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天下寒士

七 围攻

天下寒士 薛飞霞 3227 2016-08-15 10:56:42

  这是一个荒凉的边陲小镇,洁白的雪花掩盖了它脏乱的面貌。亮光来自一间破烂的小木屋,门口一竿褪色的酒旗和两个朦胧的灯笼表明这是一家酒馆。已是夜半时分,本该打烊的小店此刻却热闹得紧。当堂的圆桌上坐稳稳坐着两男一女:两位男士都是白袍儒巾的少年书生,腰悬宝剑,面目俊秀,一眼便知是外地来客;同席的女子一身火红皮衣,浓密的秀发随意挽成髻,垂在后颈,脸上略有风尘之色。但身子挺拔,姿态大方,浑身有一种刚毅诱人的美。

奇怪的是他们身边围了一圈服色各异的江湖汉子,或面目狰狞,或猥琐轻狂,都悄声指指点点。但这三人自顾自吃喝谈笑,于他们视若无睹。这份气概就是惯走江湖的侠客也极少具有,何况只是两个文士和一个女子。

飞龙剑张浩和孟二当家已到店外,吸引他们的不是这群奇异的酒客,也不是内堂飘出的酒菜香味,而是栓马桩上几匹健壮的好马。二当家踢了踢疲惫的坐骑,正准备暗暗换马。张浩忽然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悄声道:“你瞧那个道士。”

摇曳不定的烛光下,一个黑袍道士靠在柜台上昏昏欲睡,肩头金黄色剑穗却格外醒目。张浩接着道:“我敢肯定,他看似无精打采,实则比所有人都精力充沛。”二当家细细查看店内情形,断然回答道:“不,那个瑟瑟发抖的马夫,比他更精神十倍。”张浩跟着二当家眼光看去,果然有个马夫模样的人挤在人堆里,不断东张西望。这人头戴毡帽,脱线的帽檐遮住半边脸庞,身上披着厚厚的狗皮坎肩,穿着并不单薄,却不断搓手哈气,好像冻得受不住了。

“二当家你瞧,被围在中心的那两个白衣少年,似乎就是传说怀揣鱼肠宝剑的公子。怎么不见坛中盯梢的兄弟。啊,咱们不能再耽搁了,刘坛主有危险!”张浩脸色一整,就要跃起抢马。店内忽然一声叱喝,烛影动处,几十把刀剑齐刷刷向圈内三人攻去。但听乒乒乓乓几声乱响,接着一声清啸,立时有几个彪形大汉从人堆里摔出来,刀剑兵刃跌落声此起彼伏。片刻间打斗已然消停。核心里的三人神色如故,依旧自顾谈笑,桌上酒菜不见丝毫紊乱。而圈外之人都向后退了几步,圈子顿时有些稀稀落落。

圈中一个手持短棍的老头阴笑道:“小贼们的爪子挺亮哇!袁二公子,咱们就不要对峙了,先废了他们再说。”

一个瘦小的青衫秀才摇着纸扇踏出一步,笑道:“韩老爷子说得是,可是你看,袁家的兄弟已经有一半栽在小贼手下了,这次还得看半农堂的朋友大显身手,是不是?”底下立刻有数十人随声附和。

持棍老头脸露不快,但随即又笑道:“塞北武林里走的,谁不知道袁二公子剑术了得,就是雪寨的李鹤道长也忌惮三分,今天怎么怕起这两个小贼来了?反正老夫也只是瞧个热闹,见不到宝剑,看看这位粉嫩嫩的娘子也是眼福。”他立刻眯起死鱼一样的眼睛,笑含望着那红衣女子,神态甚是猥琐。两旁的人顿时哄笑起来,“好啊,老爷子人老心不老哇,嘿嘿……”韩老爷子很是得意,就像庸人听到甜蜜的赞美一样。

红衣女子忽然抬头妩媚一笑,说道:“老爷子要是喜欢,何不过来亲近亲近?”

“好!过去,亲近亲近,哈哈哈!”众人哄笑得更开心。受伤倒地的几人这时也挣扎起来,挤进去瞧热闹,又喊又叫,完全忘记了身体的疼痛。

韩老爷子骑虎难下,在众人的推推搡搡下到了红衣女子身旁。见那女子毫无戒备之意,胆子顿时大了,嬉笑着伸手往她肩膀上拍去。红衣女子正去夹菜,根本不理会他。就在手指快触及她衣服的刹那间,那女子忽然左手一晃,一道亮光自袖**出。韩老爷子一声怪叫,连连倒退。众人急忙扶住,却都同时惊呼起来。韩老爷子的短棍已掉在地上,一只手掌鲜血淋淋,掌心清清楚楚钉着一柄精致的小刀。

“好快的刀!”连飞龙剑张浩也不由一声惊叹,“难道是……”

“飞刀!飞刀二娘!”韩老爷子从惊恐中醒过来,连忙拾起棍子,狠狠说道,“难怪难怪!飞刀二娘复出江湖,老夫认栽了。后会有期!”他的眼光左右一扫,转身就走,旁边的人立即跟上去,圈子顿时缺了一大块。但留下的众人立刻又紧紧围上去,变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圈。袁二公子一摇折扇,笑道:“韩老爷子让鹞子啄了眼,可惜可惜!这下好了,兄弟们加把劲,谁夺下宝剑,袁二重重有谢!”不待他说完,圈中三人已悠然站起来,其中一个在桌子上丢下一锭银子,说道:“结账,这群狼狗吵吵嚷嚷,真扫兴!”这人说着话,抬步便往外走,他的对面正是袁二公子。他走一步,袁二公子便退一步,但并不让开。眼见就要退到门口了,白衣少年一皱眉头,怒道:“还不滚开!”微一扬手,但听“啪”的一声响,袁二公子竟已着了一记耳光,脚下一个跄踉,险些跌倒。

“塞北袁二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怎么……”张浩眼睛忽然一亮,“二当家,快看,这少年随手一掌,竟蕴含这么神奇的剑式!我张浩以剑为生,这样的剑式还是第一次见。如果他刺向我,那么……啊,这……”张浩眉头紧锁起来,暂时丢开了赶路之急。

孟二当家不以为然地笑一笑,他向来对武功招式浑不在意。

袁二公子脸颊上清晰地出现了五条青红的指印,他不情愿地退开一步,迷惑地看着从容走过去的白衣少年,怎么也不相信一个文弱如女子的小白脸抬手便能打在他脸上。旁边的人更是莫名其妙。

白衣人傲然走出小店,突地一个转身,问道:“魏大嫂呢?”

“魏大嫂,啊,她人呢……”

这下连孟二当家也不由大吃一惊,他与张浩在远处看得清清楚楚,那红衣女子明明跟在白衣人身后的,可转眼间竟已不知所踪。两个白衣人相互看一眼,一时不知所措。

飞龙剑张浩眼快,突然一催坐骑,斜里冲了出去。二当家同时发现刚才还在店里昏昏欲睡的道士和那个冻得发抖的车夫,此刻也不翼而飞。这时飞龙剑张浩已经追上一匹飞奔的快马,马上之人正是那黑袍道士。张浩知道对方马快,在相距几丈远处,便腾空而起,半空中一个转身,腰际宝剑已经出鞘。但见剑光闪闪,夹着寒风雪花袭向黑袍道士。黑袍道士只顾放马飞奔,待张浩的剑已逼近背心,突然拔剑反手后刺。张浩见他头也不回,一剑刺来,自己的剑势便顿时消散,不由吃了一惊。急切间他脚尖点地,借力又腾空而起,同时又是一剑刺出。这一剑再不敢大意,一出手便分刺对方三处要穴,剑身灌满真气,嗖嗖作响。谁知道士还是一剑反刺,并不回头。张浩仗剑纵横江湖以来,从没见过有人能接他两剑却连照面也不打一个。心里一生气,手头力道猛增,剑身一横便硬接一招。一声脆响,张浩只觉手腕发麻。道士身子一歪,差点跌下马背。张浩略一定神,长剑复又刺出。道士这次迅速回头,眼神充满惊讶。

但听叮叮咚咚之声不绝,一瞬间两人又拆了十剑。张浩展开轻功,一剑快似一剑。道士虽在马上,不用施展轻功,但对方的剑招滔滔不绝,逐渐有些应接不暇。突然眼前一花,一只大手倏地掐住了他的脖子,来不及反应,已给人凌空提了起来。他在危急中举剑上撩,想逼开对方,剑势刚至一半,虎口便一阵巨疼,长剑立时脱手飞出,掉进雪地中。道士浑身不由冷汗直冒。

一出手便将道士提在手中,只有孟二当家有这本事。张浩抢攻十多剑,始终奈何不了对手,心中不由暗暗钦佩:就算大寨主李鹤道长也不过如此。这个雪地野道士居然如此了得!正思忖间,忽觉身边风声呼呼,二当家纵马赶到,抬手便捏住了道士的脖子,就如同大人提起一个稚嫩孩童那么轻松自如。道士出剑反攻,又被他顺势一掌打落兵刃。这几下根本谈不上武功招式,出手也不迅速绝伦,但却手到擒来,毫不拖沓。张浩之前只听说过二当家“以拙胜巧”的怪事,心里很不以为然,今天第一次见他出手,不禁看得目瞪口呆。

“别愣着了,快追前面那马。”二当家一掌拍晕道士,扔进雪地里,催马疾奔。但前面那匹马快如闪电,通体雪白,竟是罕见的宝马良驹。马背双人并骑,前头一人红衣似火,正是白衣公子称为“魏大嫂”的女子;后面之人头戴毡帽,自然是那发抖的马夫。这人一手搭在红衣女子肩头,显然制住了她的要穴;一手紧提马缰绳,身体不断向前倾倒,骑术之佳天下少见。

孟二当家常常跟牧人放马,深知骑马的诀窍,见那人越骑越快,知道胯下老马怎么也追不上了,当下从腰间取出一块赶羊的碎石,奋力掷出。石子在空中发出一声尖锐鸣响,不偏不倚打准那马夫的背心。石子震得粉碎,马夫却浑似不觉。但听哒哒蹄声渐远,马夫的背影在茫茫的雪野里变成一块斑点,终于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