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八十二章:微妙(二)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954 2016-10-08 00:02:04

  冬天的风吹的很猛,在窗外吹,好像是外面有妖怪在喊似得。

将被子抱紧,璃儿将所有人都喊出了屋。 她生怕他们会发现自己的不适,然后走去告诉他,于是他又会分心了。

她是立志要自己照顾自己的,所以绝对不可以让他知道生病的事!

几天之后皇楹端着好多糕点来了璃儿寝宫之前。

“璃儿,我要进去了哦! ”皇楹欢心欢喜地看了看一边的糕点。

“公主殿下,娘娘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要...... ”

“璃儿,我进去了哦! ”无视下人的说话,皇楹马上就推开门,一边的南宫寒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

一阵闷气就在推门的霎那涌出,让皇楹发晕。

“喂..... ”马上就扶住妻子,南宫寒揪心,她现在怀有身孕,一不小心,后果就会不堪设想了,“楹儿? ”

甩甩头,皇楹觉得胸口发闷,还没有说出话就吐了出来。

南宫寒脸色稍变,马上就叫人去找太医。

扶着皇楹走到室内坐下,南宫寒也觉得满室的郁闷,“怎么了? ”

皇楹的脸色有点苍,她皱眉去环视屋内,怎么好像好多天没有打扫似得。

看了看皇楹,南宫寒走去将窗门打开,虽然冷风很快就吹进屋内,可是空气却流动了不少。

“璃儿呢? ”转眼去看南宫寒,皇楹面露担忧。

“应该在小瀞那里。 ”命人打扫之后,南宫寒坐到皇楹身边。 要不然这里都不会变得那么闷局。

“可是...... ”皇楹皱眉更深,“我今天早上去小瀞那边了,璃儿不在。 ”

“会不会在书房? 小瀞最近比较忙。 ”

皇楹摇头,她站起来。

“喂.... ”

摆脱离开南宫寒的搀扶,皇楹慢慢走去将内房的门推开,视线找到落脚点之间惊恐来袭,她尖叫出声。

“怎么了! ”南宫寒也皱眉,他快步走到皇楹身边,看到房间内的景象之后他脸色下沉,“太医呢! 怎么还不来! ”

那个人倒在地上了! 南宫寒跑去将地上伏着的人抱起,发现她全身都冰冷。

“我去跟小瀞说。 ”让自己冷静下来,皇楹转身。

“喂..... ”南宫寒看了看妻子,“你小心点..... ”

皇楹带着十四帝回来的时候,南宫寒正在和太医说什么。

“皇姐夫.... ”他喊了喊。

转眼去看门边的人,南宫寒站起来。

“陛下,微臣先行告退。 ”太医行礼之后就离开。

“璃儿呢? ”目送太医的离开,十四帝环视屋子。 奇怪,昨天晚上她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

“南宫。 ”皇楹慢慢也迈步进屋。

“来。 ”南宫寒马上就走去扶她。

“璃儿呢? ”皇楹问了和十四帝一样的问题。

“在里面。 ”说着南宫寒就扶着皇楹往内房走去。

十四帝跟上。

这些日子她每天晚上都出现在书房啊,好好的,什么病痛都没有的样子,怎么皇姐忽然就说她出事了。

是啊,他这些日子都没有来这里,只是偶尔回去自己的寝宫拿点东西,因为她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书房,所以他也少担心她了。

南宫寒推门,发现皇楹的手凉了凉,“璃儿,没事了,你看。 ”

十四帝跟着走到房间内,床上的苍白小脸马上就让他痛心,“璃儿?! ”她真的出事了?! 怎么会.... 昨晚还是好好的.....

快步走去床边坐下,十四帝脸色出现变化。 今天早上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她忽然就变成这样?!

“小瀞! ”皇楹看了他的举动之后怒火。

伸手去摸了摸她的脸,十四帝整个心都揪到一起。 好冷,好像在北国的时候一样。 难道她又生了那样的病?

十四帝抿嘴,内疚又一次冲击他。

拍了拍皇楹的手背,南宫寒示意皇楹不要动气。

“南宫你不要拦我,”皇楹冲过去拉起十四帝,“你看,你是怎么照顾璃儿的! ”她双颊红起来。

看到皇姐生气的模样,十四帝语塞。 他明明就有好好看着她,每天晚上都把她抱在怀内,不过她总是第二天就消失.....

他不是一直都把她看在眼内吗,白天的时候他都没有走来打扰她休息了。

“我刚刚看到璃儿,她几乎要死了! ”皇楹声量更加。

要死了? 听到这句,十四帝觉得心坎狠狠地痛了一下。 难道他对她的关爱还不足够?

走去把妻子拉开,南宫寒拍了拍她肩膀,“不要给太大的压力给小瀞了,”看了看有点不知所措的人,南宫寒扶稳怀中人,“小瀞会处理好的。 ”说着就拉着皇楹走出房间。

等到安静从来,十四帝慢慢坐回床边。 仔细看了她,这才发现原来她瘦了,原来白天的她不像晚上般安好。

难道他真的疏忽了她白天的生活?

拨开她脸上的头发,十四帝俯身亲吻她额头。

她好像跟晚上的时候有点不一样了。

接着去亲吻她苍白的嘴唇,十四帝皱眉。 感觉不一样了,跟晚上的感觉不一样。

稍稍离开,他专注地看着她紧闭双眼的脸。

“璃儿? ”

抚摸她的脸,十四帝觉得好难过。

“璃儿,你怎么了? ”再次亲吻她嘴唇,十四帝觉得她整个人都好冷,冷得几乎要死去一样。

原来她一直都生病了。 十四帝伸手去捉摸她的手,发现她其实瘦得很厉害,手指的骨头清楚得狠,他知道只要稍稍用力一握,她的骨头就会被捏碎。

小心翼翼地将她的手握在手心,十四紧闭嘴唇,不好的感觉很快就侵蚀他的思绪。

醒醒,璃儿。

她是不是会死掉? 她会这么简单就死去?

握紧她手,他将她抱起在怀中。

咔嚓的声音马上就从手心中传出,十四帝知道那是她骨头摩擦的声音。

璃儿,你醒醒,我在看着你呢,你醒醒。

继续用力握住,十四帝闭上眼,也收紧手将她抱着。

咖嚓的声音不断地从她身上传来,十四帝皱眉。

璃儿,醒醒,醒醒,快看看我。

眉头不知何时拧到一起,双眼紧闭的人抿了抿嘴。

越来越多的声响从他手中发出,他没有要放弃的念头。 他只是很想她,忽然很想她,想她睁开眼看看他,然后叫叫他的名字。

是啊。 十四帝忽然醒觉过来,为什么夜晚的时候她从来都叫唤自己呢? 这样一想,他才发现,原来她是真的很久都没有叫他的名字了。

“你在做什么! ”皇楹快步跑去将他拉开。

然后她就直直落地,骨头撞击地板的发出重声。

她的眉头没有得到舒展,反而是更加皱折。

“璃儿! ”皇楹惊叫,她马上就转身去扶起落地的人。 她脸色更难看了。 马上就揉了揉璃儿被握得泛白变形的手,皇楹怒视皇弟。 他实在很过分,都不懂得疼爱璃儿,璃儿现在都病成这样了,他还要如此对她!

看着皇楹怀中的她,十四帝有点呆眼。 很瘦,很瘦,这不是她,她不可能那么瘦。 整个人都是皮包骨的样子,如果她是有意识的话,刚才他的拥抱一定会让她痛叫。

“楹儿...... ”南宫寒紧接走进,“你们..... ”他无奈起来。 这两姐弟到底在做什么,还让不让人休息啊,那孩子现在是病倒了,他们两个还瞎搅和些什么。

南宫寒看了看皇楹的不满表情,走过去打算抱起没有倒地的璃儿。

看见南宫寒将她接触她,十四帝脸色煞白起来,“别——”那是他的璃儿——别——

皇楹听不到他说什么,满眼的怒气变成不解。

南宫寒将病人抱起。

十四帝迅速地从床上站起,紧闭嘴巴就扑到南宫寒身上,硬生生将她抢过。

“欸——”皇楹喊出来,她那个傻皇弟在做什么! 连忙从地上站起,她伸手打算拉住他。

用力甩开接近自己的人,十四帝满眼血红。 她是他的,怎么可以被人触碰。

皇楹还没有站稳,突如其来的甩力让她不由自主地往后倾去,她傻眼了,完全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

“喂喂喂——”南宫寒倒是心寒起来,他跨出一大步,将皇楹拥到怀中。

不小的落地声响起。

十四帝愣了愣,他转身去看地上的情景。

南宫寒单手抱住皇楹肩膀,另一只手撑地坐起,“楹儿,有没有怎样? ”坐好最后马上就捂了捂皇楹小腹,“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

意识到自己做过的事,十四帝青了脸,“皇姐.....? ”

皇楹皱了皱眉,她慢慢张开眼,马上就伸手到小腹上,“孩子...... ”

孩子出事了?! 南宫寒感觉到心脏的狂跳,他扶好皇楹。

“皇姐..... ”看到皇楹的皱眉,十四帝觉得脑袋空白一片。

“你出去——马上给我出去——”随即马上抱紧妻子,南宫寒的脸黑下来,二话不说就对着十四帝吼,“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