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教冬雪积深

第三十九章 自此,再没有天旭水庄

休教冬雪积深 城镇 1176 2016-09-22 17:37:33

  洛勋和洛瑾会师,得到消息,洛琰已经攻下南汨都城,南汨皇室,应洛瑾要求,全部上宾待遇,南汨国灭。

《汨皇密实》载,北汨六十年,三月。南北统一。大陆命名为北汨大陆。

洛勋要率一队人立刻赶回北汨皇城,而洛瑾留下,结束天旭水庄的战争。天旭水庄十里开外全都是水雾。虽说洛瑾有内力护体,可这是祖女亲自加强的水雾,只怕他贸然进去,自身不保。

眼看着一个疯子去伤害她,他却无能为力,洛瑾从未像现在这样痛恨过自己。

自从解决了留在水雾外的南汨军队,洛瑾就让军队自行整理,而他站在水雾的边缘,仿佛这样就能看见里面发生了什么,就能保证她不会受伤一样,他希望她不要受伤。

布吉将火球慢慢的飘起,保持与自己身体一模一样的速度,升到高空中。分队的族女看到庄主把最具威胁的东西裹走,轻松的把已经懵住的怡宿用水系特制的绳索绑缚起来,往外环另外方向新建的囚牢里押。

正走到一半,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大量的水花从天上砸下来,混杂着血腥味。几乎飘散到天旭水庄的每个角落。

剧烈爆炸的余风吹的树林沙沙作响,河流也开始沸腾,向四周乱溅。

所有人都怔住了。外围的水雾也突然完全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那是什么声音。

洛瑾觉得自己的心都像是要停了一般,呼吸也停了一般。像是突然什么都听不到了一般。时间仿佛都静止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怡宿,他挣扎,可是水系特制的绳索完全解不开。而他的能力,也像是枯竭了一般,完全用不到。他朝着埃尔蓋喊叫,可是她们就像是听不见一般。这太震惊了,谁能接受呢,那可是水生花呀,控制着大陆存亡的力量。

布吉从天而落,摔在一个小湖中砸出一大圈水浪,随后浮在水面上,她的斗篷也不知掉到了哪里,脸上,身上血肉模糊。一袭白衣也早已破烂不堪,沾着血红,搭在她的身上,飘在水面上。

洛瑾几乎要戳瞎自己,这不是真的!怎么可能呢,不是真的,不会的,不会的。

可是那冰冷的身体就在自己的怀里,没有一丝丝温度,满身的伤痕,还有些地方甚至可以看到白骨,他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已经没有几处的骨头是好的,全都是粉碎性的。可是越这样,他越绝望。

他不敢问随行的大夫和水系大夫会诊的结果。他想让她亲自走出来,就像他往常一直可以赌对的那样。

怡宿挣扎着过来的时候,他看见她们眼中的怨恨和嗜血。是他挑起战争,是他战败,是他害她躺在里面生死未卜。

他想看看布吉,想看看那个明明拥有巅峰力量却傻傻善良的女人,想看看那个被他一手毁掉的女人。他有太多想说的话,却都哽在喉咙,他听见埃尔蓋愤怒的嘶吼,感受到洛瑾一拳一剑中的愤怒,可是他吐几口血,断几根骨头,他想看看她。她们怎么可能给他机会,他被奄奄一息的送到囚禁外敌的地方。可是她那么善良,就连囚禁外敌的地方,都是建的舒适明朗。

大夫也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布吉已经很明显的没有生命特征了,可是无论是他们自己,还是外面那群人,他们无法接受并宣布这个噩耗。但谁能改变上天的意愿逆转时间呢?

大陆,再没有天旭水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