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教冬雪积深

第十九节 纠结

休教冬雪积深 城镇 1198 2016-06-19 22:33:28

  纵是再愚钝不过的人,都能感觉得到,瑾王殿下不高兴了。

洛瑾坐在屋顶上。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想从那张白纱下看到什么样的一张脸。是两年前那个掉进海里和水生花一起消失不见的人吗?怎么可能呢,蔡小艾不过一个敌国公主,倒是省了他的心思。只是,为什么心里这么堵呢。

之后的几日,洛瑾再也没有从房间里出来过,莎娜也是。在来求见庄主的人群中,这两人也算的上是最冷漠,最沉得住气的了。

其余房间里的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

而六号房里,却是闭门不出,像是没人住,但却又实实在在的住着人。

两月之后,边境传来消息,重城伊洛失守,伊洛是连接南北汨经济往来的中枢,隶属于北汨,地大物博,粮草丰盛。南汨以火族为主,风族为辅,硬生生的攻陷了以土族为主的防御系伊洛。

南北汨力量分割严重。一年前,北汨以土水系族人为主,而南汨以风火系族人为主,木系虽立于南汨境内,却并不表明立场。南北僵持着战争,倒也不至于有些失衡。水克火,风系加在火系上的优势在水系面前无用,而土系强大的防御力保北汨边境不失。直至水系祖女出现,天旭水庄建立,与木堡立场相仿,北汨一大部分宜州之乱后不得已为军的水系将领纷纷请辞入住天旭水庄。自此北汨被迫防御,土系为主,少数水系为辅。

上至皇族,下至侠客白衣,凡是有些家国情怀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拜访天旭水庄,数不胜数的人无数个日夜等在在外环,希望水系祖女可以带着水系这一庞大的军系克制南汨,可是有些人遭到了拒绝,有些人甚至连面都没见一面便离开了。

布吉坐在玉椅上,下面站着些在水系之中还算有些力量和威望的族女。

“若是天旭水庄参与了世俗的战乱,你们作何看?”

嘶哑的声音中有着些迷茫。她本意并无要搅乱南北僵持局面的意思,水系族人受苦,而她身为水系祖女,保护族人安全才是她应有的立场。北汨的人来恳求她带领水系上前线,是因为他们的国家危在旦夕,是因为他们的家国有了危险,那是他们的信仰,是他们愿意用生命守护的东西。可是天旭水庄呢,她作为布吉,连她自己长什么样子,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如何知道她的家国在哪里,她只知道她是水系祖女,她的任务,她存在的意义,便是护水系族人生生世世安全。所以那么多人,那么多人来求她,骂她,声泪俱下,她纵使觉得深深的愧疚与自责,依然不希望天旭水庄,这片水系族人的安身之所破坏。

可这些天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心神不宁,甚至开始质疑自己的对错,甚至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谁。

“庄主可是要参与大陆之争了?若庄主要加入,我愿与庄主一同。”埃尔蓋说。

“与蓋尊同愿。”其余几人跟在埃尔蓋声后附和。

布吉沉默了一会。

“你们对我的忠心我知道,谢谢你们,别顾着忠诚,你们只需要说出你们内心的想法就行,战争不是儿戏。”

埃尔蓋提起自己的裙帘,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庄主这是哪里话!我们本是宜州之乱无家可归的游人,是您的出现给了我们一席之地,让我们在这战乱的大陆中能够生活。若是您做的决定,水系上下绝无二话,誓死追随。”

布吉轻垂眼角。挥手让她们先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