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九十二章:失去(二)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544 2016-10-18 00:02:03

  初春之际,雪国有人来了,因为那是皇楹的生日,他们是来送礼物的。

雪国? 正当皇楹在跟璃儿说话的时候,有人来个告诉她这个消失。

是小瀞... 是那个国家? 她皱眉,轻轻放下璃儿的手之后她捧着变得更大的肚子往外走。

那个国家又出什么事了,他们的君王不是被小瀞.... 了吗?

被下人搀扶着来到书房,她看到皇弟愣愣地坐在书桌前。

“小瀞? ”皇楹示意来人都出去,她慢慢走到书桌边,“怎么了? ”她伸手摸了摸皇弟的额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小瀞变成这个模样了?

慢慢转眼去看皇姐,十四帝的脸色不好。

正在这个时候,桂公公轻声前来禀告,说雪国的使者来了。

来了! 十四帝似乎是收到什么打击,身体猛烈地颤抖一下,然后快速地拨开皇楹的手坐好。

没有等桂公公出去迎接,来人捧着礼物走进,他满面笑容,“十四陛下。 ”然后所行的,是雪国对外宾用的礼仪。

皇楹慢慢转身去看,脸色骤变,“你...... ”

十四帝的脸色则是煞白起来,他一动也不动,惊恐地看着来人。

礼毕,来人抬眼,满眼笑意,“长公主殿下,生辰快乐。 ”

听到这句,皇楹勉强扯出笑容,“哦... 多谢。 ”

“这是下臣从雪国带来的礼物,望长公主笑纳。 ”恭敬地将礼物双手奉前。

“十三....? ”皇楹收紧手,一手扶住十四帝的肩膀,另一只手捧着大肚子。

留意到皇楹身怀六甲,来人笑意更深,“原来长公主怀有身孕了,恭喜恭喜,”说着边有点皱眉,“早知的话,必定会多准备一份礼物,以祝贺小公主了。 ”

小公主? 皇楹看了看他。 他怎么会知道她怀的是女孩儿,连她这个做母亲的都不知道呢。

“不对.... ”来人继续笑得更加灿烂,“看来应该是两份礼物才对,差点就看漏了小皇子。 ”

啥? 皇楹有点傻眼。

转眼回去看文案,来人的笑稍稍减少,“看来十四陛下的公务繁忙,下臣.... ”

“皇兄! ”十四帝大声打算他的说话。

“下臣还是先行告退了。 ”似乎是听不到十四帝的说话,他转身,看到满面疑惑的桂公公。

“十三? ”皇楹也轻轻呼喊。

看了来人迈开步子,十四帝挺直身子,“皇靖豫! ”

皇楹清楚地看到那个身影为这个名字颤了一下,可是他依然是义无反顾地走了出去。

良久,皇楹反应过来,“那是小豫! ”那是她的十三皇弟! 说着,她便追出去,可是走廊已经空无一人。

皇楹马上就转入书房内,看到十四帝依然愣愣地坐着。 小瀞是什么时候小豫还在的?

快步走到书桌前,她担心地看呼喊了一句,“小瀞? ”

颤了一下,十四帝看到皇楹之后笑了起来,“嗯? ”彷如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你没事吧? ”她知道,小豫和小瀞一直都很要好,好到不得了。 之前她听说小豫不在的事都哭了几天,想必小瀞一定更难过了,现在小豫回来了虽然是件好事,但是小豫好像都有点怪啊。

其实皇楹有点怀疑,到底刚刚的人是不是小豫,那个人居然叫小瀞做陛下,叫她做殿下,小豫以前都没有这样叫过。

示意桂公公将礼物拿来,皇楹接过就打算打开。

十四帝似乎是有预谋般,看到礼盒在被皇楹接过,他就冲过去抢过来率先打开。

皇楹转眼去看,看到皇弟的脸色并没有好转,反而是更加难看,“怎么了,小瀞? ”走近一步拿过礼盒。

是一支发簪,很简单,却不失大方的红宝石簪子。

皇楹愣了愣,“这...... ”这簪子她小时候见过,那是母后的东西,母后说了,这是父皇给的,原本是父皇母亲的东西,在母后与父皇许下终身的时候父皇送给母后的,说是希望有一天皇楹能带着的,可是最后簪子不知所踪了。

所有人都以为是是那群后妃拿去了,于是所有人都没有再提起那簪子。 怕母后会难过。

怜惜地抚摸这那光芒依然的宝石,皇楹笑了笑,母后生前最喜欢这簪子了,每天都戴着,后来不见了,母后还哭几天,吓傻了他们兄弟。

想不到最后还是到她手中,皇楹抬头去看,“小瀞.... ”她想,小瀞应该会记得这东西的。

将礼盒塞到皇楹手中,十四帝快不走门。

“诶——”皇楹合上礼盒也走出去,“小瀞? ”这孩子做什么?

对啊!

皇楹恍然大悟,刚刚送礼的那个人,一定是小豫!

意识到这点,皇楹马上就快步跟上。

“哎呦,长公主.... ”看到皇楹的身怀六甲的架势,桂公公马上也赶上去扶着皇楹,“您要小心点啊。 ”

最后皇楹是追不上,她的两个皇弟,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于是她就回到书房,但是她也派了人去找。

再次打开那个锦盒,皇楹的嘴角弯不起来了。

她知道这样想很不对,但是皇楹是真的觉得母后很惨,她所托付终身的,是一国之君,是个拥有三宫六院的人,然后生在那么一个乱世,亲眼看着父皇被手握兵权的大臣挟持,然后看着父皇和别的女子在一起,后位上坐着的,也是别人,最后还要被打到冷宫内,虽然说这是父皇爱母后方式,也是保护母后的方式,可是皇楹知道,母后根本没有开心过。

皇楹知道,母后一直都想陪在父皇身边,一起面对所有的,孩子的出生改变了母后的想法罢了。

十四帝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看到皇姐靠在书桌前的椅子睡着了。

微微笑了笑,他走去摸了摸拍了拍皇姐的手背,“皇姐,你怎么可以睡在这里呢。 ”这样睡对身体不好,尤其是对孕妇。

皇楹很快就睁开眼,“小瀞? ”她坐好,抱在怀中的是那个锦盒。

将锦盒拿起放到书桌上,十四帝有点无奈,“你怎么不先去睡呢? ”话中有点责备的味道。

“我在等你嘛,”勉强笑了笑,皇楹伸伸懒腰,“小豫呢? 找到了吗? ”

突如其来的话题转换让十四帝沉默起来。

“小瀞? ”把皇弟的表情变化看到心里,可是皇楹并没有放弃发问,“那个,是小豫,对不对? ”

别过眼去,十四帝站直了身子,退后了几步。

皇楹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扶住他的肩膀,“有什么事,跟皇姐说吧,我会跟你分担的。 ”

“皇姐,我...... ”

“陛下——”桂公公的慌忙打破了十四帝的对白,“陛下,不见了——”

“嗯? ”皇楹转头看来人,“什么不见了? ”她忽然觉得这个场面有点熟悉,好像曾经发生过似得。

对了,小瀞寝宫失火的那个晚上,桂公公也是如此慌张的。

不好的预感直直劈到皇楹的心上,她马上就捧紧肚子,是璃儿出事了吗?!

十四帝也转身去看,他一转过脸,桂公公就扑通地跪到地上,“奴才该死,璃妃娘娘——不见了——”

皇楹一听到璃儿的名字就冲了出去,十四帝则是听完了桂公公的整个句子,踉跄退后几步之后站不稳。

他忽然觉得头好晕,伸手去摸了摸,弄跌到书桌上不少的对象,连同那个装有红宝石发簪的锦盒。

“陛下——”桂公公更是惊慌,马上就站起来走过去扶着主子。

看到红宝石从锦盒中跌出,他的视线停滞下来,疼痛的感觉忽然就蔓延到全身,如同暴雨来临之前,昏暗瞬间将整个夏天笼罩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