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火影之最强组织

第七章 遇见穿越人

火影之最强组织 侯佳鑫是我 3822 2016-07-28 21:14:41

  我做到那里的时候,我就对那个人说:“你叫什么名字?”而那个人写了个纸条,纸条上写的是:“下课的时候再说。”我也按照他一样写在字条上写“好吧。”

下课了,我就对他说:“你是谁?”他说:“侯佳鑫你是不是啊?”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在前世叫侯佳鑫的。”他说:“我在前世叫李剑锋。”(这个人是作者的小学同学。)我说:“你是我前世小学的同学?”他说:“没错。我现在叫金宇晶臧。”我说:“那你知道我是谁吧?”金宇晶臧说:“没错,我也是火影迷啊,你就是这个世界的主角漩涡鸣人。看过火影的人都知道你。”“也是啊,我这么厉害,看过火影的谁不知道我是谁啊。”我顿了顿说:“你是怎么穿越来的。”

晶臧说:“我是怎么穿越来的啊,是个秘密。不过我童年你是可以知道的。”我说:“好吧,你说说你的童年吧。”

~~~~~~~~~~~~~~晶臧的童年的分割线~~~~~~~~~~~~~~~~

金宇晶臧,是现在的名字,他稀里糊涂来到了火影的世界,他不明白自己从哪里来,将来要到哪里去。但他只知道一件事情,他必须在世界独自生存下去。最要命的一件事情,晶臧的父母都死于那个可怕的传说之役。从他懂事开始,他就经常听到那个传奇般的传说。“昔日有一妖狐作乱,名曰九尾,狐动其尾则山崩海啸,百姓不堪其扰,乃召忍者治之。有一忍者不顾生死将其封印,此忍者亦力竭身亡。该忍者乃四代火影波风水门是也,忍界呼为金色闪光。”历史就是这样记录下来的,简单而又滑稽。

九尾妖狐,拥有九条尾巴的橙色妖狐。控制强大查克拉的能力,因查克拉能量过高,浑身毛发可放出无限次火元素类似陨石的攻击。

本来这种扯淡的传说似乎跟晶臧扯不上关系,然而很不幸,晶臧的父亲也是木叶的一名上忍,而母亲是一名医疗忍者,他们都跟随那位四代目、三代目火影参加了封印九尾的战役,结果像很多不知名的忍者一样,双双殉难,名字被刻在木叶的慰灵碑上。留给晶臧的只是一个空落落的家,晶臧甚至不知道在自己懂事之前的日子是怎么度过的。总算三代火影颇有些人情味,金宇家的大房子还给晶臧保留着,里面有父母留下的笔记和一些忍术卷轴,以及从很久以前就传下来的2把宝剑。当然,在晶臧眼里,还不如留给自己一些钱更划算。

自从弄明白现在糟糕的处境后,晶臧不得不为未来做些打算。家里的东西不少,唯独没什么钱,晶臧又不愿意将父母留给自己的东西卖掉。因为那些东西存在,他才觉得自己和父母住在一起。正如同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在没有任何原始资本的情况下,晶臧不得不考虑去上忍者学校,他的愿望自然不会是成为什么火影。晶臧明白自己的资质很差,家里情况又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太高的理想只会将自己压垮。在晶臧看来,成为一名合格的下忍就足够了,下忍一般只执行一些龙套任务,大多数是一些没有危险的任务。而在这个世界,忍者的地位很高,在木叶村下忍赚取的酬劳足够一个普通人生活的非常美满。

于是,晶臧在4岁那年跑到忍者学校,想要报名入学,当然惹出了一些笑话。木叶村在和平时期是有规定,通常要在6岁后的春季学期入学,大概跟上普通小学的年纪差不多才行。至于,那些战后遗孤,在16岁之前倒也不用为生活费发愁,木叶在这一点做的还是很好的。非常幸运,晶臧的父母都是木叶的无名英雄,所以他每个月可以领到双倍的生活费。当然,这些费用目前控制在监护人手里。

这天,回到家后,那位监护人大叔听说了他的行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说起这位大叔,晶臧总觉得他神出鬼没的,有时候甚至几个月见不到人影。不过,这位大叔的身体似乎不大好,总是不停地咳嗽,身上总背着一把剑,但周围的邻居都很尊敬他。终于,晶臧忍不住问,“大叔,你也是忍者吗?”大叔咳嗽几声,“混蛋,我还不到20岁,居然叫我大叔!不过,你终于问出来的,没错,我的确是个忍者。”

——————月光疾风简介——————

原来,这位大叔的名字叫做月光疾风,目前是木叶的特别上忍,其实他的年龄才15岁(未成年),精通木叶流剑术,尤其是三日月之舞,还有独特的透遁侦察术(能隐去自己的身形),秘剑·月影。月光疾风经常咳嗽像个病人似的,黑发,有点严重的黑眼圈,脸色苍白。12岁从忍者学校毕业,13岁成为中忍,性格温和沉稳。他那略现孱弱的病态,就给人朝不保夕的感觉。他的女朋友很出名,是暗部的女忍者卯月夕颜。

——————————————————

晶臧大惊,好熟悉的名字,印象中这位大叔好像出场不久就挂了,是个很出名的龙套人物,而且身体还不好。实际上,晶臧的父亲曾经是疾风的指导老师,而疾风的病之前一直是晶臧的母亲帮助调理的。金宇夫妇去世后(那时疾风也才11岁,还没从忍者学校毕业),月光疾风自然而然担当了晶臧的监护人。晶臧有些想哭的感觉,父母是龙套,监护人大叔也是龙套,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了。

疾风告诉晶臧,要到忍者学校上学,必须要经过查克拉检测,还要有一位在职忍者的推荐,除此之外还要进行一次简单的能力测试。晶臧终于明白了,忍者不是人人都能当的,这个世界的很多人,不具备产生查克拉的基本条件,自然也就不可能成为忍者。

随后,疾风给晶臧做了简单的查克拉测试。很幸运,晶臧具备了忍者的基本条件。疾风开始教给晶臧最基础的提升查克拉的办法,并决定传授他简单的体术。晶臧大喜过望,木叶忍者哪一点最厉害,那就是体术,几乎每个木叶忍者都有不错的体术。

于是,在疾风老师的督促下,晶臧开始最基础的忍术修行,更多的是体术或者说是身体锻炼。晶臧是那种爱玩喜欢热闹闲不住的人,奈何他现在没有什么玩伴,整天无聊的发呆,而月光疾风作为特别上忍也经常出任务,家里总剩下晶臧一个人孤孤单单。晶臧只好每天拼命修行,在闲暇之余,到处在四处闲逛。

半年下来,晶臧将偌大木叶村差不多跑了个遍,很多地方当然是不能去的。晶臧明白好奇心害死猫的道理,自然不会去碰那些地方。那些大族的忍者的后代,传说中的12小强,很可惜,晶臧一个都没碰到。同龄的玩伴也不是那么好找的,晶臧的思维方式太特殊,跟一般的孩子玩不到一块去。晶臧只好将大量时间花在修行上,没事累得时候翻翻父母留下的资料笔记。

半年后,月光疾风检查晶臧的修行进度,很遗憾,晶臧不是天才,也不是努力的天才,资质平平,相貌平平,进度自然也是平平。疾风言不由衷地给晶臧打气,“只要你努力,总有一天也会成为像你父亲那样的上忍!”晶臧撇嘴,心里却是暗暗叫苦。成为下忍虽然没什么危险,但是如果有疾风老师照着自己的话,至少不会被轻易派去当炮灰。晶臧记不清疾风是被谁杀死的,但只记得是被人抓住了生病的弱点秒杀的。按道理来说,作为特别上忍应该不会那么被轻易杀死才对。看来,当时疾风的病非常严重了。

晶臧知道火影的剧情万万不可去强行改变,那种逆天的事情做出来,肯定让自己死得渣都不剩。不过,万幸的是,疾风老师也是龙套,他活着的话问题应该不大,不会影响到主要剧情。晶臧决定必须想办法研究一下母亲留下的医疗资料,希望能找出救治疾风老师的办法。如果月光疾风顺利渡过那一劫的话,自己这个未来的下忍也算了有依仗。然而,事实是残酷的,晶臧不是天才,也不是主角,没有逆天的运气,甚至没有逆地的运气,乱七八糟的东西学了不少,真正能帮忙的一样都没有。

1年后,晶臧5岁了,疾风决定跟他好好谈谈。师徒二人走到优雅的院落里,满天的树叶随风而落。疾风止住咳嗽,“晶臧,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不可能每一样东西都能掌握。你要想将来成为优秀的忍者,必须认准一个方向,否则最后会变成一个四不像的究极下忍。你现在学习着体术、基本的查克拉提炼方法、你父亲和我传下来的剑法、你母亲的医疗术、祖上传下的卷轴,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制造术。那个其实我们木叶没有傀儡师忍者,你就再怎么研究这方面也没有用的。”

晶臧暗道我的目的就是成为究极下忍,但心里还是非常感动,现在真心关爱自己的人只有老师了,“老师,那个制造术我只是为了好玩而已,从来没想做什么傀儡师。我之所以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希望能找到治好老师疾病的办法。”

月光疾风有些感动,“笨蛋,你要能找到才见鬼了!如果有办法,你母亲当年早就把我的病治好了。我的病是家族遗传的疾病,连号称三忍之一的纲手都没有办法。不过,放心吧,老师还死不了,还想看着你快乐长大,成为优秀忍者呢!”晶臧握紧拳头,“疾风老师,将来一定会有办法。你不是说过,忍界有一句名言,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吗?”疾风鼓励,“好,就是这份志气,这才像木叶的忍者!”

从这天起,晶臧加大了修行力度,体术在同龄人中显出优势来。当然,是通过打架证明的。至于医疗忍术,晶臧无法可想,只能等自己再大些,能够熟练使用查克拉后才想办法。疾风感觉到晶臧的努力,奈何资质不行,查克拉的提炼速度、精度和量度都比正常的孩子差很多。很多时候,疾风都在想,也许晶臧不适合成为忍者。但看到晶臧努力的样子,这些话终究没有说出口。然而,疾风和晶臧都没有注意到,晶臧的查克拉的纯度却远远超过了正常人的想象。

~~~~~~~~~分割线~~~~~~~~~~

我说:“没想到你的童年还是挺好的啊!比我过的还好啊!”晶臧说:“那是我的生活当然比你好了,谁让你是那什么呢?”我说:“对啊,要是我没有那个就好了。”晶臧说:“要不我给你透露一下剧情啊。”我说:“好啊。”晶臧说:“嘿嘿,那个猪蹄也要穿越过来哦。”(那个猪蹄是也是作者的小学的同学。猪蹄是我们班的同学给她的外号,她叫王祝妮。)我说:“你说的是真的吗?”晶臧说:“在前世,咱俩可是哥们啊。”我说:“对哦。那还有什么剧情啊?”晶臧说:“还有就是你的妖瞳啊在卡卡西的生存演习的时候你就会开起,并且是满阶,三阶哦。你开了妖瞳三阶那就是无敌了。”我说:“到分组的时候那还远着呢。”晶臧说:“没错啊,我们现在要好好修炼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