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八十九章:新(三)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589 2016-10-15 00:04:02

  第二天早上夏渊主动去看她,发现她已经醒来了。

“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他走到床边坐下,将啡色的瓷杯放下。

她看了看他,然后转眼去看双手上的淤痕,她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反正醒过来就是全身酸痛,好像跟谁人打了一场激烈似得。

“这里好痛。 ”她开口说话,发现喉咙很痛,好像是喊了一整天似得。

“哪里? 我帮你叫夏觅来,他是医生。 ”靠口往门口出喊了喊,夏渊笑了笑,“夏觅,你来一下。 ”

可是一会儿后出现在门边的却是手捧着几本书的夏羽,“怎么了? ”

“你妹妹说手很痛。 ”夏渊笑着,拉过另一张椅子。

“嗯? 哪里? ”夏羽放下书,坐下。

“这里,”伸手双手的淤青,“还有这里。 ”然后摸了摸喉咙的位置。

“等下给你弄点蜂蜜哦。 ”伸手摸了摸她额头,夏渊笑得灿烂。

夏羽却沉默起来。

“夏觅,你妹妹叫你! ”夏渊再次往门口喊了喊。

“什么? ”夏觅则是拿着一大迭文件走来,“叫我啊? ”

“对啊,你妹妹说喉咙不舒服,要你去弄点蜂蜜来。 ”夏渊笑眯眯的。

“蜂蜜? 好啊,妹妹等下。 ”说着他便离开。

“夏觅? ”她则是转头看了看夏羽。

“我是夏羽,”夏羽摸了摸她手上的淤青,“刚刚走的那个叫夏觅,是你三哥,然后你身边指使人干活的是夏渊,是你二哥。 ”

“四哥? ”她看着他。

“不是,我是你大哥。 ”有耐性地笑了笑,夏羽举手托了托眼镜,“那你呢,叫什么? ”

“什么什么? ”她听不到。

“他的意思是问,你叫什么名字。 ”夏渊帮忙解释,“我叫夏渊,他叫夏羽,那你叫什么? ”

“什么什么? ”她重复问题,可是很快她就说出下一句,“璃儿? ”

“璃儿? ”夏羽皱眉,“你叫璃儿? ”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我叫璃儿! ”她欢快地笑出声,如同孩子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不过脑海中有个声音是叫唤这个名字的。

一星期过去,她开始步出房间。

夏羽问了夏觅,为什么她好起来了,却花了这么长的时候才愿意走出房间?

夏觅说,不知道。

夏渊马上就大叫,问夏觅到底是不是医生啊。

夏觅也大叫起来,说他不是心里医生!

可是三兄弟看到她出现在客厅中都很开心。

她坐到大厅中央的沙发上。

“嗯,这里是大厅。 ”

“那个! ”当她看到大厅一边坐落在高一梯阶的黑色三角钢琴,她马上就兴奋起来,“那个! ”

“那是我的。 ”夏渊走到她身边摸摸她脑袋,“我是学音乐的,所以我会弹琴,来,我教你。 ”说着边拉她走到三角钢琴前坐下。

“你教我? ”她转眼看了看那些让她有点难为的黑色白色琴键,皱了皱眉。

“嗯,”夏渊在她背后跨着她俯身向前,“左手摆这边,右手摆这边。 很好,那试着单击。 ”

她稍稍用力,白色琴键凹下去,然后一个简陋的单音发出。

“哇。 ”她似乎是更加兴奋了,按着那个白色的按键不动。

“你试着放开然后再单击,它又会出声的。 ”

照着他的指使做着,她笑起来。

“然后呢,是这个,”按了按另一个白色琴键,夏渊笑了起来,“然后是这个,再然后是这个。 ”

沙发上的夏羽忍不住转眼去看。 她的样子告诉别人,她很开心。

“你怎么总是在这个啊? ”夏觅有点不埋怨,“既然是我们的妹妹,那你就弄点新意啊! ”

“璃儿喜欢就是了。 ”

“总是《有只小鸟掉下水》,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学音乐的! ”夏觅捧着文件走到夏羽身边坐下,“哥啊,你就说说他吧。 ”

夏羽托托眼镜,“你去教,你看你妹妹喜欢你的还是他的就可以了。 ”

没有等夏觅的反驳开始,简陋的《有只小鸟掉下水》的单音慢慢从钢琴上传来,然夏羽和夏觅都转眼去看。

“嗯,很好。 ”夏渊再一次摸了摸妹妹的脑袋,“不错,挺有音乐潜质的。 ”

“嘻嘻! ”这歌曲她挺有印象的,不过就不知道在哪里听过。 小时候? 不知道呢,反正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那好,我教你弹别的曲子。 ”

“我切,一定是《两只老虎》。 ”夏觅不屑地放下文件走过去,“这个我也能教了。 ”

看了看两个弟弟和刚回家不久妹妹在的欢乐景象,夏羽微微笑了笑。

他叫夏羽,二弟叫夏渊,三弟叫夏觅,妹妹原本是叫夏雪的,四兄妹互相相隔两年。

转回头,夏羽转眼继续做手上的事。

妈妈的死是因为妹妹,而爸爸的离世也是因为寻找妹妹。

那是在很小的时候,小的他的记忆都很模糊,他只是记得妈妈在生下妹妹之后就没有张开眼了,所以他很恨那个一天到晚都只是哭闹的婴儿。

妹妹的失踪是在妈妈的丧礼之上,自从妹妹不见,爸爸就瘦下来了,然后直至爸爸因病离世,妹妹都没有再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他一直都以为妹妹的不见是因为自己对她的怨恨,可是自从爸爸离世后,他就不敢再恨了,因为爸爸说的,他们要一起生活下去。

爸爸的遗言很简单,就是让他一定要找到妹妹,然后好好照顾弟妹,大家一起生活下去。

因为三兄弟都还小,所以分别寄居在不同亲戚的家中,一年才见几次。

为了能够早点赚到钱跟兄弟门在一起,所以他曾过要求不读书,可是亲戚就说了,那样他会对不起爸妈,所以他就放弃了那个念头,改为别的——写书。

皇天不负有心人,他很快就出名了,然后有了出版社找他,于是他很快就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很快就把两个弟弟接了回家。

二弟夏渊从小就很有艺术细胞,一直都有弹琴,得知二弟的心愿后,他将第二本书的全部收入都拿出,供了夏渊去维也纳学音乐。

三弟夏觅中学的时候就立志要做个医生,所以送走二弟之后,他将所有的资金都投放在夏觅身上——他希望夏觅能实现梦想。

夏渊的在维也纳呆了几年,回国之后当了音乐大学的讲师,有空的时候去教人弹琴,直至现在。

夏觅则很顺利地成为医生,在市立医院里工作。

他则是很理所当然地做了作家,有时候月入比医生和音乐教师还要高,然后他就买了这个房子,也给他的二弟买了钢琴,给三弟买了许多书。

妹妹的下落,是他两年前到别的地方做新书发表会得到的,那里的医院打电话给他,说找了他一直想找的人。

可是当他找到妹妹的时候,妹妹全身都缠满了纱布,医生说她是在火灾中被找到的,救出来的时候差不多没命。

他几乎忍受不到这个事实,于是他自责,一切都是因为他的怨恨,所以妹妹才会变成这样的,所以一切都是因为他!

回家后他一直都没敢告诉夏渊和夏觅,生怕会影响他们:他们一个是教书的,一个是治病的,出什么问题就不好了,何况,他自己都接受不了在妹妹身上发生的事情——她几乎被烧死。

然后过了好久,等到医生确定了她的烧伤几乎痊愈了,他才敢告知夏渊夏觅妹妹的情况,而且将妹妹转移到夏觅所在的医院上,夏觅看到昏迷不醒的妹妹时候,受了很重的打击,而夏渊则哭了,他说从来没试过看到这样一个伤痕累累的人,而且还是女孩子。

于是他们就在等,等待妹妹能睁开眼。

最后妹妹都没有让他失望,虽然她什么都不记得了,也有点抗拒他们,可是她能安好,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