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七章:南宫寒(四)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1483 2016-10-01 00:04:03

  皇楹知道孩子的存在之后,没有说话。

南宫寒知道,她是在担心,一来担心皇弟十四陛下,二来担心孩子。

南宫寒自己也知道,在皇家出生的孩子不会比外面的孩子快乐,甚至他们会变成浑浊的一群,被世人唾骂,被世人抛弃。

他们的孩子会不会变成那样呢? 南宫寒想了想,转眼去看妻子,她的视线依旧没有落在他身上。

“孩子...... ”他顿了顿,然后试探地用手覆盖她的手背。

感觉到触碰,皇楹转过头,眼泪潸潸落下。

南宫寒垂下眼。

“为什么你要在这个时候来呢? ”皇楹的目光转到小腹上, “为什么呢? ”她从南宫寒的手心中将是离开,颤抖着触碰小腹。

他可以不要孩子。 南宫寒的心凉了凉,只要她能笑出来,他什么都可以不要,一切一切都可以不要。

看着皇楹的眼泪,南宫寒再次说话,“楹儿..... ”

可是皇楹却打断他,“你说这样,”她所指的是她怀有身孕,“我还能为小瀞做什么? ”

南宫寒看着她,嘴巴渐渐合上。

“父皇和母后要我好好照顾他们的,可是我却..... ”她闭上眼,不断落下的眼泪折射出难过的颜色。

南宫寒握紧手,他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她不可以不管小瀞,就算小瀞可能会被所有人讨厌,成为全世界的眼中钉,她也不可以将小瀞放下。 因为她是姐姐,她的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要让他们兄弟好好的,小豫已经不在了,所以她一定要好好疼爱小瀞。

皇楹跟自己说了,如果小瀞遇害的话,她会首先冲出去为小瀞挡刀。

可是如今........

她会成为小瀞的负累的,皇楹知道,这样的她会成为小瀞的负累!

良久,南宫寒再次说话,“孩子的话,我可以不要。 ”他抬眼看她。

听到他的说话,皇楹的眼泪更加汹涌。 可是她那样会对得起南宫寒吗? 那是他的丈夫,是那个在她失落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丈夫。

皇楹记得,在那段她不习惯离开父皇母后的日子里,是南宫寒日日夜夜都陪着她,说话给她听,也逗她笑。 明明他们之间的婚姻是不纯粹的,可是他依然待她很好,明明她就不理会他,可是他依然将所有的疼爱都给她。

这样做,她对得起他吗? 那个将自己视为生命的男子,那个将自己小心翼翼地呵护的男子,她对得起他吗?

“如果你不想要,我也可以不要。 ”终于,他平静地将心中最让他难过的说出。 他不会强迫她。

惊恐地抬头去看,皇楹看到南宫寒的笑容。 他一直都那样笑着,就算她闯祸了,他也那样笑着,仿佛她就是他所有的希望一样。

“那你想要吗? ”他的语气很轻,没有太多的悲伤感情,淡淡的,平平缓缓的,就如同往常一样说话,感觉好像是在问晚上吃什么好一样。 可是他的问题却是让人痛心的问题。

皇楹渐渐变得慌张,她的视线不知落在哪里,于是不停地来回看,就是不看南宫寒。

“只要是你想的,我全部都不会拒绝。 ”他的笑不变,反而加深。 他似乎是在情话,可是那样情话却让皇楹心慌。

他从来都没有强迫她,即使是新婚的晚上,他也没有强迫她,和他一起的日子里他更加没有做什么委屈她意愿的事。

是他一直都在迁就她,无论是吃什么菜,做什么事,现在甚至是孩子的存亡,他也不会勉强她。

那是他的孩子,是他们的孩子。 他可以不要,只要她说不要,他就不要。

皇楹尝试抬眼,可是不断的眼泪却让他的脸变得模糊。

这是他的丈夫,说了无论发什么什么事都会陪在她身边的丈夫。

抚摸一下小腹,皇楹勉强让自己笑得好看,“可是孩子你也有分啊,怎么我一个人说了算呢。 ”她知道自己不可以对不起他。

南宫寒依然笑着,“我只希望你能开心,其他什么的,什么都不重要。 ”包括他们的孩子,统统都不重要。

举手擦去她脸上的透明,其实她哭的很难看,不过他不介意,因为这就是她的妻子。

他会为她挡下一切,包括了刀枪剑雨。

看着皇楹不停地用手背抹脸,南宫寒的笑灿烂起来。

他只希望她能笑着,其他什么的,都不仅要,包括了孩子,包括了他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