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一枕怀安

第三章 见色忘友

一枕怀安 苏栢 1891 2016-10-28 13:21:34

  胭脂楼。

这名字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着实像是从事某些违法行业的声色场所,但众所皆知,胭脂楼的美食可谓千金难求,令人流连。

赵一安爱极了这里的盐焗虾,一次可以单独扫光一盘。

沈楚宁进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不修边幅的在啃虾,而身侧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将她额前垂落下的碎发别到耳后,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一如当年,眼底却隐有温情,这让他颇为讶异。

“小白可没说这还有个小美女在啊”。

闻声而望去,季南难得的露出些许诧异。

包间门边站着个颀高的男人,挑高结实的身形,更让人侧目的是那张为之惊艳的脸,只是着装有些怪异,A市已是深秋,他却穿着条单薄的背心,下身却是笔直的西装裤,然后是……人字拖。

懒洋洋的姿态,像是刚做完某些少儿不宜的事。

“哎哎,我一回国就来找你,你就这表情?”

沈楚宁表情生动的扬起眉,自顾自的拉了张椅子在赵一安左侧坐下,一张沉鱼落雁的脸写满了好奇,他可没见过,阿南用那种眼神看过哪个雌性生物。

“你怎么回来了?”季南又是一脸波澜不惊。

“你不是应该说,欢迎回国之类的吗?”沈楚宁收回视线,做伤心状。

季南冷淡的看他一眼,毫不掩饰的嫌弃,看得赵一安都想笑。

“你不给我介绍介绍?”沈楚宁笑眯眯的伸手就去握住赵一安油腻腻的手,然后温柔得像个英国绅士的在她手背轻轻一吻。

赵一安愣了下,第一反应是抽回手,扭头无辜的看向季南。

不出所料,季南抿着唇,脸色阴沉,分外渗人。赵一安垂眸,不经意看见桌布之下那双骨节分明的手背鼓起的青筋……

“沈楚宁,我发小。”半响,季南才沉闷的出声。

“对对对,我就是他从小一块光屁股长大的兄弟。”沈楚宁撑着下巴,一双艳极的凤眼耀耀生辉,刚才季南的反应他可全看见了,真是有趣。

“光屁股的是你。”季南高冷的否决。

沈楚宁,“……”。兄弟,要不要这么打脸啊。

赵一安没忍住,笑出声。

“我叫赵一安,是他……”赵一安顿了顿,抬眼就瞧见某人略有警告意味的眼神,微微一笑,“他老婆。”

季南轻微颔首,表示非常满意。

这下轮到沈楚宁没缓过神,凤眼一瞬沉入墨黑,有种难以言喻的情绪在发酵,很快,又染上一如既往的轻佻,“阿南,你可不厚道啊,我这才出国一年不到,你怎么又勾搭上了。”

季南眯起眼,神色隐晦,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像是达成了某些共识,又错开。

赵一安依旧笑得明媚,像是没听见方才那番别有韵味的话,十分诚恳的说。

“你长得真好看。”

“小可爱,男人可不能说好看,我是会生气的,虽然很多人都这么夸我,”他眉笑眼开的调戏。要他说,这个女人,不,女生,青涩有余,艳味不足,过分精致,不应该是他们这个圈子的人。

“沈楚宁,这可不是你的美国。”季南冷冷的揽过赵一安,占有欲十足。

“得,这么宝贝,逗逗也不行,小气。”季南面无表情的时候,最好要识相,沈楚宁撇嘴,不禁无趣。

“我吃饱了,去下洗手间。”赵一安聪明的给两人留了地。

偌大的包厢又沉寂下来。

“这个领证了?”敛起笑意的沈楚宁意外的一本正经。

“嗯”男人漫不经心的给个鼻音。

“哦?我还以为你对女人过敏呢,想当初,你对景……”

沈楚宁的话被打断,“沈楚宁。”

“嗯?”

“以后别招惹她,我会认真的。”

“……不是吧,认真?”

“她不一样。”

“每个女人都不一样啊,不过,关了灯又有什么区别。”

季南不具一词,漠然的看他。

沈楚宁发怵,举手投降,“好,她不一样。”

季南没再打理他,幽沉的眼轻掩,像是闭目养神。

沈楚宁也没再打嘴炮,懒洋洋的晃悠这椅子,目光投向窗外的风景,眼底一片沉思。

小可爱啊……除了长得像个娃娃意外,好像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地方啊,莫非,是只有阿南菜体会得到的特别?啧啧。

“先走了,”季南拥着赵一安起身。

“明晚,郾城老地方,不会不给面子吧。”背对这门口的男人扬了扬手臂,声线愉快。

“嗯。”站在门口的男人脚步不停。

“沈楚宁,再见啊”

“走了”

“哎哎哎,走这么快干嘛,等等我啊。”

沈楚宁骨节分明的手抵着额头,听着这渐行渐远的说话声,有些想笑。

两人前脚刚走,后脚包间又进了个女人,绯红的裙装,妖艳的眉眼竟然与包厢内懒洋洋的晃着椅子的男人诡异的相似。

软丽的声音自是悦耳,“人走了?”

“刚走的,你运气不好”

“都是老苏的错,上月的税务没搞好,害我没见着我的梦中情人。”女人恰似嗔怪,红裙烈烈,站定在他身侧,目光随之跳远窗外,入秋的时节,外头的槐树却还是枝繁叶茂。

男人许久不出声,女人又开口到,“怎么没陪你吃顿饭再走?怎么说你们也这么久没见了。”

“呵呵……”男人垂目低笑,“见色忘友居然也会出现在他身上,是我这个友不重要了,还是色太诱人?”

木质纱窗轻倘,苍茫的暮色,艳霞洋洋洒洒铺满了半个天际,明天可是个好天气。

“哥,你这话真酸。”

“小白啊,你不懂。”

女人不应,轻盈的笑声伴着清脆的高跟鞋踩地声消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