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火影之最强组织

第二十四章 初战再不斩

火影之最强组织 侯佳鑫是我 4654 2016-09-23 19:28:47

  “好浓的雾啊!”小樱看着四周感叹了一句。

达兹纳点点头笑道:“啊,确实,不过这里波之国是一个岛国,四周都临近大海,所以每天的凌晨会经常出现雾气,这很正常。不过。”达兹纳顿了一下道:“虽然雾气是经常会出现的,但是今天的雾气实在是太浓了一点,比以往的雾气都要浓。”

“雾气太浓?”我加快脚步来到卡卡西的身边道:“卡卡西老师,你不觉得四周有些太奇怪了吗?”

“奇怪?”卡卡西微微的一愣道:“怎么?鸣人,你现了什么吗?”

我摇摇头道:“没有,只不过我似乎总觉得似乎有一对眼睛正在盯着我们。只是每次我想要认真感应的时候,却都没有任何收获。所以现在一切都还只是我的感觉而已。”

“是吗?”卡卡西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认真的感应了一下四周摇摇头,淡淡的点点头小声道:“鸣人,我也没有感应到,不过不论怎么样?总之小心一点就是了。你多护着小樱一点。你们三个人之中小樱的战斗力最弱。”

我点点头,接着我们几个人继续往前走,浓雾慢慢的变淡了,视线变得开阔了。“大家只要过了走出这个森林,就到我家了。”达兹纳在看到前面的路之后开口道。

“恩?”我感应到了一丝杀意,我迅的抽出一支苦无朝着自己感到杀意的方向扔了出去。‘怦’的一声,我的苦无钉在了树上,我的苦无下面一只雪白的兔子被我的苦无给吓得晕了过去。

“鸣人。你看你,太敏感了吧!”小樱看到雪白的兔子,一时之间母爱泛滥。说着就朝着那只兔子走去。我微微皱眉我绝对不可能搞错,那一丝杀意的,因为就是不断的再所有人的杀意下长大的,所以我对别人的杀意异常敏感。如果有人对我露出一丝丝的杀意的话,也会被我感受到。但是现在我明明感到了别人的杀意,但是现在却只是一只兔子。小樱轻轻的俯下身抱住那只兔子道:“小兔子,不要怕。没事了!”接着小樱抱着那只兔子往回走,脸上挂着笑容。小樱抱着兔子来到我的面前道:“鸣人快点向这只雪兔道歉。”

我微微的一愣看着小樱抱在怀里的兔子道:“这是雪兔?”小樱点点头,接着我就听到一阵阵的破空声,我没有回头,而是直接向前一纵,将有些犯傻的小樱扑到了地上。“鸣人,小樱小心。”卡卡西的声音这个时候才传入我的耳朵。接着‘嘭’的一声,这时我才爬起来,只见一把斩大刀正砍在我面前的那颗大树上,大刀的刀柄上站着一个**着上身的,用绷带蒙着脸,却没有眉毛的男子。

我将小樱拉起来,紧紧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男子看着我道:“小鬼,你有点本事吗!竟然能够提前现我。”我平淡的一笑没有回答。

卡卡西上前一步笑眯眯的道:“哎呀呀,这不是雾影的逃亡忍者桃地再不斩吗!”虽然卡卡西的脸上笑着,但是他的眼神之中的懒散却已经完全散去了。接着卡卡西向后微微的一挥手道:“鸣人,佐助,小樱,晶臧你们四个人最后,结卍字阵,保护好达兹纳先生。这个人可不是之前那两个人能够比的。”接着卡卡西顿了一下道:“如果对手是这个家伙的话,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吃力呢!”说着卡卡西伸手握住了额头上的护额。

再不斩看着卡卡西道:“没想到竟然遇上了写轮眼旗木卡卡西。”听到‘写轮眼’三个字,佐助立刻一惊,然后看向卡卡西。这时再不斩看着卡卡西也有点无奈的说道:“不好意思,能够将那个老头交给我吗?”

卡卡西没有回答,而是将额头上的护额拉了开来,然后睁开了一直闭着的左眼,一只血红色的眼睛出现在卡卡西的眼眶中,血红色的眼睛,以及三支勾玉,这就是卡卡西的写轮眼。

再不斩淡淡的道:“看样子,你已经做了选择了,能够见识到传说中的写轮眼,我真是太荣幸了。据说写轮眼拥有看破一切体术,忍术,幻术的力量,并且原封不动的反弹回去,更恐怖的是,写轮眼还可以完全将这些术给拷贝下来。当我还在雾隐村暗杀部队里面的时候,随身带着一本笔记,上面就记载着你的资料,拷贝了上千种忍术的男人,拷贝忍者旗木卡卡西。”

小樱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道:“老师是这么厉害的人吗?一点都看不出来。”而佐助则紧紧的盯着卡卡西的左眼。

我看着再不斩,接着看了一下四周惊讶的现四周原本已经稀薄下去的雾气,再次变得浓密了起来,视线已经被挡住了,这样的话,战斗就会对我们很不利。

再不斩微微蹲下了身体道:“好了,闲聊到此为止。”我一愣,然后和佐助小樱晶臧三个人结成了卍字阵。再不斩看了我们一眼然后看着卡卡西道:“看样子不先打败你是不行了。”刚刚说完,再不斩就一脚踏在了树干上同时将斩大刀抽了出来瞬间就已经站在了水面上。

再不斩双手结印,接着四周的浓雾更加的厚重,而再不斩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消失:“忍法·雾隐之术。”随着再不斩忍术的完全动,他的身影完全消失了。

卡卡西微微上前两步道:“我想他大概应该会先来解决我才对。你们只要保护好达兹纳先生就行了。”

“那个家伙是谁?”小樱疑惑的问道。

“被称为鬼人的桃地再不斩!”卡卡西淡淡的说道:“那个家伙在雾影村的暗杀部队的时候,就以雾隐术和无声杀人术著称,是个很难缠的家伙。”

“无声杀人?”我微微皱眉。

卡卡西点点头道:“啊,顾名思义就是在一片完全寂静,视线接近零的情况下,一瞬间杀掉对方的杀人技巧。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给杀掉了。而且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写轮眼也会受到限制。无法看到对方的话,我就无法看破对方的招数了。情况对我们有些不利。总之你们绝对不能放松警惕,要是失败了,那么就像袭击我们的那两个人一眼。只有死路了。”

“用雾影之术来妨碍对方的视线,然后在瞬间进行攻击吗?”我上前一步道:“既然对方靠雾影术和无声杀人术,那么我就来破坏掉对方的雾影术好了。”说着我双手结印道:“风遁·大突破。”接着我张嘴吹出来一阵强烈的旋风。一下子周围清晰了很多,但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当我停下施放大突破的时候,雾气又再次弥漫了过来。

“没有用的,鸣人。以你的力量还不足以影响到再不斩的雾影之术。”卡卡西轻轻的开口道:“你还是和佐助小樱一起保护达兹纳先生吧!”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双手再次结印道:“卡卡西老师,还是让我再试一次吧!多重影分身之术。”一下子四周出现了好几十个我。

“没想到这个小鬼竟然会影分身之术这招忍术啊。”再不斩的声音在浓浓的雾中响起,但是四周的雾实在是太浓了,而且再不斩的声音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的,根本就无法分辨出再不斩到底在哪?

我平淡的一笑,然后所有的我一同结印道:“风遁·大突破。”所有的我同时吹出了一阵阵强烈的飓风。四周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了。视线渐渐的开阔起来了。

但是还没有过一会,四周再此变得雾就再次浓密了起来。视线再次被挡住了,我微微皱眉,卡卡西淡淡道:“鸣人,再不斩的雾影之术里面包含了再不斩的查克拉,是无法吹散的。至少以你现在的力量还无法完全吹散,不过你干的已经非常好了,有部分的雾气已经被吹走了,这样的话,视线会宽阔一点。情况也稍稍有利了一点,好了。你去保护好达兹纳先生就行了,这场战斗让我来吧!”

我点点头,然后双手结印‘砰’的一声,所有的影分身都消失了。我抽出了一支苦无,然后慢慢的退后,和佐助小樱,一起达兹纳都围在了里面。“就只有这样了吗?”再不斩的声音在雾中响起:“我还以为你这个小鬼有什么本事呢?没想到竟然只有这样而已。算了,还是先杀掉卡卡西好了。”再不斩说出‘杀’这个字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杀气,就汹涌而来。

“八个地方!”再不斩在雾中轻轻的说道:“喉咙,脊椎,肝,肝脏,颈动脉,锁骨下动脉,肾脏,心脏。你们说,我要攻击哪个地方呢?”

一股非常压抑的感觉压在我的心上。我的呼吸变得凌乱了,但是还不止这样,更严重的是,我竟然出现了窒息的感觉。“呼呼”我拼命的喘着气,现在我才知道上忍和中忍的差别。上忍在目前绝对是我无法触及的领域。亏我还一直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打败了中忍,甚至秒杀了中忍,就能够和上忍抗衡了,一直以为就算不是上忍的对手,也能够暂时抵挡住对方。没想到别说抵挡了,恐怕现在就算是对方站在我的面前,不用动手,只要施放出杀气的话,我就无法反抗。

“恩!”卡卡西微微的一愣,然后我们几个人就感到另外一股强大的杀气朝着我们肆虐了出来。一时之间我们几个人所承受的杀气更加的庞大。我一咬牙正面挡住了两位上忍的杀气,虽然小樱和佐助没有正面承受杀气,但是两位上面所释放出来的杀气也不是他们两个人能够抵挡的。小樱完全再不斩的杀气被吓傻了,整个人瘫坐在地上,佐助好一点,他的身体还能动,但是他握着的苦无却掉在了地上。虽然立刻捡了起来。但是已经说明了佐助也无法对抗上忍。

“呼呼。”我再次深深的吸了两口气,然后伸出左手,握在了苦无的刀刃上。十指连心,剧烈的疼痛一下子传入我的脑海中。一下子两个上忍的杀气对我的影响减小了很多。我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认真的盯着四周。谨防再不斩偷袭。

“哦!”再不斩的声音再次响起,而且这次的声音之中还有一丝丝的赞许:“小子,没想到你竟然能够想到用这种方法来抵消杀气,很不错啊。小子,如果给你时间的话,说不定你能够越我也说不定。”接着再不斩顿了一下,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木叶下忍,漩涡鸣人。”我看着四周的迷雾大声道。

“漩涡鸣人吗?好,我记住了,小子,如果你这次能够活下去的话,我就在我的笔记上记下你的名字!”再不斩的声音再次传来。

“呵呵。”我平淡的一笑道:“能够在鬼人桃地再不斩的笔记上记下我的名字,那真是无上的荣幸。”

再不斩:“哈哈,小鬼,我说过了,等你能够活下来之后。你以为你能够活下来吗?”

我淡淡的笑道:“能不能活下来,那就要试试看了。”

卡卡西这个时候转过头看着我们轻轻的笑道:“放心吧!我会用我的生命来保护你们的,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杀了我的同伴的。”听到卡卡西的话,我们一时之间竟然放松了警惕。

“是吗?”卡卡西的话刚刚说完,再不斩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再不斩很轻易的就看准了这个机会,在两个字出口的瞬间,他就已经出现在我们几个人的中间。他睁开眼睛淡淡的道:“结束了!”同时挥动起来他手中的大刀。想要一刀将达兹纳斩断。‘叮当’的一声,我已经将达兹纳给踢了出来,手中的苦无挡住了再不斩的大刀。佐助小樱也被我推开。

“哦!小鬼你的反应度很快嘛,不但将那个老头给踢了出去,救了你的同伴,还挡住了我的斩大刀,看来你确实有资格被记在我的笔记上。”再不斩看着我淡淡的说道。

我微微一笑飞起一脚将再不斩给踢飞出去,看着被踢飞出来的再不斩,我却有些奇怪,以再不斩的实力绝对不可能被我给踢飞出去的。“糟了,达兹纳!”我心里一惊,转过头一看,现这个时候被我踢飞出去的达兹纳的身后又出现了一个再不斩,手中举着大刀正准备用力的劈下来。“快躲。”我大声道。但是我知道一惊来不及了。达兹纳绝对躲不过去,别说达兹纳,就算是我或者佐助恐怕也躲不过去。而且我还在半空之中也来不及去救援达兹纳了。至于小樱她还在傻傻的状态之中,佐助也倒下地上起不来。

‘噗’的一声,再不斩手中的大刀距离达兹纳的额头只有那么十几公分但是却再也无法劈下,因为卡卡西突然出现在了再不斩的身边他左手握住了再不斩的斩大刀,而右手握着苦无刺进了再不斩的心脏。只可惜再不斩的身体里面流出来的不是血,而是水。然后再不斩变成了一滩水。

卡卡西微微一愣,“去死吧!”再不斩的声音从后传来。接着卡卡西只来得及回过头,再不斩的斩大刀就已经将卡卡西腰斩为两段了。

被腰斩掉的卡卡西也变成了一滩水。“水分身术。”再不斩惊讶道,这个时候再不斩的脖子中出现了一把苦无。卡卡西握着苦无出现在再不斩的身后。

卡卡西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道:“别动,现在已经结束了。”说着,卡卡西还紧了一下手中的苦无。在这种情况下,再不斩是根本无法逃掉的。这样的话,就像卡卡西说的一样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结束了吗?再不斩也是上忍,真的就这么容易吗?”我暗暗的问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