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八十八章:新(二)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113 2016-10-15 00:02:03

  夏羽呆住,她醒来两日了,第一次说的居然是拒绝他们的话。

他痛心地往前走一步,“是我们啊,你怎么...... ”

她再次抬头。

“对我,是我们啊,我们是你哥。 ”夏渊放慢行走的速度,“难道你不认得..... ”

“不——”她再次尖叫,“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看到了两个凶恶的人,他们是来伤害她的,因为她不知道他们想要的答案,所以他们是来伤害她的! 一定是,一定是!

“嗯? ”夏渊继续勉强笑着。

“我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她哭泣起来,风从她身后而来,吹起了她米白的裙子,以及她及腰的长发。

“夏渊.... ”夏羽拉着弟弟,他觉得她情绪有点问题,“这样下去,我怕.... ”他们才刚刚找到她,怎么可以就这么失去她。

“好! ”夏渊马上就认同兄长的提议,他准备好随时往前跑动然后将妹妹从危险拉下。

“不要过来..... ”她的眼泪落得很快。 那是谁人的弱点? 她不知道,她也不知道那是人是谁,她只是看到有人想要伤害她,他们想要伤害她。

两兄弟都站好看阳台。

“做什么... ”觉得形势有点不对,她停下哭泣,惊恐地看着面对自己的两人。

“一、二、”夏渊握紧手,他紧紧地将妹妹看到眼里,“三! ”

夏羽迅速往前跑,与夏渊并肩。

“不要——不——”她摇头,往后退了一步。

夏羽愕然,他看着她的踏空,身体如同叶子般往下坠。

“妹妹——”夏渊用力伸出手。

她的世界瞬间就失去了所有声音,她看到那两个人的脸色由红变白,最后完全铁青。 以及那只向自己伸出手的手,她觉得心很痛,狠狠地痛。

捉不住,居然捉不住! 夏渊不停地自责,他快速走到阳台边往下张望,“夏觅,你怎么不早说你在下面! ”

夏羽听到这句,他马上就冲到阳台前。 看到他所紧张的妹妹倒卧在三弟怀中,三弟则是跌坐到草地上,周围是四散的文件纸张。

“夏觅,你就不能张个声啊! ”夏渊吼叫一声,然后马上往外走。

猛烈张开眼,她清楚地感觉到什么抱住了她,于是她马上就反抗。

“喂喂喂——”夏觅最后敌不过放开手,眼看着她弹起来,然后跑离自己,“你别走,夏渊他们——”站起来马上就捉住她。

“不要——”用力推开他,她继续往前跑。

“喂——”夏觅继续快追。

等到夏羽和夏渊出来,他们看到已经跑远的两个身影。

夏羽快步跑上去,很快就联合夏觅将她捉住,“你冷静点,是我们,我们是你哥哥! ”他捉住她左手,而夏觅就捉住她右手。

她猛烈摇头,惊恐布满双眼。

“我们不会伤害你,你..... ”夏渊紧接赶来,他挡在妹妹身后,以防她再次的逃跑,伸出手围住她,夏渊又怕她会出其他的事。

“你冷静点,乖,冷静点。 ”夏羽继续着游说。

“夏觅她到底怎么了! ”夏渊看了看夏觅。

“我怎么知道,我倒要问你们啊,我不过是走开一下——喂——”

不停地有声音往她的耳膜冲撞,她张望着不停说话的,将她捉起的人,感觉到心脏在猛烈跳动,他们会伤害她的,这一刻,她坚信,他们会伤害她的!

她不停地反抗,即使手腕生痛得厉害,而将她团团包围的三个则继续阻止她的逃离。

“听我说,妹妹,我们不会伤害,所以——小心点——”看着她不停地挣扎,夏渊觉得心脏有点压抑感,加上看到两兄弟用力的捉住,他忽然也觉得痛。 他知道,两兄弟是一定不会放开她的了,所以如果她的力气再大一点,她双手一定断掉。

看着她的挣扎越来越强劲,夏渊终于都忍不住喊出声。

“放开她,夏羽夏觅! ”

夏觅听到夏渊说话之后马上就松开手,夏羽也皱眉放手,于是她一个踉跄就撞到夏渊身上并跌下。

看了看她双手手腕上的淤青,夏渊也皱眉,然后从后面将她双臂搂住。

“不——”当她觉得自己被进一步捉拿,她马上就喊出声,“放开我,放开我——”

“我不会伤害你,所以你——”

“不——我不知道——不知——”她的呼喊竭斯底里。

“我不是想问你问题——”

夏羽再一次捉住她双手,生怕她会伤害到自己以及夏渊,“夏觅! ”

“什么! ”夏觅慌张得乱起来。

“想点办法! ”

“哦! ”夏觅听着之后马上就站起来往屋内跑,然后回来的时候带着针筒。

“你做什么! ”夏羽傻眼,他真的要伤害她?!

“镇定剂。 ”夏觅捉住她手臂。

“啊——”看到尖锐的针头,她的叫声更是大。

“夏渊,捂住她嘴巴! ”夏觅用力捉住她手,仔细地看着她手上的血管。

空出一直手来捂住她脸,夏渊觉得自己超级残忍。

“唔——唔——”不停地踢脚,她从内心感觉害怕。 她忽然相信,他们会杀了她,或是将她丢到火海中,任由她烧死。

“夏觅! ”夏羽也空出另一手来按住她双脚,他的心在狂跳。

“唔——”她已经出尽了力气去挣扎,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强烈的疼痛从手上传来,她睁尽了眼去看,却感觉心脏的跳动慢慢平稳下来。

“夏觅! ”夏渊喊了喊,看着夏觅慢慢按动针筒。

忽然觉得世界安静下来,视线自动转往前方,她看到那个曾经穿著格仔衫的人紧张地看着自己。

清楚地感觉到她的动作变小然后停止,夏羽放开手,看到她手上以及脚上的红印与淤青。

等到夏觅拔出针筒,夏渊才放松手,他也清楚地看到她脸上的他手指留下红印。

她觉得累了,可是却一点都不困,于是便怔怔地看着前方,身体也似乎变得不懂活动了,软绵绵的。

“没事了。 ”夏觅放松下来,看到她手上刚刚刺进针头的位置冒出血点。

“真的没事了? ”夏渊内疚地看了看她,衣服变脏了也弄破了,满身都是伤痕,“可怜的孩子。 ”伸手去摸了摸她满是泪水的脸,觉得非常内疚。

看着她一动不动的,夏羽叹气。 他都不懂,到底发生什么事要用镇静剂让她冷静下来。

转眼看了看两个哥哥,夏觅更是不明白。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