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九十四章:对峙(一)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178 2016-10-21 00:02:03

  夏天的到来让所有人都差异,没有人想到夏天会这个快,也没有人想到一年都过去了,夏天的炽热居然丝毫不减,然后有人埋怨了,只是初夏,就热得要死人了。

南宫寒回来了,可是瘦了很多,皇楹看到他了,笑嘻嘻地说丈夫变得更加俊俏了。

可是南宫寒回到去之后马上就去了书房,完全没有跟皇楹说任何一句话,这固然是让皇楹不爽的,可是很快南宫寒就回到她身边。

“怎么了? ”皇楹预感有事会发生。

“没什么,”给妻子一个放心的微笑,南宫寒从后面搂住妻子,“楹儿啊。 ”

他的呼叫似乎是从心底里发出的,皇楹皱眉,“发生什么事了? ”

“没事,这么久没见了,你是不是胖了。 ”

书房内的人愁眉不展,他转眼去看窗外,开着正灿烂的白色茶花首先就捕获了他的视线。

那些事过去很久了,久得他都不知道过去多少时间了,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记住过去的日子。

他呆呆地看着那些白色的花儿,它们好像也在发呆般,蝴蝶经过它们不见,小鸟落在身边它们不闻,风吹过它们也不问,仿佛是睡着了般,美丽的模样依然,可是内在却没有任何感情。

他忍不住走过去,亲近那些让他产生痛心感觉的花儿。

那是她的感觉,他记得。 一直都想忘记的那些事情,可是却忘不了,过往连同那些痛苦就如同是扎根在心底里一样。

他知道,她走了,不在了。

然后所有的坏事都在他难过的时候找上他了。

南宫寒的回归给他带了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南国已经同意不再插手他的事,唯一的条件就是他的计划不要蔓延到南国去;第二件事就是雪国有了动机。

一提及雪国,他就想起之前皇楹的生日礼物,那个发簪,以及送来的人。

那是另一件让他不懂的事,为什么那个对自己笑得温柔的人会离开.... 可是那个人的出现却解释了为什么那个他心痛的女子会消失不见了

是他带走了她,一定是,肯定是。

转回身去回去书桌上拿起几本奏折以及笔墨,他走出门,然后坐在走廊上的栏杆上。

夏天的确是来到了,那些浅浅的绿色正在慢慢发生变化,然后蝴蝶飞高了,鸟儿的叫声也越来越响亮了。

手中拿着笔,可是他已经无心再工作。

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痛苦一直都存在,无论怎么努力地想要忘记都忘不了,只要稍稍的风吹草动,它们都会茁壮起来。

所以就算皇楹怎么问他,怎么对他生气,他都不会有任何反映,因为他也知道痛苦是不能言喻出来,难过起来,连呼吸都是痛的。

正当他们都以为妹妹已经彻底地融入了他们生活的时候,却出现了另一个自称是哥哥的人物。

坐在大厅中,夏羽举手摸了摸璃儿的脑袋,然后转头向客人说话,“抱歉,我想我们的妹妹应该不认识你。 ”

来人目不转睛地看着坐在夏羽身边的女孩,“璃儿,你真的不认识我? ”他的眼中闪烁着怀疑。 那是他的妹妹没错啊,是他小时候把她带回家的啊。

摇摇头,璃儿皱眉。

看到她的举动,来人眼中的光芒褪尽,“是吗。 ”他笑了笑,“对不起呢,璃儿,你一定很生气了。 ”低头看着自己早已握紧成拳的双手,他的脸上有着愧疚。 如果那个时候他可以摆脱父母的阻止,璃儿就不会变成这样了。

所有都是他的错,是他将璃儿带到了那个家中,然后带给她一个不开心的童年,然后是他没有把她从火海中救出来,让她受了极大的伤害,最后她把自己忘了,那也是应该的吧。

慢慢抬头,他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流转,那脸孔依然,仿佛从来都没有受过伤一样,仿佛从来都没有发生不幸一样,“对不起,璃儿,我把你留在了那个火场。 ”

火场?! 夏羽的脸马上就沉下来。 是的,他的妹妹之前的确被烧伤,难道....

她则是马上就愣住,“火... 火场? ”火海?

脑海中浮现中炽热的一片,在火光茫茫的周围,只有她一个,全世界只有她一个....

察觉到妹妹的异样,夏羽站起来,“对不起,璃儿需要休息了,请回吧。 ”

“璃儿,”来人不顾夏羽的逐客令,继续看着那张让他感觉熟悉的脸,“如果那个时候我能..... ”

“好了,请你离开吧。 ”夏羽觉得心寒,他知道那些就是她的过往,她不应该记得那些,忘了,就不应该再想起。

“对不起,璃儿,对不起。 ”抬头看了看夏羽,他站起来。

璃儿甩甩头,那些是真的?

送了客人离开之后夏羽马上就走回去妹妹身边,“好了,不要想太多了。 ”摸摸她额头,发现全是细汗。

“那是睡? ”她抬头看夏羽,“那个叫瀞的人,是谁? ”

瀞?! 夏羽脸色没有变好,谁是瀞? 刚刚那个明明不是叫这个名字的。

“豫哥哥? ”她忽然尖声叫了声,“豫哥哥呢? ”

“豫? ”夏羽怔了怔,“我叫夏羽,璃儿,我不是叫夏豫.... ”

“你把豫哥哥藏起来了? ”她忽然就捉住他手,“你告诉我.... ”说话到一半她的脸色也除了变化,“啊瀞,啊瀞呢? ”

“啊瀞? ”夏羽觉得她不对劲,“你..... ”

“啊瀞呢,啊瀞在哪里? ”在书房? 她放开捉住眼前人的手,飞快地走上楼梯。

“璃儿。 ”夏羽二话不说就追上去。

“啊瀞! ”她满心欢喜地推开书房门,看到里面的身影之后兴奋地冲过去抱住他,“啊瀞! 我好想你。 ”

书房内的人显示一愣,没有等他转过去看清楚,妹妹就迎面扑来。 夏觅手上的文件统统掉到地上,“璃儿? ”

“嗯? ”她的双颊粉红粉红的,“啊瀞,啊瀞? ”怎么不是她所想要见到的人? 放开他往后走几步。

夏羽赶到,“夏觅! ”

“在! ”夏觅站直身子看门,见到气喘呼呼的大哥,“怎么了? ”又发生什么事了?

她四处张望,无助与惊惶很快就包围她了,“啊瀞呢,啊瀞你在哪里? ”

一眨眼,她看到了某张铁青的脸孔,再一眨眼,她看到周围都是跃动的火红。

“啊——”抱住自己蹲下,她觉得好热,热得皮肤发痛。

“喂,”夏觅快不走到她面前看她,“妹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