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八十一章:微妙(一)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342 2016-10-08 00:02:04

  缓缓张开眼,她醒过来,怀中的驴子已经不再暖了,周围的灯笼也熄灭了。

心中有点忧郁,可她仍然没有生他的气。

拖着身子离开花园,璃儿发现原来石板当床是很惨的。

直到中午,璃儿才觉得身体没有那么痛,有床真好。

“醒了? ”

听到一点声音,她张开眼去看,看到他略带痛惜的脸。

“怎么都不跟我声呢? ”摸摸她的脸,十四帝笑着。 她是他的了,完全属于他的了。

“嗯? 说什么? ”依旧有点疲倦,她没有坐起来,反而是调整了姿势继续睡。 难道他知道了她等他一整夜的事了? 所以内疚?

想到这点,璃儿心里的忧郁消散。

笑出声来,十四帝的语气前所未有地温柔,“璃儿,有你真好。 ”

扬起嘴角,她闭上眼。

“好好休息吧。 ”

同一天晚上,正当十四帝很用心地看文件的时候,桂公公送来酒水,说是那个小国使者送来的。

十四帝没有理会,稍稍抿了一口,然后他喜欢的璃儿又来了。

这次的她穿得更加少,浅色的轻纱完全就可以看到一双玉臂。

他怔了怔,问她到底做什么? 怎么这么夜都不肯睡觉。 可是心里却甜丝丝的,很喜欢她一身的装扮。

是的,她上妆的样子的确很好看。

可是她却皱眉说着跟之前一晚同样的说话。

他怔住,心痛就统一瞬间击溃他。 他心里就在难过:果然,一天的关顾还是不能带来什么。

于是他就跑过去将她拥抱入怀,几乎要把她揉到身体内。

她没有挣脱,很快就扶上他的肩头献吻。

这样的事连续几个晚上都发生,每次她都说着相同的话,让他内疚不已。

不过他却很喜欢她每天晚上的到来,后来他发现,只要一喝酒她就会出现,莫非是她安排下人上酒的?

不会啊,她好像都不会喝酒。

算了,他没有心思去管那些了,反正他就是很高兴,高兴她可以完全地接纳她。

自从那一次之后,璃儿觉得十四帝变得有点不一样了。

很多时候醒来都看到他坐在床边,问他做什么他却总是只笑不语。

有时候还会发生很奇怪的事,他半夜醒来就跑过去抱住她,不停地说对不起,有时候还抱着她一整夜都不放开,也有时候他皱着眉去找她,都是在清晨的时候,问为什么总是不辞而别。

还有时候他会莫名地看着她,一动也不动,然后问些莫名其妙的问题,然后笑了之后又看着她一整天。

更有时候会几天都不去看她一次,问起周围的人他们都说陛下在书房,可是晚上的时候她主动去给他送夜宵他却没有在看文件,然后桂公公又说他已经休息了。

可是他在哪里休息?

然后他忽然送来很多东西,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几乎是堆着来的,他笑眯眯的说话,随后什么山珍海错, 珍禽异兽,宁罗绸缎,甚至是戏班子,唱歌跳舞的都来了。

然后他就说那样的话就不会寂寞了。

寂寞? 璃儿听的一头雾水的。

不过他则对她越来越好,好得不知道她怎么形容。

可能这是他表现欢喜的意思吧,又或者有人送来了很多东西他玩不完,于是分点给她。

璃儿是这样想的,于是她也没有在意什么。

之后有一次很奇怪的,有一天璃儿在寝宫里面修剪盆栽的时候,他问为什么要自己做那些,下人做就可以了。

她不在意地回答说,没关系,反正时间多的是,解解闷也好。

然后他就发怒了,将所有的盆栽都扫到地上了,很凶地捉住她来问,为什么他对她这么好她还要说这些话。

她愣愣地看着他,完全不知为什么他有那么大的反应。

他更加生气了,问她,难道她不知道她说那些话会很伤他吗?

璃儿当场就傻了,她完全不懂他的意思。

然后他推开她就离去了。

不过过了一晚他又笑起来,叫人送来很多很多的盆栽,奇花异草的。

她更是搞不懂了,又不敢问什么,于是就理解成“要处理的事物太多,有点敏感”。

还有一次,他喝的醉醺醺的,扶着墙就走去她寝宫,然后就靠在她身上睡着的了。

话说那个时候她是坐在桌子边的,他忽然就靠下来,让她动弹不得。

桂公公说,朝中出现了烦心事,让陛下心情有点不好。

心情不好? 嗅了嗅他身上的酒气。

桂公公的眼神有点闪缩,璃儿问他怎么了。

桂公公却说陛下这天晚上喝的是其他的酒,支吾几声说是怕会他会有宿醉。

宿醉? 璃儿看了看已经睡着的人,不是喝酒都会有的吗? 难道不同的品种会有不同的宿醉?

桂公公很快就离开,什么都没有说。

于是璃儿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

然后一整晚都被他这样靠着,第二天清晨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已经睡到床上。

他笑得很灿烂,说很开心能在早上看到她在身边,然后亲吻她额头就上朝去了。

真是个奇怪的人。 璃儿没有多想,翻过身就继续去睡,那个时候她身上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

再过了几天,他都没有来了,她之后去书房看了,发现他睡着的,样子很幸福。

璃儿在想,这家伙一定是工作狂,晚上一定是通宵工作了,于是才午睡的。

然后她帮他整理书桌上的东西,发现了几只发簪,挺好看的,不过不是她所喜欢的类型。

难道有别的人来这里了? 璃儿想到这些心里就不滋味。

之后还找出了几张画,画的全部都是她,穿得很漂亮,也化妆了。 璃儿呆了呆,那些衣服她都没有,而且她是不能上妆的,皮肤对发妆品敏感。

然后璃儿继续整理,发现了更加多的东西,在文件下面找到了几只酒杯,里面残留的液体她一嗅就觉得呛。

问了公公,他们说那是皇上喜欢的酒水。

她马上就叹气了,原来这人晚上都要靠酒水来支持的,怪不得午睡那么久。

整理一番之后发现他依然在睡,于是璃儿就打算走去拿个毛毯给他,可是桂公公却抢先一步拿出披肩。

书房什么时候加了衣柜? 璃儿看了看桂公公。

桂公公不语,并且转身就退下。

仔细一看,璃儿发现原来书房的另一侧有道门,走去推开一看,发现里面是装潢好看的房间。

这家伙什么时候在这里弄了房间了,她之前来的时候还没有的。

难道他从来都没有回去寝宫? 工作累了就在这里睡觉?

想到这些璃儿觉得心里有点麻痹,然后马上就走回去将披肩盖到他身上。

仔细一想,璃儿发现原来自己是大坏蛋,居然对他抱有不满,他明明就是好皇帝,每天每夜都醉心治国,哪会有时候去跟别人好。

低头看了看他睡熟的脸,璃儿皱眉。

她已经立下决心了,她要帮他的忙,尽量不要给他添麻烦,免得他分心。

所以呢,从今天起她要将自己照顾得好好的,尽量让他少担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