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Chapter 9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匠心未离 2444 2016-09-22 19:18:39

  “阿离,这边有几个伤员,快来帮忙。”我一到楼下便听到有人叫我,我迎头上去,又是一个中了好几枪的伤员,我搭着手转移到手术室去,然后去给输液的伤员检查还有没有药,没有的就赶紧换了,然后又大概12点半了,就去开始发饭,一层一层的发,我也草草的找个一个空地坐着把饭吃了,但是事情并没有减少也还没有结束,下午继续开始。

“阿离,旁边那个超市外面有伤员,安排几个人过去接应一下。”有人叫我我还没看清是谁,我转过头就留给我背影抬着伤员离开了,我顺手叫了一下周边的一个人,拉着一旁的空担架就走出了医院大门,往左边超市方向走去,出门就有站岗的解放军跟着我们一起过去,然后我们迅速的抬回来人去救助。

“阿离,这是今天截止到目前出院的人数名单。”又有一个人叫住我,我又收下一张单子。然后继续忙起来。

慢慢的就接近夜里,早已过了饭点,这一夜又是空腹忙活。看了看时间都12点了,我把放在包里的几张纸拿出来,看见有物资登记表,出院人员名单,药品出库登记单,食物流水单,伤员记录单,还有死亡名单都拿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去各个管理处交了这些单子。终于在事情稍微少一点的时候便去看了看清禾,他好像早已休息了。帮他理了理被子以后就继续出去忙了。

自从清禾的到来,我这两天都睡得特别安心,这一夜虽然我只是随便找了个走廊角落坐着休息了一会儿,但仿佛也忘记了战争的存在,甚至睡梦里连炮火声都消失了。直到我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我竟然没有睡在我原本随便找的靠墙点,而是一个病床上,我摸了摸手腕,突然发现手表和手环都不见了,我看了一下旁边的桌子,手表和手环就安静的放在那儿,我拿起手表看了一下时间11点了,我的天哪,我怎么会睡这么晚,我立马想起身想着还有一大堆的事情没有做,但是却特别困难,一起身头上疼痛与晕眩的感觉立马传来,全身的充满了无力感完全支不起身来,就像被人压住一样我沉沉的睡倒在床上。

“你醒了?别动,刚刚给你打了点滴,小心针头歪了。”我一看竟然是半夏,她在旁边病床换着药瓶,一边跟我说着。我问她我这是怎么了怎么在这儿,她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过来的时候你已经躺在床上了,刚刚素溪给你看了一下说你还在发烧,然后让我给你打个点滴,诶?我说你怎么自己发烧都不知道啊。”我突然想起素溪昨天已经给我把脉让我去拿药吃,我都忙忘记了,昨天头一直昏昏沉沉的也没有太管他,晚上也没有什么胃口,但也没有发现原来自己感冒了,我怎么会突然发烧了呢?想了想自己抵抗力一直不错的,一年也很少生几次病,这次也是凑巧,大概最近天气变化快,很久都没有在床上睡觉都是随便找个走廊或者角落里将就的睡了会儿,睡多了地板大概就着凉了吧。

“我忘记了。”因为实在没什么力气,我努力的扯了扯嘴角笑了笑回答着她。半夏打完点滴以后就对我说,让我休息一会儿,然后告诉我今天没有什么很多的事,伤员也比往常的数量少了很多,让我别担心好好休息。听到她的话,我安心了很多,便继续躺下睡觉了。在我半梦半醒期间我感觉有人来过,给我喂了些水,还有对话声,好像是素溪还有一个人但迷迷糊糊间听得不是很清楚。直到夜里我才又醒过来,醒来的时候房间是漆黑的,看了看时间八点半,好像同一间病房里的人都休息了,手里的针头也已经拔了,应该是药水打完了,睡了几个小时的我感觉身上的体力都渐渐恢复了,虽然头还是有些眩晕,但还是有力气起床倒水解决嘴巴上的干涸,窗帘还留着一丝缝隙,外面的灯光照在房间以至于我不是摸黑起来的,我倒了开水冲着原本杯子的冷水里喝了一杯温水,然后往门外走去,打开门外面还是和往常一样灯光强烈下人们都来回的忙着,似乎没有人注意到我。一开始我还不太能适应这强烈的光线,直到适应了以后我才发现清禾就站在我旁边,一下就给我吓到了,从昨天晚上给他换了一杯水,去看了一眼他,到现在都没有看到他了,他什么时候站在我旁边的,还有他不是应该在他的房间吗?怎么会在这儿?不对,我仔细想想了,然后转身看了一下我刚刚病房的号牌306,那我睡得位置的那张床就是昨天素溪睡得那张,那旁边就是307,所以他出现在这里那就不奇怪啊,反而奇怪的就是我了,我突然睡眼朦胧的从病房里走出来,怎么看我也像是刚刚偷懒去睡了一觉然后出来干活的人啊。

“你好些了吗?”清禾突然开口了,我正在出神被吓了一跳,我发现我越来越不经吓了,他竟然突然问我这个,难道他知道我是发烧所以才在这里休息的?所以只是礼貌的问了问我有没有好些?

我笑了笑回答他“恩,好些了。”他说“那就好。”我没有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但是我感觉到他下一秒可能会就转身回自己的床上去,我想多跟他说会儿话,便问到“素溪不是说让你尽量不要下床吗?你。。。怎么起来了?”

“额。。。刚刚去上个厕所。”我看他眼睛闪烁了一下,大概是觉得告诉我去上厕所比较害羞,可印象里的他不像是轻易害羞的人。

“姜离离同志?是你吗?你醒啦?感冒好点没?”我突然听见好像有人在叫我,顺着声音的方向是清禾的背后,我绕过清禾便看到是池鱼半躺在床上看着我,我有些疑问,他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难道不是在叫我?便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池鱼看了看我,皱了皱眉然后又缓和过来,笑着说:“是呢,你的名字是听清禾说的,原来你们是同学呢。”我看了看清禾,他还是保持原本的姿势靠在墙上只是转身面对着我的方向,我心想大概是很好的战友吧,所以才会告诉池鱼我的名字才会说我们是同学,又转念想其实只是一个名字一个代号而已很随意的啊,但只是觉得不太像他的性格,前者比较像清禾的作风。“原来如此,我好多了谢谢关心。”我回答池鱼。“一点小事何足挂齿。”池鱼有些幽默的说着,我笑点低就突然被他逗笑了,边笑我就边咳嗽,咳嗽就越来越烈像是要把肺都要咳出来了,眼泪也不停往外冒,突然我感觉我背上就别人拍了几下,我晃了一眼是清禾的,拍了几下以后清禾就转身去房间里给我拿水,在剧烈咳嗽下就听见池鱼在一旁喊着“姜离离你没事吧!”我向他摆摆手没有办法说话,另一只手扶着门栏一边剧烈的咳嗽着,很快清禾的就拿水过来了,我连喝了几口水才缓过来,忙对他说谢谢,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缓缓的拍着我的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