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重生之女配也幸福

第六章 我是程浩

重生之女配也幸福 爱yy的鱼 2039 2016-09-21 17:11:38

  王迪哥在“失联”一个多月后终于回来了。

小胖:“迪哥,难道是因为小于姐来了,你太放心,然后就偷偷去度假了?”看上去虽然虽然没胖,但是气色明显不一样啊,比之前好太多了,红润有光泽啊。摸摸自己的小脸,明显瘦了一圈,天天拍戏果然很累啊,心里极度不平衡,赞同的点点头。

王迪哥听了表情忽然有些怪异,“我怎么可能在你们辛苦的时候出去玩乐呢,我可是做正事儿的。”

二爷解围:“是去签新人了吗?”

王迪哥马上应和:“是啊,谈了一个月才签下来,真是够磨人的……恩?你怎么知道我签人了?”

二爷一笑:“前台姐姐告诉我的!”

迪哥一脸生无可恋:“我x,你拍戏还和你联系这么密切,信不信我找老板高密啊。”

二爷优雅的叹了口气:“真是不巧,她说这件事的时候boss大人也在,还很感兴趣的和我说了某人的八卦……”

“停停停,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再说了。”迪哥马上就打断了二爷的话。

不带这样的!说八卦说了一半是会招雷劈的!不对,我家二爷可不能被劈,那就劈迪哥吧,没错,就是他!

小胖:“哥,八卦就说啊,话说我也想知道啊。”我的眼睛又亮了~

二爷看了一眼快要吃人的迪哥,缓缓说:“等回了公司就知道了,我们现在不得罪他。”哈哈哈,二爷你太逗了吧!

下午我带着冰镇的绿豆汤去剧组,刚到现场,就发现大家都在小心翼翼的往角落里躲,一点都没有往常开工时的“热闹”。

悄悄走到小胖身边:“小胖,这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胖指了一下导演的方向:“有个演员爽约,到现在还没到,这是在这里的最后一场戏了,拍完就要换地方了,现在全组都在等她一个人,导演刚刚发了好大的火,还说要封杀那个演员呢,大家就都不敢做声了。”

“小鱼,你过来下。”二爷正坐在导演身边,叫我过去。

二爷:“是绿豆汤吗,先给导演盛一碗下下火。”是,绿豆汤最下火了,手脚麻利的给导演和二爷都来了一碗。

导演的气色好像也没有小胖刚才说的那么可怕,就是眉头紧锁着。喝了几口汤,缓了缓气:“小于啊,你帮我个忙好吗?”

我现在哪敢说不啊,连忙答应:“行啊导演,你说想吃什么想喝什么,我一定给您做出来。”

二爷和导演一下子都乐了:“这感情老头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吃货啊。”就算我是这么想的也不敢说啊……

“导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李导摆了下手,“没事,我也是开个玩笑。是这样,本来今天要演公主的人没来,我们也不能全组都在这等她,听小马说每天都是你在帮他对戏,所以我想让你来试试看。”

我是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没张开嘴大叫啊,让我演戏?

“可是导演,我,从来没演过啊。这么大的戏,我怕演砸了给您添麻烦啊……”

“麻烦什么啊,就一场,台词你也知道,一句话,演不演!”

“演”我内心是崩溃的,怎么还有逼人演戏的啊……主要是周围大家期望的眼光太强大了,可能,导演发火真的很可怕吧?

以飞快的速度穿好戏服化好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些恍惚,看着这样的自己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难道……最近看剧本太多做梦了?

化妆师:“小于啊,你这打扮一下还是很漂亮的嘛。平时也该多打扮打扮的。”助理每天生活还是很忙的,最主要的是,也没见哪个助理每天化妆的,我也不好脱俗嘛。

“姐,这是你的水平高,我自己化也不会是这样的。”

没等我看够,就被导演召唤了过去,导演看了看,点点头:“长的挺像个公主,这样,小于,具体的内容我就不和你多说了,最主要的就是你的走位问题,你看,这个三号镜头是跟着你的,所以你的活动最好不要脱离这个镜头,现在时间太晚了,一会儿怕光不够了,所以没时间让你走位了,你就应和着小马的走位就可以了,加油,今天什么时候吃饭就看你了!”噗~一口老血啊~

山中竹屋外,我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车,缓步走进院子。看了眼跪在屋前的萧伯雅,“你与我族算是有恩,也不必跪本宫。”

萧伯雅拜后起身:“公主乃天子之子,伯雅只是山野村民,怎可不拜。”

“你知道本宫为何来此。”

萧伯雅苦笑一声:“公主何苦为难伯雅。”

“让你娶我当真是为难你吗?”

“公主应当明白,伯雅心已死,只求在这山林间孤独终老,不问世事。”

我盯着萧伯雅看了半晌,“这世间却是有些人不肯懂你。”

萧伯雅一揖:“那想必殿下是懂的。”

我看着他,我多想不懂你。忍住要红的眼睛,“我奉父皇之命,前来请你回朝为官,既你不想,我也不便强求。”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萧伯雅,你还记得十年前在城西的梅林吗?”我头也没回的问他,我怕听到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可是……

“十年前?”萧伯雅一愣,“怕是伯雅想不起来了罢。”

果然,我闭上眼一叹,缓步走出了这个院子。

到门口,侍女看到我不语,安慰道:“这个萧伯雅真不识抬举,公主屈尊来请他,他竟然拒绝。”

我冷然一笑:“公主算什么,他之前喜欢的不也是个公主吗,这么看,我也不算亏是吧……”声音越来越小。

侍女:“公主,您说什么?奴婢没有听清。”

“没什么,回去罢。”在车上,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滴落下来,回忆着十年前梅林……

“咔——”导演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情绪,“不错,不错,一次过啊。”看着大家放松下来的样子,我走到一边,平静下刚才的情绪。忽然一块手帕递到我面前,我抬起头一看,很眼熟,但是,他是谁呢?

男子对我一笑:“于鱼,我是程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