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八十七章:新(一)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367 2016-10-15 00:02:03

  她觉得有什么东西疯狂地灌到她鼻子内,喉咙内,好辛苦.....

也一些声响走到她耳朵内,弄得她很痒,不舒服。

“喂,她皱眉了! ”床边的其中一人用力拍了拍身边的另一个。

“咳咳咳..... ”她痛苦得咳嗽起来。

“去叫人,快——”

什么事了,怎么这么吵?!

“喂,你醒醒,看看我们——”

觉得有人在摇动她的手,她皱眉更深,试图防抗。

“喂,醒醒,我是夏羽,你快点张开眼——”

不要弄我,不要摇我——她似乎张开嘴巴,可是还没有说话,那些灌到她嘴巴里面的东西更加猖狂,似乎要走到她嘴巴里面去,然后走到身体里面一样。

极速的脚步声响起,她觉得有人在触碰她脸和额头。

“怎么了? ”

“她要醒过来了。 ”

她可以分辨那些声音了,一个是有点紧张而着急的,另一个是压抑着要平静的。

然后她忽然又觉得有人在撩动她的头发,之后放肆地弄着她的眼睛。

刺眼的光亮刺到眼睛里面了,她举手推开那些让她觉得不舒服的光亮。

“有反应! 她有反应了! ”

又感觉到有人在捉住她的手,她不耐烦地抽手。 不要弄我,不要弄我啊。

“是不是想说话? ”焦急的声音响起,然后做了什么举动之后让那些不停灌到她嘴巴鼻子里面的东西拿开。

舒服多了。 她稍稍舒展眉头,然后尝试张开眼。

世界就在那一刻安静下来。

她觉得所有东西都很刺眼,然后她眨了眨眼睛。

再次张开眼,发现所有东西都模糊得很,不过她可以看到有两个人在眼前不停地晃来晃去。

“是不是很辛苦? 没关系,慢慢来。 ”假装平静的声音将什么东西放到她脸上,她马上就觉得发晕。 对了,那是空气,那些不停走到她体内的东西叫空气!

“不要戴这个了,她好像不怎么喜欢这东西。 ”另一只手把那东西拿开,她的思绪清晰过来,多次眨眼后,世界也清晰起来。

首先映入眼的白色一片,这让她有点惊奇,因为她以为是雪景。 可是多看几眼,她的惊喜就落寞了,因为那是窗帘和墙壁的颜色。

转眼,她看到窗边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说话,“能看到我吗? ”那是穿著格子衣服的人,蓝色和黑色相间的,给人很舒服的悠闲感,他带着黑色粗边的眼镜,皮肤白皙而干净,鼻子俊朗地挺拔着,说话的时候嘴巴一张一合的。 他是那个焦急语气的人。

她点头。

“这样坐会舒服一点。 ”另一个是穿著白袍的人,他伸到到床下,不知道按了是那么按钮,床就挺了起来,让她舒服地靠着坐起来。

看了看白袍的人,没有戴眼镜的,在她看来,他和刚才那个人很像。

你们是谁? 她张开嘴巴,问题堵在喉咙里面出不来——她没有声音发出。

“太好了,你终于都醒过来了。 ”格子衣服的人笑得开心,然后从口袋里面拿出什么东西放在耳朵边,“夏觅,她醒了,你快点来看。 ”

“喂,医院里不要用手机! ”白袍人对着格仔衫不耐烦。

医院?

对了! 她马上就醒觉过来,那是医院里面特有的白色! 那白袍是医生穿的! 那个可以放在耳边说话的东西是手机!

还有啊,人说话的时候嘴巴一定会一张一合的!

“哦! ”格仔衫表现得有点兴奋,然后转眼去看她,“你放心,我们很快就带你回家,所以你不要害怕。 ”

害怕? 回家?

她愣了愣? 家? 转眼去看白袍人,她满眼疑惑。

“嗯? 你怎么不说话? ”白袍伸手打算触摸她,可是她却惊恐地躲开。

气氛就这样僵起来。 夏羽看了看她的皱眉,然后伸手,“没事哦,我们不会伤害你。 ”

“呯——”

为了躲开他的触摸,她跌到地上。

“你..... ”白袍走到床的另一边,“你小心点啊。 ”他说话有点埋怨的味道,说着就打算再次触碰她。

可是却缩开,皱眉着缩到窗边的柜子前。

“夏羽夏渊——”另一个人用力打开门。

她转眼去看,看到条文的白色衬衫。

“人呢? 不是说她.... ”

夏羽站起来,慢慢走到夏觅身边看她,“夏渊,她在这里。 ”

白衬衫走过去一看,看到穿著纯白睡裙的人缩在柜子之前。

“我叫了你们小心点的,女孩子嘛,要好好疼爱。 ”

她看到白衬衫挤开那两个人走到自己面前蹲下看她,然后举手放到她头上,什么都没有说就笑起来了。

那是能让她觉得温暖的笑容,“我是你三哥,我叫夏渊。 ”

眼泪瞬间就落下,她看着那个把手放到她头上的人,一动也不动。

等到她再次张开眼的时候,周围已经变成柔和的米黄色。

张开看了看周围,她慢慢掀开被子。

她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可是当她看到那个玻璃活动门之后,她就有冲动想要去看一看。

...... 璃儿,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她慢慢走近阳台,隐约听到有点声音,正当她想要侧耳听清楚的时候,那声音又消失不见了。

推开玻璃门,一阵风猛烈地吹来,带来了盛夏的气息,是小草几乎要被晒焦的味道。

慢慢爬到栏杆上站着,她觉得风似乎更加大了,张开手去感受,发现皮肤上有点刺痛。

夏羽轻轻敲门,几秒后见没有人响应便推门进去,“我要进去了哦。 ”他手上端着的是刚刚煮好的碎肉粥。

大风吹来,夏羽眨了眨眼,他放眼去看,映入眼帘的是飘扬得如同的白色花儿的裙摆。

他手上所端马上跌碎在地上。

“你做什么——”焦急马上就占据了夏羽所有的情感,“很危险——”

夏渊捧著书走来,“夏羽,你做什么——妹妹——”他大步走到房间内。

“下来,你马上给我下来——”夏羽跨出步,打算直接将她从栏杆上拉下来。

“不可以,夏羽——”夏渊马上就捉住他,“你这样会吓到她! ”他迈出一步,踩到地上的粥水上。

夏羽转眼去看身边人,他不知所措。

“我来。 ”夏渊推了推夏羽,然后慢慢走前一步,对那个宛如花开的背影喊了喊,“妹妹,我在这里,你看看我好吗? ”

这次她是真切地听到有点声音,于是她转身,看到那个让她感觉温暖的人。

“对哦,是我,”夏渊继续慢慢往前走动,“你在上面做什么呢,很危险的。 ”他每走一步,地板上就多一个由粥水勾勒的脚印。

危险? 她眨了眼。

“來——”

“不——”脑海中忽然冒出某个画面,让她惊叫。

夏渊停下步子,他屏息凝神地看着她。

那是谁的手? 粗暴地扯破了她身上的罗衣,然后狠狠亲吻了她的嘴唇?!

举手摸了摸嘴唇,火辣辣的,仿佛那些恐怖的事儿就发生在刚才一样。 猛烈地抬眼去看,周围的景色全都变了。

“不要过来! ”她用力说话,然后抱住脑袋,“不要过来——”

“是我,你看看,是我。 我是夏渊。 ”夏渊愣了愣,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笑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