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九十五章:对峙(二)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3069 2016-10-21 00:02:03

  抬眼去看,她的脸煞白起来,她看到火海外有个人不停地呼喊地自己的名字,那... 那是哥哥,“哥哥.... 哥哥... ”

“我在,我们都在。 ”夏觅扶住她肩膀,“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 有什么就跟哥哥说,哥哥帮你。 ”

“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眼泪落下,她一脸撕心裂肺的痛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出现在你身边的,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要带给你不幸的... 对不起,对不起..... ”

看着她自顾自的哭泣,夏羽觉得难过,于是她马上就冲去从后面搂住她。

“对不起.... ”她的视线落在前方,可是眼前的人的面容却没有映到她眼内,她也似乎感觉不到身后的力量。

“什么? ”夏觅完全不懂她在说什么,举手摸了摸她额头,发现炽热得很,“夏羽! ”他唯有惊叫,那是被烧伤的炽热,他当了这么久医生,他清楚地知道,那是被火烧的炽热!

夏羽感觉到从她身上传来的热量,放开对她的拥抱之后扳过她身体,“璃儿,醒醒,你看看我,你快看看我。 ”

感觉到景色的变换,她抬眼,“啊瀞? ”脸上的泪水更加汹涌。

“我是你哥哥,你看清楚,我是夏羽。 ”夏羽用力捉住她肩膀摇动她身体,“我是夏羽,你快醒醒! ”

“我喜欢你,”她呆呆地说话,“你知道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 可是你呢? ”呆呆地问,然后失笑,“你是在玩弄我? 还是把我当成是报复千寻的工具? ”眼泪则是安静地在她脸上流淌,“我以后都不会原谅你了。 ”

“璃儿,”感觉到她身体越来越热,夏羽也越来越害怕,“璃儿,你你看着我,璃儿,你看着我! ”他更加用力去摇动她。

“你骗了我..... ”她嘴边的笑继续,仿佛是在嘲笑自己,也仿佛在痛哭,“你伤害了我..... ”

看着她依然没有任何放映,夏羽停下摇动她身体的动作,反而是迅速地抱起她,往浴室走去。

“夏羽——”夏觅反映过来跟过去,看到夏羽将妹妹放到浴室内的花洒之下。

“洒洒——洒——洒——”水声响起,并且越来越大。

水滴不停地落在她身上,夏羽抿嘴。

“喂,你做什么——”会生病的,一定会生病的! 夏觅走过去就伸手。

没有等到夏觅停下脚,夏羽就用力推开他,然后蹲下身,与她一起淋水,“璃儿,你看着我,看着我。 ”

良久,她慢慢抬头,双眼内的色彩彻底地出现了变化。

夏觅看着她的嘴唇渐渐变白,那是着凉的证据,“夏羽! ”

完全湿掉的衣服不调和地黏在夏羽身上,“对,你看着我,看着我。 ”

水花依旧不停地落在他们身上,夏觅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却无力再阻止。

水声依然不断,她的眼睛慢慢眨动,“夏... 夏羽? ”慢慢举手,然后一点一点地触摸他的脸,“夏羽? ”

夏羽清楚地看到有晶莹的液体从她眼中溢出,然后与水花结合在一起,模糊在她脸上。

她的脸苍白,头发散乱贴在她脸上,有写垂钓在半空中,水滴不断。

“对,我是夏羽。 ”

“你是我哥哥? ”痛苦在一瞬间爆发在心底里,她没有大哭出生,眼睛所溢出的晶莹却是更多。

“对,我是你哥哥。 ”身上去整理她脸上不安分的发丝,夏羽微笑起来。

夏觅始终都在一边看着,大哥的做法虽然很不能让他接受,可是结果却是他所渴望得到的。

“哥哥,哥哥.... ”她的扯起嘴角,“你是我哥哥。 ”

感觉到她身上的炽热已经消失,夏羽继续笑着。

晚上的时候夏渊外出回来,看到夏觅苦恼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做什么? ”夏渊放下了随身物品,然后举手弄松领带。

“你大哥是个疯子。 ”夏觅似乎是在哭诉,他抬头,一副要哭的脸孔。

“写书的人,一般都是疯的。 ”夏渊没有理会他的哭丧嘴脸,自顾自地坐下,然后拿起桌子上的夏觅的被子,“我喝了哦。 ”

“他把你妹妹弄病了。 ”

听到这一句,夏渊艰难地咽下口中茶水,“什么! ”他放下杯子就大叫,“又发生什么事了! 那个疯子居然弄病我妹! ”

“你自己去看,在那疯子的房间。 ”

“岂有此理! ”夏渊将脖子上领带再拉松一点,“那疯子居然干这样对我妹! 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 ”说着他便冲到二楼上,“夏羽! ”

“夏羽! ”用力推开夏羽的房间门,夏渊早就卷起啊了衣服的袖子,“你给我出来! ”

“你白痴啊! ”可是里面却劈面骂来一句。

“什么! ”夏渊的声音提高。

“啊! ”随后是一声女生的惊叫。

埋怨地转头去看门边的人,夏羽脸色有点不好,可是很快他又转回头去,“别怕别怕,我们在这里。 ”他边说着,边用纸巾擦床上人的额头。

“璃儿! ”见到妹妹,夏渊笑起来,他轻快地往床走去,“怎么,做恶梦了? ”

无辜的小脸在穿黑色的床褥中显得格外可怜,夏渊的笑一下子就僵住,“怎么了? ”他注意到妹妹的脸色很难看。

“我热,哥。 ”转眼到一边的人身上,她的嘴唇有点干。

“乖,热一下就好了,”安慰地抚摸着妹妹的脑袋,然后慢慢给她擦去汗水,“要喝点水吗? ”

“可是我很热,”似乎实在埋怨,“我想要喝水。 ”

点点头,夏羽转过脸,一脸疲倦与难过,“夏渊,你好好看着,我去倒水。 ”

“诶诶,你别动。 ”看到大哥的脸,夏渊有点不好受,“你坐着,我去。 ”怎么搞的,两个人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走去亲吻一下妹妹的额头,夏渊笑了笑,“乖,璃儿等我一下。 ”

点点头,她目送他离开。

夏渊回来的时候拿着两杯水,他还没来得及开门,却听到房间内的对话。

“夏渊? ”

“对,深渊的渊,他是你二哥。 ”

“二哥? ”

“对,你有三个哥哥? ”

“三个? ”

“嗯,你放心,”夏羽的语气仿佛变得更加轻柔了,“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的,我们都会很疼你。 ”

“他们不会用火烧我? ”

“怎么会呢! ”夏羽显然是惊讶起来,“别记住那些了,只是做恶梦而已。 ”

“他们不会讨厌我? ”

“不会,他们都很喜欢你啊。 你是我们的妹妹嘛。 ”

“妹妹? ”

“嗯,我们是你哥哥,那你当然就是我们的妹妹了。 ”

“我叫璃儿? ”

“嗯.... 你喜欢的话,你可以叫做小雪。 ”

听到这里,夏渊的心震了一下。 夏雪.... 这才是妹妹的名字,是夏羽想出来的,在妹妹出生的那一天。 那个时候大家都很小,连什么叫“难过”都不知道,他们三个都明白什么叫“不开心”。

可是小夏渊看到小夏羽偷偷抱着一个小婴儿从育婴房走出时候,他迅速就明白了什么叫“欢欣若狂”,虽然那时候大家都只是很小孩子,可是夏羽那个时候说的一句话,夏渊至今都忘不了,那个时候夏羽说“你看,这是我们的妹妹! ”

在夏渊沉醉在回忆的时候,房间内的对话不曾间断。

“小雪? ”声线中带有怀疑,“为什么是小雪? ”

“或许,你喜欢叫做雪儿? ”夏羽的声音中带有期望。

“那我为什么要叫做璃儿? ”

“你喜欢的话,可以不叫这个。 ”夏羽似乎是在引导她去喜欢她原本的名字。

夏渊慢慢推开门,将夏羽充满期待的脸孔看在眼里。 很小时候,他就知道夏羽不喜欢夏雪,因为夏羽知道了妈妈是因为生下夏雪才死去的,所以他知道,夏羽很讨厌夏雪。 所以有时候连夏渊自己都在怀疑:夏羽根本就是故意把夏雪弄不见的。

可是这个想法没有在夏渊的心中停留太久,因为他知道夏羽不是那样的人,因为夏羽知道妈妈喜欢妹妹,所以夏羽不会做出让妈妈难过的事,即使妈妈已经看不到,也听不到。

“那我应该叫什么? ”女声显得有点困惑,“我不是一直都叫璃儿的吗? ”

夏羽摇头,“你叫夏雪,跟我们一样,都是夏姓。 ”

“夏璃? ”

失落瞬间就代替了所有的期待,夏羽笑了笑,“没关系,你喜欢的话,那你以后就叫璃儿,你叫夏璃。 ”

“夏羽! ”夏渊大声喊了喊,然后大步流星地往他们的方向走去。

“嗯? ”对于夏渊忽然的出现,夏羽有点吃惊,“你是什么时候在这里的。 ”

夏渊的视线直接就落在床上的小脸上,“你不叫璃儿,你叫雪儿。 ”他脸上带有坚决,如同当年他相信夏羽是无辜的一样。

夏羽不是有心将妹妹弄不见的!

那年夏渊是这样说的,面对拿着藤条的爸爸,年少的他挡在了大哥之前并张开了手臂,一脸坚决。

“夏渊! ”夏羽站起来,他不懂为什么夏渊会这个着重这个名字。

其实也不过是个名字,夏羽在心里笑了笑,如今妹妹安好,什么都无所谓了,何况是名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