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教冬雪积深

第二十七节 再请

休教冬雪积深 城镇 1009 2016-06-19 22:33:28

  两国休战已有半年了,布吉也回了天旭水庄有半年了。

只是自从回到水庄,布吉总是会想起在边塞的事情。也许是记忆太过于空白,她只能有这些记忆能回味回味了。

“庄主,瑾王殿下又来了。”

瑾王自从庄主回庄之后,每隔两三天必定要来一次,每次来都要带点小玩意。这都有大半年了,这个北汨的王爷也真是有耐性,不过,虽然他长的很帅,但无论再怎么喜欢庄主,他也是配不上庄主的。埃尔蓋在心中数落。

面纱下的红唇不自觉的弯起来,她问,“这次他又带了什么过来。”

“一支簪子,不过太艳俗了,怕是庄主不喜欢。”

“无妨,给我吧!”

“这只簪子形同拇指,由纯金打造而成,名曰指簪,取其相似音,为止战之意。瑾王说要把他送给北汨第一女英杰。”埃尔蓋转述着瑾王的话。

明明是第一眼见到这个簪子,布吉却觉得异常的熟悉,她脑海中模糊的浮现出一个身材窈窕的女孩,着华服,在金銮大殿上,拿着从头上乱扯的簪子振振有词,胡言乱语。可那女孩的面容,她却怎么都看不清。越是努力,越觉得头痛的厉害。

再回意识的时候,埃尔蓋已经退下了。

驾着水流,布吉落在外环的院内。南北汨已经恢复和平,这外环也自是没有多少人来叨扰了。只是六号房里的这位常客,真真是闲的紧呢。布吉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推门进去。他似乎早就知道他要来,端坐在床头。

看见他戏谑的笑,她才懊恼责怪自己没仔细想好,凭着玩心来找他,如今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庄主今日能来见本王,好雅致呀。”有时候,你觉得尴尬与否,其实与另一个人的态度息息相关。

“我已言明与你的合作终止,何必在水庄浪费时间。”

“至少我等到了你不是吗?”他笑的张扬,似乎今天特别开心。

他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她的身高正好抵在他的胸前,他居高临下,揭起她的面纱,直视她眼睛,用暧昧不明的语气说:“庄主,看来这一次,本王又赌对了呢。”

她被他轻浮的动作语气惊的面红耳赤,一边向后飞出,一边放下面纱。只是在院中站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干,她纵身离开外环。

洛瑾望着布吉离开的方向,笑容敛去。小艾,是你吗?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两年前的露水姻缘,过了也就过了,本就是两个不爱的人生生的搓在一起。也许是她那场意外让他心中过意不去吧。

“瑾王殿下求见!”

汨皇年迈,经历了许多变故之后,抵不过时间,终究是要放下江山了。撑着最后一口气,他想见见洛瑾这个孩子。

“小瑾,来这边坐。”人之将死,这位曾经的帝王把自己的七情六欲明明白白的挂在脸上。他对于这个孩子,说不尽的愧疚。

当年的事情,就让他来承受一切罪责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