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Chapter 7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匠心未离 2607 2016-09-22 19:18:39

  不知我什么时候睡着了,手环的震动把我唤醒,我将趴在他病床的身子支了起来,看了看时间6点40分,然后站起来看看窗外,寒冷的冬天外面因为战火,时不时的会有一处地方就会有一个火光炸了开来,随即便是一声巨响,在这里三个月了这震耳欲聋声音是每天都不曾间歇,恐惧与害怕也未曾停止。刚开始来這里的每一个夜里都担心害怕,因为剧烈的响声从来都夜不能寐,今夜大概是因为在他的旁边显得特别的安心,竟睡熟到忘记了炮火声。我给他盖了盖被子,然后打了个哈欠,给他重新倒了杯热水,希望他能尽快醒过来,这样水还是温的。收拾好了以后我走出了房门便开始了新一天忙碌与紧张担惊害怕,但却多了一分勇气与方向。

按照老规矩,早上七点准时派饭,草草的吃了点饭,再去清点医疗用品以及转移伤员,忙的不可开交。

“素溪,你休息一会儿吧,你已经十几个小时没有合过眼了。”我扶着伤员在经过手术室门口看见素溪靠在墙边眯着眼养精蓄锐,手里一边换着手术服然后带消毒手套,旁边的护士长劝说着她,但是好像没有什么效果,只见素溪摇摇头,嘴唇一张一合的说着“没事,我可以的。”

我想起三个月前我们来这里的时候,素溪和清水都说已经恢复单身,但是来这里以后清水被调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素溪每天都在手术室如果不是特意去找也会很难见上一面,都没有什么时间去谈这件事。我把推着的伤员安顿好了以后,折回来看见护士长还在劝说素溪,素溪依然闭着眼睛。

“素素,要不要跟我一起在这个炮火连天的日子里私奔一下?”我站到她面前说着,她睁看眼看见是我,但还是摇了摇头说。

“不行,今天肯定也会有很多伤员送过来的,人手不够啊。”素溪微皱了皱眉头,可是我看着她的脸色非常不好,她一向很拼,这种时刻是肯定不会松懈的。

“那可不行啊,护士长肯定会帮你先做调整的,你就听我的先休息一会,然后再来,我怕你再不休息,一会你晕倒了可没床位给你睡啊!”我朝护士长眨了眨眼睛,使了个眼色,然后拉着素溪就往前走,素溪有些抗拒但被我拉了几步以后还是跟着我走了。

因为地方有限,医院走廊包括员工休息室都全部改为了病房,所以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是随便找个空地坐下睡觉,或者哪里有空床可以挤挤。我带素溪去了今天早上刚刚腾出的空床,就刚好在清禾的隔壁,强制的要求她在那儿休息,虽然她百般不同意但我还是打着以照顾清禾的旗帜让她赶紧睡觉,她反驳了几下,还是在靠近床的那一瞬间妥协了。

我替她盖好被子,并给旁边休息的伤员说了一下,如果我3个小时没有回来,就帮我叫醒她,然后去隔壁看了看清禾,从昨天下午5点过被送到这里已经差不多15个小时了,但是还没有见他醒来。我有些担心的问了下医护人员,她们说他的伤情不严重,休息个几天就可以下床了,可能是太累了所以现在意志上想多睡会儿。听到这么一说我便放了心,再替他换了杯热水后便退出房门出去了。

现在是8点整,今天9点半会有一批次重伤员要转移到丽港协和医院去,还有一批新志愿者的工作安排,我去平时整理名单的一个办公室里拿了一下伤员名单,然后把刚刚到的志愿者们统计了一下名单和信息然后便安排到各个需要人的地方。弄完了也差不多9点多了,我多留了几个志愿者和叫了几个参与我重伤员转移的老志愿者们,一起慢慢的将住在楼层比较高的需要转移的伤员优先转移到一楼走廊,然后等待接头的武警,等到我们差不多将重伤的人员转移到楼下了,接头的武警也差不多到了,我们将重伤员轻轻的从医疗床换到担架上然后固定好以防不小心掉下来,然后不停的转移向医院外面大概几百米处有个很大空地停着的直升机。

直升机每次来就会带很多兵,然后就会有伤员坐他们来的飞机回去。这一次硬仗打了三个月也未见停止的意向,虽然这场战争的时间比较久,但F国也不弱不会打的那么吃力,至少三个月以来,F国并没有轻松的就能够入侵D国,倒是时常从空中投弹到内陆的,然后拼了命的想从沿海地段打出通道进入D国领土。为了不让敌国得逞,所以在沿海保卫战里时常就会派很多兵到这边,但几天前一直在海上战争剧烈的F国在得到M国的帮助下,悄悄的像捡漏洞般增加了登陆地人数的十倍,听来的兵说西沙现在几乎就是一个战场,一半F国人一半D国人在上面打架,而南沙也越来越不安全,现在随处都有可能碰见伪装D国人的F国人,因为这次他们放聪明了,以达成目的而不择手段。

我们迅速的把伤员抬到可移动担架上,然后抬出医院大门然后往医院几百米处的直升机哪里去,一路上两旁站着持枪的战士背对着我们,形成一个通道,我几乎在院内忙所以很少出医院,上一次出医院都差不多好几天前,这一次就只是踏出短短的几百米,医院外面就变了天,陆军的戒备比以往多了好几倍,看来这一战快要打到这边了。我们不停的转移着伤员,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就全部转移完毕了,我走进医院大门抬头就看到3楼窗户上清禾向下望着,我看见他的眼神正看着我,我们对视着大概两三秒,他便转身消失在窗户里。

他醒了,我匆匆忙忙的往3楼跑去,在楼梯上就想在第一时间问问他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有没有饿,想关心关心他。可是一到3楼,我就停下脚步了,我去问他要以什么样的方式以什么身份问他呢?这些问题我问了他会回答吗?慢慢的我就走到了他的病房门口,不管了,我转身推开了素溪的那件病房房门我还是没有勇气,推开门看见素溪刚好醒来,正在穿外套。

“你怎么醒了,不再继续睡会儿?这才两个小时呢?”我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10点10分。我还是有些担心她睡眠不足,担心她很累,而且她现在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她笑了笑,开始抠衣服上的纽扣,一般说“没事,旁边那位刚刚醒了,你不是托我照看他吗?我去看看的伤情,要一起吗?”我没有说话,我还在考虑要不要进去,进去了我应该说些什么。“就知道你还没有进去过,走吧,跟我一起,就简单的打打招呼,如果不知道说什么就什么也别说。”素溪一边说一边拉着我往外面走去,就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来转头对我说:“对了,你在担心我的时候先担心你自己吧,你脸色太差了,我刚刚摸你脉搏有点发烧,一会儿去药房拿点头孢吃。”

“啊?”我有些愣住了,她什么时候摸我脉搏了?就刚刚拉我一下手?我知道素溪医术好,但这也太快了吧,关键是我没觉得我感冒了啊?我还没反应过来,就再次被素溪拉着转身就进了清禾那间病房。我看着清禾半躺在病床上,大概是看见我们进来了,转头望向我们。

“老同学,感觉怎么样啊?伤口还疼吗?”素溪就像个老手一样,列行的问着伤员的问题,素溪一边说着,一边走近清禾,而我跟在背后感觉特别尴尬,想挖个地洞躲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