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九十六章:对峙(三)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538 2016-10-21 00:04:02

  夏渊和夏羽吵起来了,在半夜的时候,因为妹妹的名字。

夏觅坐在一边,边喝水边听着两人越来越高声量的对话。

“她本来就叫夏雪! ”夏渊脖子上领带已经被拉得不成形,如同陈年梅菜一样。

“名字根本就不是问题。 ”夏羽的脸色有点不好看,可是声音却如同平常一样,表情也是。

这两兄弟的吵架并不罕见。 夏觅喝了口水,自从妹妹回家之后,战役才停息下来唉的。 本以为他们不会再吵了,可是夏觅怎么也想不到,时间还没有过去太多,吵闹又开始了。

“什么叫不是问题,”夏渊质问,“难道我们的妹妹就可以随便叫别的名字了! ”

夏觅转眼去看夏渊。 夏渊一直都是很有个性,他是读音乐的,于是有个性的性格就更加特显。

“既然是我们的妹妹,只要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就可以了啊! ”夏羽反驳回去,“你怎么那么在意呢! ”

转头去看夏羽,夏觅也知道夏羽的性格,他很有主见,他是写书的,所以有主见是很重要的。

看着继续喋喋不休的两个人,夏觅站起来走去倒水。

记得上一次两个人的吵架,是夏羽将一个女孩子带到医院的时候,夏羽说,那是夏雪。

夏渊马上有反映了,问为什么那受伤严重的女孩子会是妹妹!

夏羽只是响应句,说很久之前就已经找到了。 夏羽那个时候根本就是问非所答。

夏渊的问题也随着改变,问既然找到那么久了,为什么这么久才告诉他们。

夏羽没有看他。

于是夏渊就吵起来了。

“既然是我们的妹妹,那就应该叫我们给她取的名字! ”夏渊的音量丝毫不减,就算已经吵了一整晚。

“既然是我们的妹妹,”夏羽理直气壮起重复夏渊的上半句,“那我们就应该尊重她,妹妹喜欢用什么名字,就用什么名字! ”

“那你因为你没有好好给她说明! ”

“我只是在尊重妹妹意愿! ”

“你空口说大话,你根本就是在怕,怕不顺她的心意她就会出别的问题! ”

“你说什么屁话。 ”夏羽极度不满。

“我没有说屁话,我是在说你懦弱,不敢面对自己! ”

“好啊,”夏羽一屁股就坐到椅子上,“那你自己去跟她说,让她接受你的想法! ”

“我这就去! 你看着,我现在就去! ”夏渊说着就转身走上楼梯。

夏羽转眼去看了,见到了夏觅一脸的不动容,于是他也快步走上楼梯,发现夏渊在房门前愣住了。

“做什么? ”夏羽走上前,看到黑色床海中并没有他们想要见到的人,“璃儿! ”他马上就惊叫起来。

夏渊的手颤起来,他转身往另一边走,然后伸手去打开妹妹房间的门。

漆黑的一片。

夏渊伸手去打开灯,看到瑟缩在墙角的人,“你做什么呢! ”他并不开心见到她这个模样。 仿佛全世界就只有她一个人一样,仿佛全世界,包括他,都会伤害她一样。

大步走过去将她拉起来,夏渊的视线直直就落在她身上,“告诉我,你在这里做什么。 ”那是疑问句,不过他的语气中的怒气比疑问强得多。

“你做什么凶她,”夏羽看不过,走过去就拉到她怀中护着,“她只是个孩子! ”

夏渊的声音无比地尖锐,“是你把她看作是孩子吧! ”

“夏渊,你不要太过分了。 ”夏羽的声音反而是低沉下去。

“我只是在做很平常的事情,是你过敏了吧,”似乎实在挑战,夏渊的视线中充满不满。

举手捂住怀中人的脑袋,夏羽的声音再低一点,“你马上给我出去。 ”

那是夏羽彻底生气的表现。

抬头去看,她捉住他的手,“哥哥不要吵架。 ”

“璃儿乖,”低头亲吻妹妹的发心,夏羽的视线始终捉住夏渊不放,“夏渊,你马上给我离开这里。 ”

“她不只是你妹妹,”夏渊马上就走去拉起她的手臂,“你忘了,我也是她哥哥! ”

“那你就听她的话,不要再跟我吵。 ”拉起她另一只手,夏羽脸上有着不服输的气势。

夏觅慢慢也来到,“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是半夜了,你们不睡,也让她睡一下。 ”走去摸了摸妹妹的额头,“她还没有好起来。 ”

夏羽首先就放手,然后将从床上拿过毛毯将妹妹包起来,“璃儿乖,这样还冷不冷? ”

夏渊稍稍用力就将她连人带毛毯拉到怀中抱着,“雪儿,你今天晚上到我这边。 ”说着,就带着她走离开房间。

“夏渊! ”夏羽快步跟上,“你不要太过分了! ”

“你别忘了,我也是哥哥! ”丢下这一句,夏渊将房门关上。

回到房间之后,夏渊马上就将她横抱起来放到自己的灰色大床上,“雪儿,你今天晚上就睡在这里,”他边说话边将被子盖到她身上,“我就这里陪你。 ”

“哥哥呢? ”她所指的是夏羽。

“我没关系,我看你睡就好。 ”夏渊拉过椅子坐下,“我明天不用工作,所以你别担心。 ”

“哥哥呢? ”她稍稍皱眉,再次发问。

“我不是说了吗,”看到她的皱眉,夏渊怔了怔,马上就改变语气,“雪儿乖,”他伸手去摸她的脑袋,“已经很晚了,你要睡觉了。 ”

清楚地感受到从她额头上传来的热,夏渊觉得心有一下痛了起来,于是他笑起来,并且尽力让自己笑得好看与温柔。

“哥哥不会有事? ”

她的眼珠黑得如同宝石一样,夏渊依然笑着,脑海中浮现出同样拥有那般黑色眼珠的人——

妈妈。

见他没有回答,她慢慢闭上眼。

夜就这么渐渐安静下来。

夏渊将房间内的所有窗户都打开了,凉风流进的时候他回想起小时候三兄弟与小婴儿妹妹玩耍的情景。

床上人偶尔的几声咳嗽拉不回夏渊的思绪,可是他却无比怜惜地抚摸她苍白的小脸。

这是他们的妹妹啊,为什么感觉到会那么陌生呢,她睡着的时候不再想婴儿般恬静,反而是皱着眉,似乎是在告诉别人梦中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在侵袭她一样。

夏渊忽然就醒觉,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小婴儿了,反而是个不知道经历过什么、受满伤的女孩儿。

是的,她不在他们身边很久了。

于是所有都不一样了,是起了变化,也是出了问题。

第二天醒来,夏渊开始想自己是什么时候在床上睡着的,而且就在睡在她身边。

抬眼去看了看,看到她的另一边躺着夏羽。

他好久都没有见到夏羽这样的睡容了,似乎是放下了心头大石一般,似乎是放松了整个人一般,夏羽睡得很安稳。

转眼回去妹妹身上,夏渊的脸色马上就煞白起来,“妹妹! ”他惊叫,然后掀开了被子将她抱了起来并往外走。

夏羽被惊醒,“怎么了? ”

一股冷意从她的身上传来,夏渊惊恐得连开门的手都在颤抖,他飞快地走到夏觅的房门前,然后用力推开了门,“夏觅,你快看看她! ”

夏觅也是被惊醒过来的,拿过眼镜戴上,他看到夏渊将妹妹放到自己床上。 不好的预感马上就从头顶上劈下来,他在不经意之间触碰到她的皮肤,冷得让他恐惧。

定了神之后放眼去看,她的脸没有任何血色。

夏羽踉踉跄跄地赶来,脚步在停下,他转眼去看夏觅,“夏觅..... ”

夏觅似乎是很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不敢抬眼看别的东西,生怕妹妹会在他转眼的时候消失不见一样,“医院.... 快,快去医院.....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