也不会太美丽。

  他轻轻触碰着她细小的右手,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说。

  “嘿,还没有醒吗?你真能睡,一睡就是快八年咯,再不醒来,你就多了一个小猪的外号了。”

  他知道自己说了多余的话,只是还不断那样讲着。

  夜里,很安静,每一个人似乎都已经进入了熟睡的梦乡里,而他独自一人仰望着没有繁星的夜空。他似乎在颤抖,只是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偷偷靠在楼顶的墙角边,深沉地低下头。

  逐渐地,80年过去,窗外的狂风暴雨不断袭来,他依旧守护在身旁,他生命即将到达尽头,却依旧面带微笑,照常地陪她说话。

  “80年过去了,你还是没醒呢,我们都老了,我也快离开了,你呀,真调皮,睡那么久,这样的话,那我们只能下辈子再相遇了,虽然有太多的不舍,可是终究没有逃过岁月的流逝,嘿,老婆子,那就下辈子再见了。”

  说完之后,他缓缓闭上了双眼,没有再睁开,在这宁静的空间中悄然离去。

  

  (如果人生只是一场梦,你希望醒来吗?)

  海岸那头,有你的存在,被海浪打翻的风筝沉入了海底,已没有人看得见。

  他轻轻地睁开双眼,恐惧的表情望着依旧熟睡的她。不禁擦了一把冷汗。这一场80年的梦境令他惶恐不安,望着没有变化的她,庆幸地露出笑容。

  “你真是吓到我了,小傻瓜,我以为80年这么快就过去了,我们这么快就要分开了,我···”

  说着,他坚持了8年的眼泪,最终没在她面前忍住,咬牙切齿地面孔不断流露出极为痛苦的表情,还在续续言词,“为什么你就是不能醒来···你已经丢下我一个人睡了8年了,你真的还想睡80年吗···”

  他趴在床角边,痛不堪言地哭泣着,不断回想着奇奇怪怪的事物,这一精神的折磨已让他越来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即便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清晨,一股凉风悄悄跑了进来,再快速溜了出去,感觉一只手在抚摸着他的头,他迷糊地睁开双眼,望着那只熟悉的小手,再望着那张熟悉的大眼睛,他突然激动地站起来,不敢相信地握着她的温暖小手,吞吞吐吐地,连说话都忘记怎么说了,过了一小会儿,才激动地说。

  “天燕,你醒了吗?你醒了对吗?”

  望着她回应的微笑,他疯狂地冲出门外,走廊里他的回音不断。

  “她醒了!她醒了!她真的醒了!”

  看到每一个护士,就激动地抓着她们的手,激动地说着同样的话。

  护士同医生们,激动万分地跟随他往病房快步走去,知道他们情况的护士激动的泪水不断滑落至地面,他等了八年的女孩,今天终于醒了!大家纷纷跑过去。

  大家望着她那双睁开的大眼睛,兴奋地望着失去理智的王萧夕,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失态。

  他不断拿起手机打电话,邢志枫,王雪燕,陈欣,玉燕,一个一个电话地打出去,每一次都充满了无比激动!

  医生再次检查后,外边已经站满了许多人,医生叹了口气,朝他说道。

  “病人已无大碍,只是长时间没有动,还需要一点时间恢复,放心吧小伙子,好好照顾她就好了。”

  听到消息后的大家激动万分,都挤进病房看望。

  (倘若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那么有多少人做到了呢?)

  过后不久,她终于活蹦乱跳地走出了那间躺了八年的病床。他开着车将她送回了熟悉的家,一路上嘻嘻笑笑,她还是那个她,一点都没有变,他虽然兴奋不已,只是含在内心的泪还有太多没有流露出来。

  微风拂面,一切都感觉那么惬意,她望着熟悉的大门,熟悉的面孔,快步跑了过去,等候她多时的家人朋友们,早已站在那里,眼泪已是最好表达此刻心情的言语。

  他说,“等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它真的可以将一个人折磨致死。”或许上帝怜悯了他的执念之心,让他们最终完美在一起。

  寂静的夜,他搂着她站在顶楼上,静静地感受彼此的温度,望着星空,望着彼此。幸福早已是握在手中的温度,却又像一杯浓浓的清茶,让人们细细品味着。

  “萧夕,谢谢你。”她突然说。

  “为什么要说谢谢?”他贴着她的脸说道。

  “谢谢你一直陪伴着我,一直没有放弃我。”

  “小傻瓜,是你没有放弃自己,所以才能战胜命运,我其实什么都没做。”

  她突然痛哭地细细言词。

  “八年,你等了我八年,你真傻,万一我醒不来怎么办···”

  “八年而已,为了遇到你,我用了16年,区区八年算得了什么呢?”

  他心疼地抹去她满脸的泪痕,不断安慰着她。

  是啊,爱一个人,等你八年又如何,哪怕是八十年,都愿意等候。

  (幸福是一个想开的缘故,只要你觉得那样幸福了,那就足够了。)

  阳光温柔地滑落在地面上,鸟儿欢快地颂唱着幸福的曲调,风儿跑得很慢,似乎故意停留片刻,车水马龙的世界里,每一个擦肩而过的人,都迎着浓浓的笑颜,他们都在努力得到自己缺少的东西,所以世界才会那么充满光彩。

  “女士们,先生们,今天是王萧夕先生与邢天燕女士大喜之日,我们有幸见证这场完美无瑕的爱情,愿他们佳缘逢佳日,百年两相知。我看新郎早已迫不及待了,我们掌声有请美丽的新娘跟她的父亲入场。”

  司仪激动无比的表情这么说着。

  大家一阵鼓掌,回头望着从红毯缓缓走来的邢天燕和他的父亲,不由得兴奋地站起来。虽然他站在台面上,却有股迫不及待奔过去拥抱她的冲动。

  他穿着一身正装,绑着蓝色的领结,往上梳着帅气十足的发型,自信的露出温柔的笑容。

  她悠然的长发,粉蓝色的皇冠戴在头上,右手臂上绑着细微的粉色蝴蝶结,白色的长裙显出小公主的感觉。那双天真单纯的双眼,从她的眼里面可以看到最美的世界,那细微粉桃的小嘴,笑起来会让冰淇淋融化。

  那一刻,他等了八年,终于如愿以偿地等候她醒来,在这神圣而洁净的婚礼上,他们终于证明这份比天还高,比海还深,生生世世,永不分离,天涯海角,矢志不渝的完美爱情。或许这样的结局我们都向往着,只是很多人做不到。

  邢志枫将她的手交给了王萧夕,他轻轻地接过,温柔地注视着眼前这位深爱的女生,太多的言语想去述说,可是这一刻却什么都讲不出来。

  “萧夕,天燕以后就交给你了,你要替我们好好照顾她。”

  他微笑地点点头,回应道。

  “只要我在,就不会让我的老婆受到伤害,我愿为她承受一切,永远陪伴着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星云之声,月承言诺。”

  她湿润了眼眶,紧紧靠在他的胸前,没有说任何话语,也不需要任何言语,无论是初识的信任,还是等候了八年的信任,她再也什么都不缺了,身旁这位男生,这一生伴侣,完美地让她觉得上帝眷顾了自己,安排他来到了自己身边,带给了他无限的感动和幸福。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大家台下不断呐喊着。

  他轻轻单膝下跪,为她戴上了晶莹剔透的钻石戒指,再轻轻起身,轻轻地朝她粉色的小嘴吻去。

  他说,“两个结婚并非是真正地走向幸福的大门,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在那个彼此创造的世界里,早已证明这一切,婚礼只是一个形式,一个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相爱的见证。”

  (世界所缺少的那样东西,你找到答案了吗?)

  海风很大,像是一只狮子在咆哮,他们拥抱在一起,望着满天的星空,窃窃私语。

  “在你醒的前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怎么样的梦呢?”

  “我梦见我等候了80年,我们都老了,然后我离开了。”

  她轻轻吻了他的嘴角说道。

  “真实吗?”

  他愣了一下,点点头。

  “所以梦是相反的,现在才是真的对吗?”

  他紧紧搂着她,侧脸紧紧地贴在一起。

  “过去,虽然很重要,却已经被我们提笔句号,这不是完结章,只是我们另一个新的开始。”

  世界所缺少的那样东西,是信任,是挚爱,是执念,是努力,是情感,是真诚,还是什么?这个答案,也许就在身边。

  注视着那张模糊不清的照片,两个幸福的微笑,在夜晚的星空中,倒映出神秘的光芒。

  (完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