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Chapter 8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匠心未离 2735 2016-09-22 19:18:39

  “还好。”清禾简短的回答着,他的声音熟悉有好听。

“我给你看看伤口,现在虽然快3月了,但天啊还是冷,被子也不厚,怕给感染了。”素溪还是平淡的说着,然后对清禾礼貌的微笑一下,但在说到被子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理解素溪的意思,她大概是觉得我都不走后门多给清禾抱一床被子,我有些尴尬,也咧嘴笑了笑,干脆就走到病床的旁边去拿起水杯打算给他倒上一杯热水,可是握着杯子的时候又尴尬了,水是温热的,清禾他换过水了。我转过身看见他看着我的动作,我想完了完了,太丢人了,而且我刚刚的动作特别娴熟,很容易就被人看出来开水瓶就是我放的,这样一来就被会被猜到我之前来过了。

我尴尬退在一旁,看着素溪给他看伤口,因为之前将他黑色的作战服脱下放在柜子上,现在他身上只有穿在里面的军用保暖衣和保暖衣里面的打底衣。他拉起里面的两件衣服,把伤口露在外面,素溪便上手去看他的伤口,我则不知不觉的开始咬紧了牙齿,担心的看着他的伤口。

原来他不止受了枪伤,腰腹上还有几处刀伤大概有10厘米那么长,鲜血已经把缠绕了几层的纱布都染红了,素溪皱了皱眉抬头对我说:“阿离,去拿一下医药箱,我给他换一下药。”我还沉浸在他那么重的伤口里面,想着他到底是怎么样受到这么重的伤,他经历了什么的疑问里,直到素溪又叫了我一次我才反应过来,我回答了一声便匆忙的跑出去拿医药箱。

我回来的时候,素溪正在慢慢的给他拆纱布,直到血淋漓的伤口出现在我面前,我看着清禾皱起眉头,拆到最后一层的时候,清禾疼的汗流满面,眼睛也紧闭起来像是闭上眼睛就能减轻痛处般,我把医药箱递给了素溪,不自觉的拿出手帕开始替清禾擦汗,直到他睁开眼看着我的动作,我才反应过来我在干着一件令所有人都意外的事,包括素溪,包括病房了的其他病人。

我又有些尴尬的退到一旁,素溪也很快就把伤口重新包扎了,然后告诉清禾让他这两天尽量不要下床和做大动作,这样容易拉开伤口不容易愈合,清禾点点头,突然素溪又对我说:“他的药,一天三次具体你看说明书,一至两天换一次药,我先去手术室了。”我不自觉的回答她好,想着她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粗糙。不对,她干嘛要跟我说这个,我还回答什么好,我疯了吗?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素溪已经走出房门了,我有些懊恼,怎么今天反应这么慢,我刚刚都干了些什么。我有些尴尬,扶着额头转过身看了一下病床上躺着的清禾,他眼神淡漠的看着我的方向,仿佛也是看着素溪出了房门再看向我这边的,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想问问他疼不疼,但下一秒又想骂自己傻,刚刚素溪不是问过了吗,想问问他渴不渴,又突然想起那杯温热的水。

我干脆一个转身逃走算了,我转过身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心里骂着自己,不要再躲了,这次能见着已经是万幸,不是很想他吗?干嘛又要逃,我想着自己来这里的目的,想到这里我日日夜夜所有思念,我还是回头了。

“你饿不饿?”我慢慢的转过身走过去,微笑的问他,他已经差不多18个小时没有进食了。

“我饿了。”清禾还没有开口,旁边病床上的病人一直未听见他的声音,刚才发生的事情我都已经忘记了这个病房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他突然开口我着实吓了一跳。病房里一共有3张床,我转过去看见是中间床位上的伤员也半身坐起来看着我可怜兮兮的说着,“美女同志,有没有什么可以吃的,我们饿了好几天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左右两边的病友,其中一个就是清禾,另一个我看了一下就是之前我抬担架进来的那个,那这个病房里的人和清禾应该是战友没错了。

我看了看清禾,他低头看着手里的手表,没有看我。我再看了看那个伤兵嘴唇也有些干裂,“有,我去拿,你们稍等一下哦。”我笑着对他说了一句,看了看靠墙的病床上,那个伤员还躺在床上没有醒来,我便转身走出房门去伙食团拿了十份饭,我记得和清禾一起送来的一共有七个人,刚刚那个兵说好几天没有吃饭了,那以男人的饭量有部分一定会吃两份的,想着现在可能还有些没有醒过来,如果不够我再去拿。我把饭全部都热了一下用篮子装起来拿上去,我先进了清禾的病房307,看着靠墙的床上的人还没有醒,便问刚刚跟我说话的人问2盒饭够不够,他笑着说“哎呀,美女同志,你怎么知道我现在前胸贴后背需要两盒饭才能满足我内心深处的需要?太谢谢你了。”我笑了笑回答了他“不客气”便走向清禾,我还没有开口,他便先说“我要一盒就够了。”

“哦,好。”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换成了一个单音节的字回复着他。“清禾啊,美女同志给的饭特别好吃,真的比咱在战场咬的压缩饼干好吃多了。”旁边病床上的人边吃边对清禾说着,清禾慢慢的打开饭,没有看旁边的人,只说了一句“吃你的饭。”他似乎不想让我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咳咳咳,美女同志能不能帮我倒杯水,我有些呛着了,咳咳咳。”中间病床的人,一边咳嗽一边说,又慢慢的放下手里的饭,捂着自己的伤口,咳嗽好像有些扯到他的伤口。看着他我忙把手里的饭篮子放在桌上,然后拿出抽屉里的一次性水杯,给他倒了半杯开水,然后拿出另一只空杯来回的交替倒着,希望水能迅速的把温度降下来,突然清禾在旁边把他的水递给我,告诉我说“里面水是冷的”,我忙反应过来把那杯冷水和在了那杯开水里,开水碰见冷水迅速降温了,我把空杯放下,便把那杯温水递给了中间床上的伤员,他拿起水就咕噜咕噜的喝下。

“池鱼,你没事吧。”清禾在旁边轻轻的问着,原来中间的这个伤员叫池鱼,我想到一句古诗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同时也小声的念出了这句诗。

“诶?美女同志,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就是出自这句诗啊?我爸就是在这首诗里给我取的名字,不过知道我名字就想起这首诗的人真少见,你和清禾就是其中一个呢。”池鱼喝了水以后就不咳了,听到我这么说便接过我的话,我听他说便回头看了看清禾,我记得这首诗是和清禾在一次课堂上一起背过的古诗,我看着他,他继续吃着饭没有抬头,那会儿的我们都不能理解这古诗的意思,而我也是后来在大学实习的时候遇到工作上的事情才透彻理解,但对于清禾我却不知道了。

“嘿嘿,这首诗读书的时候背过。”我笑了笑的回答着。“我先放一盒饭在这里,一会那个战友醒来的时候如果我不在就叫个志愿者拿去热热吃,我先去给其他战友送饭去。”我走到刚刚放饭篮子的桌子面前一边说着,然后拿出一盒饭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然后提着饭篮子准备走出门。

“好的,美女同志你慢走。”“恩。”清禾和池鱼都同时说着,我转过身笑了笑便走出了房门。在这里也逗留了很长的时间了,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刚刚走出房门不远半夏就拉着我,半夏和我一样是志愿者,“阿离,刚刚一批物资送过来,已经清点放进物资屋了,清算单子在这里,伤员还在不停的增加,医院附近都有很多伤员,大概是和F国人在岸上干起来了。”我有些皱起眉头,看来最近的战事不是很顺利。听了半夏的话,我接过她手里的清单折了一下放进了包里,然后就跟着她一起去楼下帮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