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教冬雪积深

第二十二节 本非无情之人

休教冬雪积深 城镇 1392 2016-06-19 22:33:28

  锡博城外,任是风系如何发力,各个方向,那滔天的巨大水帘像是遍布了孔漏风一般,竟然纹丝不动,水浪的高度,是风系望尘的高度。南汨军队的火苗被空气中骤然加重的水汽全部熄灭。此时,他们看着眼前万米高的巨浪,也不知道是否是错觉,竟然觉得天都黑了大半,风中飘着的水雾抚在他们的脸上,身上,像是死神在抚摸他们一般让人心生冷意,畏惧呆愣。

巨浪在空中翻滚着,似乎下一秒便要踏下来,这么高的巨浪,今日怕是不全军覆没,也所剩无几了。佐俊和侯末也有些反应不过,而军队里那些个普通的士兵和低阶的能力者,更是被压制,或震撼的连逃跑都觉得腿软。

北汨如何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支持?莫不是天旭水庄的那位出庄了吗?佐俊在心中盘算,可越盘算,越觉得今日九死一生,越发的绝望和恐惧。这万米高的巨浪所带来的威压,岂是他一个小小的火系将领能够承受的呢,怕是怡宿大人也未曾料想到天旭水庄的那位会出手帮助北汨罢。他紧紧的闭上了眼,并非是他懦弱不敢抗拒,而是这空气中的压力已足够让他无力屈服。

城外的人看着这万米巨浪,城内的人自然也是看着,这万米巨浪若是砸下去,城外的军队必定损失惨重,届时收复顾继洲,宿州和伊洛易如反掌,更有长远目光的人已经想着先攻哪座南汨的城池更好。

可这万米的巨浪,迟迟地不落下去。城内的人秉着呼吸期待,城外的人闭着眼睛等死。刚刚还满是硝烟战火的锡博城,此刻却如同死神来了般寂静无声。

这死寂的局面,维系了一个多时辰。锡博城已大开城门,洛瑾站在城外许久,看着眼前的滔天大浪,心中了然。

再看看水帘那边已经呆滞的上万兵马,何曾有当初攻城的气焰。洛瑾依旧未动声色,而周边的将士已感慨万千。

滔天的巨浪终究是没有砸下,缓缓的流回了护城河道之中。天空骤然放晴,南汨军队死里逃生,还处于呆滞状态。只是他们都能看见,被水冲过的天空蔚蓝晴朗,一袭白衣站在仅留的细水柱之上甚是显眼。斗笠面纱,她的一贯风格。也昭告世人,天旭水庄的祖女布吉,相助与北汨。

“今日放过你们,日后好自为之。”

短短两句话响南汨每一个将士的耳朵,也许是因为空气中的水雾也能帮她传声,这两句话清晰的让这数万士兵冷颤,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无力感。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锡博城外,已无人烟。

随着水柱慢慢落下,布吉停在护城河面上。她的背挺的笔直,抬脚迈向城门,面纱随着她的移动飘在空中。瘦小的身躯此刻散发着无比强大的气场,随着洛瑾出来迎接的朝臣已自动退居城门两侧,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她的力量让南汨雄狮不战而败,她的心思放敌人从鬼门关逃生,他们或者崇拜,或者猜疑,此刻,都压在心里,化作抹不开的压抑。

走到他面前,她顿了一下。他微笑的看着她,没有对她的及时拯救表现出感激涕零,也没有对她放虎归山表现出排斥猜忌。她继续往前走,他与她并排,却没有一句话。

到了主城里,他说:“你暂时住在萝芯苑中,有水围着,在偏厅之后。”

她先是沉默了一会,有些迟疑,“我……”

“不必解释,我知道你本非无情之人。”

不知道哪里的风吹起了她的面纱,竟像是吹近了她的眼睛里,酸胀的痛。

今日若是淹了南汨军队,必是可以挫他们的士气,扬北汨军威,她作为北汨的援兵,这也是理所应当的,这一年多的时间,北汨伤亡的将士也都盼着。可是那数万的生命那么鲜活,她如何忍心让他们毁在自己的手里。她知道,今日南汨退去,而锡博城依旧寂静,仅仅只是因为他们对自己压抑着不满罢了。

她看着他眼中的诚恳,并未作答,也不需要作答,跟着侍从的领路,去了萝芯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