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休教冬雪积深

第十八节 见

休教冬雪积深 城镇 1201 2016-06-19 22:33:28

  是夜。外环的水面上荡起小小的涟漪,像似风刚刚划过一样。

水系族人拥有控制一定范围内水的力量,而水生花,赋予水系祖女的是融于水,成为水中的一份子,对水的控制力和感知力更强。所以在这旭水山庄之内的河流湖海,轻轻的变动,她都能感受到。外环来了一位高手,行动如此敏捷,非系中姐妹可以抵挡,此人是谁,目的何在。

她起身更衣,静候客人。

洛瑾到的时候便看到的这样一幅光景。空旷的草屋,比外环华丽不了多少,门口望去,一袭白衣似雪,领口,袖间,腰边,裤上,皆绕着淡蓝色的绣纹。她依旧带着那顶斗笠,白纱遮住脸颊若隐若现。

“是你。”她的声音低沉,还有些许沙哑。若是放在男人身上必定惑人骨髓,而女儿之身却显的有些怪异。

“见过庄主。”他行着北汨的礼数,却些许玩世不恭,与白日里完全两幅模样。

“深夜何事。”她似乎是不想和他说话,又或者她本就不爱说话,惜字如金。

“白日的事。”他嬉皮笑脸,眨着眼睛,“庄主不如行个方便,与我们走了是。”

布吉皱眉,她不是爱与人闲谈玩笑的人,今日不知怎么,却没有动一丝一毫将此人驱逐出去的心思,她想些许是她觉得他有些面熟吧。

“天旭水庄向来明哲保身。”

“若是庄主出关难道天旭水庄便要倒了不成?”

“你走吧!我不会出庄的。”布吉起身,刚刚转过头,却见方才在身后的洛瑾站在自己面前,有些不悦。

不语,她手中化出一条水剑,眨眼间便劈到洛瑾眼前。洛瑾手中握着午后的那把剑抵挡,可气势却大不相同。他身上散发着凌厉的剑气,竟是硬生生的将布吉的水剑挡了下来。两个功力差不多的人比的自然是速度,谁更快,谁能先谁一步。一来一往之间,竟过了三四百招,闻声赶来的族女架在水流之上却不知如何插手,他们太快了,快到她们只能捕捉到他们的轨迹。不得不承认,庄主竟似被那男人压制着一般。

她们心中都有些心惊。

水系族女看出来了,布吉自是能感受出来下午试探的时候他收敛了许多。此人是谁呢?为何如此费力的潜入天旭水庄,为何如此熟悉。

渐渐地,布吉开始明显的无法支撑,只能防御。似乎这场决斗已成败局,然而洛瑾和布吉都知道,这场决斗布吉是无法赢的,因为他只对着手持刀剑的白衣女客有胜算,但他现在面临的,是水系祖女布吉。拥有着大陆最强的控水能力,握着数百万人的生杀之权的水生花之主。试问,他如何能赢。

所以,他其实并未像过要赢。一光一影之中,布吉抵挡的速度已经力不从心,而此时天旭水庄的河流湖泊却像是沸腾了一般,想要冲进这屋中,布吉虽在屋中艰难抵抗,而屋外的低气压却让天旭水庄的所有人都心惊胆战。

一个漂亮的跳转,布吉脸上的白纱随着剑峰划过,一分为二。

白纱下是一张预料之中,却又预料之外的极其普通的脸。素雅洁净,不算的美,但也不算的丑。

只是洛瑾却在看到她的脸之后,一言不发的从窗口飞了出去。他的失望,得有多少,才尽现在脸上。

洛瑾走后,几个族女便要上前掺扶,却被布吉拒绝了,他本就未下狠手,她如何需要掺扶。或许他一开始的目的便在这块白纱了吧。

只是与他的期待有些相悖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