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Chapter 2

如果我们不曾分离 匠心未离 2476 2016-09-22 19:18:39

  在战争越发的激烈下,热血的战士们奔赴了战场,男人扛枪女人不离药箱,心里的满腔热血化为勇气与毅力,浴火奋战。也会有像我一样平凡的人忙忙碌碌的做着我的工作,空的时间看新闻报道着战争的信息。今天是战争打响的第6天,沿海一代的战况非常激烈,下班就住的地方打开了电视机看新闻,播到中途新闻台便插播了一条急招志愿者的信息,我的心紧了一下,新闻台代表着正式,即便是需要志愿者一般也是在网页上发布信息,可是在直播里插播一定是情况紧急,我又看了一下要求是有医疗经验,有管理经验、志愿者经验优先,志愿地点是南沙西沙以及其他临海的地点,因为有的地方要出海特别危险,之前有几波志愿者和医护人员都被突入而来的炸弹夺走了生命,所以这次还要一些会游泳的。

我大概能想象有些着急的找志愿者是什么原因了,因为有过几次击船事故,有部分志愿者也会担心生命问题和家庭因素问题,再加上海上有很多伤员和伤兵需要救助,一波波的人失去生命需要转移,而在岛上是十分的需要人手,所以在迫切的在新闻里播放了信息。

看到这个消息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我要去,因为一直在做义工和志愿者,只要有大事故我都会和素溪清水一起去奔赴前线,起初素溪是医生几乎整天都在手术室忙的昏天暗地,清水是翻译几乎都是和外国人沟通但国际友人也不是很多,而我就是在打杂的人时不时拿出相机记录。后来我和清水跟素溪学了一些医护包扎和处理伤口,才显得不那么透明,慢慢的志愿者的经验也非常丰富了。

我正在准备开电脑发邮件报名,突然接到清水的电话。“阿离,开电脑视频通话。”她有些急切的说着,我回答了好便挂了电话。

视频通话是我们仨经常见不到面然后就会视频群聊。我打开电脑开启视频,就看到2个画面里的她们,表情上都有些严肃。

清水先开口:“你们都看新闻了吗,招志愿者。”我们都点了点头表示看到了。

“那。。。。。。。去吗?”清水继续问。

“去”我和素溪都同时回答到,我知道我们仨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很有默契的,但我想去的原因除了满腔爱国的热血以外我还有私心,我想去南沙,因为清禾在那儿,我担心他。可是素溪和清水都是有“家室”的人,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屏幕上的两个人,左边看看右边看看。

“暮川和初寒会同意?”我两手盘在胸前,一脸疑惑的看着她们俩。

她们两个人都特别有默契的垮下脸,垂下眼睛,深深的吐了一口气,抬头看着我说道:“分手了。”她们的动作一模一样就像提前彩排过一样呈现在我的面前,两个人的脸上都有些悲伤与灰心的表情。

“这么突然?”听见他们的话我惊讶了,她们竟然这么同时又突然,我知道她们两个人的爱情也是和我一样付出了很多努力,经过了很多坎坷波折,可明明上次看见他们的时候心里还特别羡慕来的,不过想了想时间总是会改变很多,上一次和她们见面也是大概2个月前了,后来也因为太忙都没有时间开视频聊上几句,对她们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了解了。

“有时候爱情就是这样,你不解释我不问,我们自然而然的就散了。”素溪淡淡的说着。

隔壁视频的清水看了看素溪然后低头说道:“我们谁也没有办法活成人人都满意的样子,很多事情就跟吃饭一样,六七分饱就够了,别死撑。”

我心想着我的爱情不就是这样吗,一直死撑着,不会勇敢问,因为害怕,问了说了以后和你想要的结果是不一样的。我们都安静的想着心里的那个人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去深究她们到底怎么了,毕竟隔着屏幕也说不出心里的感受,我想大概我们见面以后必定会有一次长谈。

“好啦,你们都是想转行做大诗人了吗?”比起她们的感情我是最卑微和最悲催的,对用悲催来形容一点也没有错。我不再去想清禾,我们今天的通话主要内容不是谈爱情的,所以我打破了一时的沉寂。

她们抬头看了看我,我拍了拍胸脯,“放心这个世界男女比例不协调,我们不会一辈子打光棍的。”她们都噗呲的笑了一下,我也觉得我自己有些勉强,大概是觉得我是最不该说劝言的人,因为我们仨里面最做不到洒脱的是我,毕竟爱了一个人这么多年也没见我忘记他。

终于我们回到了开始的话题清水说:“我已经托朋友报了三个名额,你们不用发邮件报名了,后天早上有一批人要先过去,我们就那个时间过去,你们明天准备一下,晚上来我这儿,后天我们一起出发。”清水是精通英语和西班牙语的双语翻译官,经常给政府部门做翻译,和林初寒认识也是因为一次被派去给他做翻译,后来就慢慢接触起来,而林初寒总会带着他结实一些达官贵人,再加上清水的性格很好,也算半个交际小达人,因为工作原因认识了一些有权有势的人,所以我们才能顺利的去南沙。

我和素溪都回答了好,接下来就商量了要带些什么东西,完了以后就收拾了一些行李,去战场我除了一些必需的生活用品以及相机以外,我们能不带的都没有带,我和素溪都打算明天一早把行李扔车上开车去公司办离职,然后去清水那边提前做准备。视频通话结束以后我给家里人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情,他们同意了,只是妈妈不停的哭着对我说,让我注意安全。

“徐总,我很抱歉,因为昨天看到新闻上急招一些志愿者,我报名参加了,所以这边的工作我不能兼顾,我很抱歉这么临时的告诉您这件事情,给您带来麻烦了。”徐总是我的上司是30岁未婚,当过4年兵,在退伍以后找了个师傅学的设计因为有很多好想法才坐上了设计总监的位置。而在男女严重失衡的这家广告公司,我作为仅有的十个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当然是被受到保护的,但是大概是与他是上下级关系,所以他平时对我总是沉默寡言的。但当我去他办公室找他的时候,他停下手里的工作狠狠的抽了一支烟,然后对我嘱咐着要一定要注意安全以后,批了我的离职申请。

我走之前他说:“我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女人,我一直考虑要不要回军营,但始终做不了决定。我其实一直很佩服你的,不管在你的为人还是你的技术你的想法还有你的勇敢。这一路上路途凶险,一定要注意安全,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下一次见面不是在战场,而是战争胜利,我在公司等你。”

我微笑着对他说:“恩,一定会的。”说着去战场怎么会没有担心害怕,担心也许我都没有命能到战场见到顾清禾,怕我有可能就回不来了,而在这种时刻得到平时不怎么沟通的人的赞同会让自己无比的安心,我很感动这个平时很少与我说话的人可以说出这些我认为是鼓励我的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