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火影之最强组织

第三十七章 战斗正酣

火影之最强组织 侯佳鑫是我 4543 2016-10-16 12:02:08

  卡卡西微微咬牙,听到再不斩的话,不敢再动了,因为他知道再不斩不是说说而已,如果他真的跑去救我和佐助的话,恐怕再不斩会立刻攻击小樱和达兹纳,而以小樱的实力,根本就撑不了多少时间。卡卡西看向魔镜冰晶,只见佐助已经倒在了地上,而他的全身几乎都插在千本,地上零零碎碎的还散落着无数的千本。

晶臧看到佐助已经倒在地上,但是那时晶臧眼前一黑也到了。就在这时我用瞬身术来到了晶臧的身边。我带着晶臧和佐助用飞雷神来到了达兹纳身边。小樱对着我道:“鸣人,佐助怎么样了。”我对着小樱说:“佐助死了。”然后小樱就打算苦,但是没哭。因为小樱知道,忍者是不能哭的。小樱对着我道:“鸣人,替佐助报仇。”我轻轻的一笑道:“放心吧,佐助只是一些皮外伤而已,只有止住血就没事了。刚才我是骗你的”小樱点点头,就开始帮助佐助将身上的千本拔下来。

我双手结印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白的魔镜冰晶之中。白看着我疑惑道:“既然你出去了,为什么还要进来?”

我轻轻的一笑道:“我想试试自己能不能破解掉这个术。”

白摇摇头道:“不可能的。魔镜冰晶是不可能会被破解的。”我平淡的一笑没有说话,双手抽出两把普通的苦无。

再不斩双手结印道:“卡卡西,我们也该开始了。忍法·雾影之术。”再不斩再次消失了。

卡卡西轻轻的一笑,然后咬破右手拇指,双手快的结印:“亥,戌,酉,申,未。通灵之术。”卡卡西用力的按在了地上,接着‘嘭’的一声,卡卡西的面前出现了形态各异的八只忍犬。卡卡西拿出一块布递给那些那些忍犬,这块布就是刚刚卡卡西和再不斩交锋的时候,卡卡西从再不斩身上扯下来的。八只忍犬闻了一下之后,卡卡西轻轻的开口道:“八犬追牙之术。”然后八只忍犬一下子就散开了。

“恩?”再不斩有些疑惑的看着卡卡西的行为,这时再不斩身上一痛,只见自己的脚上被一只忍犬咬住了,再不斩刚刚想动,但是四面八方却各有一只忍犬扑来杀过来。纷纷咬住了一个地方。

再不斩用力将身上所有的忍犬都甩了出去,只是身上已经有多处被咬伤了。卡卡西轻轻的将护额往额头上一推露出了写轮眼。然后一个纵身来到了再不斩的身边。再不斩拔出斩大刀,两个人对拼了起来。

在看到我再次出现了魔镜冰晶里之后,再次对我动了攻击,我看着四周的千本,双手快的结印道:“风遁·兽波掌。”然后苦无一划,一道风刃朝着面前的白袭去。‘砰’的一声,风刃击在了那面冰面镜,很轻易的就击破了那面冰面镜,但是里面却没有白的身影,看起来白的本体应该不在这里。我释放了‘兽波掌’之后立刻向前一纵,果然我刚刚离开原地,就有无数的千本刺在了原地。接着那面被我破坏的冰面镜慢慢的再次出现了。然后白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镜子里。

我平淡的一笑道:“看起来这些镜子也并不是无法破坏的。虽然很快就会重新形成,但是只有在一瞬间全部破坏掉的话,那么这个术也就破解掉了。”

白没有说话,依然抽出千本朝着急射而来,而且千本的度越来越快,攻击的地方也越来越刁钻,已经全部瞄准了身体身上的穴道了,虽然不是要害,但是如果一枚千本刺中的话,也会失去战斗能力。

我轻轻的一笑躲过这波千本的攻击之后,我双手快的结印道:“多重影分身之术。”‘嘭’的一声,魔镜冰晶里面出现了上百个我,白一愣,然后投掷千本的度更加快了,外面的几十个我拿着两把苦无抵挡,但是总是抵挡不住,很快的就纷纷化成了烟雾消失了,而最里面几十个我则快的结印。‘嘭’的一声,外围最后一个我也消失了,但是里面的我也已经准备好了,每个我对准了一个防线,大声喝道:“风遁·兽波掌。”数十道风刃朝着那些冰面镜袭去,‘砰砰’的声音不断的响起,所有的风刃就击中了目标。但是这些却没有击破这些冰面镜,连一面都没有击破。

所有的我都是一愣,白轻轻的开口道:“我已经加强了冰面镜的防护能力,‘兽波掌’是无法击破的。”说着白投掷出来了手中的千本。

白朝着所有的我都投掷出来千本,“鸣人!”“鸣人!快用飞雷神之术。”小樱和佐助的声音响起,接着就只听‘砰砰’的声音,四周的我全部变成了刺猬然后消失了。只剩下中间那么几个我了,其中一个我一脚踏在另一个我的肩膀上,往上一纵,想要从上面离开,这时最后几个我也被插上了千本消失了,四周只剩下一个我。这个时候最上面的镜子之中白突然钻出来,手中的千本朝着我射了过来。接着四周也有无数的千本朝着我急射而来,只见无数的千本在一瞬间全部刺入了我的身体。‘轰隆’我的身体无力的落在了地上。

“鸣人!”卡卡西正在和再不斩对拼,眼睛的余光看着这种情景之后,立刻就想赶过来,但是再不斩死死的挡在了卡卡西的面前。

再不斩轻轻的笑道:“哼,这个小鬼实力确实很强,但是很可惜,白的实力更强的。从刚刚的情形来看,有不少千本刺入了那个小鬼的要害,所以那个小鬼死定了。至于你不要乱动哦,不然的话,那边的小鬼可就没有人保护了。”说着再不斩向着小樱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可恶!”卡卡西握着苦无朝着再不斩冲过去,再不斩轻轻的一笑,挥舞着斩大刀,朝着卡卡西不断的猛攻过去,再不斩知道自己已经受伤了,虽然这只是一些小伤而已,但是对于实力和自己相若,甚至是越自己的卡卡西来说,很有可能会成为致命伤,所以如果用普通的方法的话,再不斩根本就无法挡住卡卡西,但是如果用这种大开大合,以命换命的举动的话,反而能够很好的抵挡住卡卡西。

“鸣人!”正在止血的佐助看着我的身上被扎满了千本掉下来之后,喊道,只可惜我根本就没有回应他。佐助的双眼开始变得通红,佐助抱着头道:“好痛,我的头好痛。”猛然之间,佐助的双眼变成了血红,血红色的眼睛之中出现了一对勾玉。显得异常妖异。

“佐助,你的眼睛。”小樱惊讶的开口道。

佐助笑着开口道:“这就是写轮眼,我终于拥有写轮眼了。”说着佐助就想移动,但是他刚刚弯下腿,一股剧烈的疼痛就传入他的脑中,然后身体不由自主的倒了下来。白给佐助造成的伤害可不是一般的大,虽然佐助拥有了写轮眼,但是佐助在之前就已经受到过巨大的伤害了,白为了使佐助丧失战斗力,在佐助的几个穴道上刺上了千本,虽然现在千本拔下来的。但是佐助想要恢复战斗力,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的了。

卡卡西一边抵挡着再不斩的猛烈攻击,一边看向佐助暗道:“佐助的写轮眼终于开眼了,那么以后,只要好好锻炼的话,那么佐助的实力就会直线上线,很快就能够追上鸣人了。只可惜鸣人已经恩?不对。鸣人刚刚并没有被击中,他在被击中之前似乎正在结什么手印?”想到这里卡卡西一招将手中的苦无投掷出去,将再不斩逼退,然后看向魔镜冰晶里面,然后松了一口气暗道:“果然如此。”

白看着魔镜冰晶里面,刚刚我所掉下来的地方,只见那里并没有我本人,只有一块钢材,因为我们在大桥上战斗,而这座大桥上正在建设之中,所以大桥上堆积着不少的钢材。白看着四周道:“替身术吗?没想到竟然会用这种方法来躲过我的攻击呢!不过偷袭对我是没有用的。”说着白在一瞬间就离开了这块冰面镜,躲入了其他的冰面镜之中,而这时我出现在这块冰面镜后面,一拳将这块冰面镜达成了碎片。只不过很快冰面镜又再次出现了。

我看着眼前的白开口道:“又被躲过去了,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本体的所在的。”

“鸣人。太好了,你没事!”小樱看到我出现,高兴的开口道。这个时候小樱和佐助也看到了地上的钢材。

“这个白痴,害我白白担心。”看着我轻轻的说道,只不过他的嘴角那微微的上扬瞒得过别人却瞒不过自己。接着佐助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解除了写轮眼的状态。毕竟写轮眼才刚刚开眼而已,现在使用的话,负担还是太大。

“爸爸。”“爷爷。”这个时候达兹纳的女儿津奈美还有达兹纳的孙子伊那里两个人带着无数的村名来到了大桥上。他们每个人都全副武装的,似乎来拼命一眼。而且他们两个人第一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佐助,还有站在一旁的达兹纳以及守护着他们的小樱。至于我和卡卡西,两个人在浓雾里面,以他们两个普通人的视力是看不到的。

“津奈美,伊那里还有大家,你们怎么来了?”达兹纳惊疑的开口道,

津奈美上前道:“爸爸,就像鸣人预料的一样,真的有人来抓我,不过已经被鸣人杀掉了,然后鸣人让我们动村子里面的人来共同对抗卡多。结果所有的村民就都来了。”

达兹纳点点头,看着那些村民热泪盈眶的说道:“太好了,谢谢大家了。这样的话,波之国就有希望了。”“不要客气,达兹纳先生。”“不要这么说,达兹纳先生,应该是我们感谢你才对。”“敌人还没有逃走,大家一起上啊。”那些村民闹哄哄的,似乎还想一哄而上。

这个时候小樱的作用就挥出来了,她立刻将所有的村民都拦住了,笑话,要是让这些村民一哄而上的话,估计最后没有几个能够活下来的。而达兹纳也挥出了自己的信望,将热血沸腾的村民给安抚了下来。津奈美则开始为佐助包扎起来。毕竟佐助现在身上的伤口是在是太多了。

魔镜冰晶之中,我看着四周的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我要使出全力了,你要小心一点。”白没有说话。依然这样看着我。我双手结印道:“多重影分身之术。”‘嘭’的一声,四周再次出现了上百个我。然后依然像刚才一样,最外面的一部分人拿着苦无戒备,随时准备抵挡射来的千本,中间的一些人开始结印。

“还是这招吗!”白看着我的动作轻轻的开口道:“‘兽波掌’的冲击力确实很强,但是还不足以冲破加厚过的冰面镜。这招是没用的。”说着白迅的投掷出手中的千本,不断的破坏着我的影分身。只是这次我分出的影分身比上一次还多,所以虽然白的度快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完成了结印。

所有的我都已经完成了结印了,很快白也破坏了所有的影分身,我看着白轻轻的一笑,然后的我朝着一面镜子射出了风刃。‘砰’的一声,风刃撞在冰面镜上,只是给冰面镜留下来一道巨大的裂痕,但是没有破坏掉冰面镜。白摇摇头道:“我不是说过吗?没有用的。”

“是吗?”我轻轻的一笑,接着就只听到‘乒乒乓乓’的声音响起,那一块块冰面镜纷纷碎裂。一瞬间所有的冰面镜全部破碎。

“不可能!”白惊讶道:“我的魔镜冰晶竟然被破掉了。以兽波掌的威力是无法击破魔镜冰晶才对。”同时他本人也因为所有的魔镜冰晶的破裂而被震飞了出去。

“抓住你了。”我的声音从白的身后响起,白刚刚站起来,但是我的右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右手腕了。接着左手拿着苦无抵在白的脖子上道:“不要动哦,这场战斗分出胜负了。”

白看着我道:“你的兽波掌是怎么打破我的魔镜冰晶的?我的魔镜冰晶应该是兽波掌无法打破的才对。”

我点点头道:“啊,确实,兽波掌是无法打破你的魔镜冰晶的,但是我刚刚使用的并不是兽波掌而是进阶的兽波烈风掌。更何况你的魔镜冰晶已经被兽波掌攻击的时候就已经留下了一丝的裂缝。在加上拥有持续攻击能力的兽波烈风掌。所以才能击破你的魔镜冰晶。”

“原来是这样。”白点点头道:“原来‘魔镜冰晶’也是可以从里面破解的!”

我平淡的一笑道:“没有任何忍术是无法破解的。就算是血继界限也一样。关键是要看使用的方式。其实你的魔镜冰晶威力还可以更强,只不过你的天性没有使你挥出魔镜冰晶更强的力量而已。”接着我顿了一下道:“接下来,就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说道这里,我的一个影分身上前一步将白的面具拿了下来。我的影分身看着白的样子微微苦笑了一下,然后双手结印‘砰’的一声,消失了,然后影分身的记忆全部进入了我的脑子里,我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松开了白脖子中的苦无道:“水无月姐姐,原来真的是你。”

白转过身看着我道:“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吗?”

我轻轻的摇摇头道:“猜测而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