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六章:南宫寒(三)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993 2016-10-01 00:02:02

  后来过了几日,皇楹觉得总是有人在看她,那不是小瀞那两个护卫的视线,而是另外一个人的视线。

晚上。

“南宫,你说那边是不是有人。 ”无视南宫寒的专心工作,皇楹走出书房往走廊的一边走去。

“楹儿.... ”无奈地放下文件,南宫寒追上前,“怎么会有人呢,都晚上了。 ”

没有理会南宫寒的呼喊,皇楹加快脚步。 刚刚她见到白色的衣摆!

“楹儿! ”好不容易追上前,南宫寒拉住她,“好了,回去吧,晚上风大。 ”

皇楹别过眼,视线落在一扇大门之前。 她怎么会来了这里,这里是父皇的寝室.....

举手推了推门,“我觉得里面有人。 ”

转眼去看身后的人两个侍卫,南宫寒发现了他们警惕得神情。

“这是父皇的寝室..... ”手指游走在门上,皇楹看着门。

“好了,我们回去吧。 ”他察觉到,有人在看他们。 示意身后的护卫不要轻举妄动,他拉了拉皇楹,“楹儿。 ”

转眼去看南宫寒,皇楹双眉轻皱,“里面有人,南宫,我觉得里面有人! ”有人在父皇的寝室里面!

“怎么会呢,这么晚了..... ”

“不是的,我觉得里面有人.... ”皇楹有点着急,直觉告诉她里面真得有人。 会是谁? 这么晚了,会是谁?!

用力扳过皇楹身体让她面对自己,南宫寒神色凝重,“这么晚了,你说会有人不开灯吗?! ”他用力让自己表现得好像平时一样。

“会! ”刺客的话,一定会! 如果是刺客,那么她一定要捉住!

“傻子啊,有刺客的话侍卫们会发觉的,”俯身向前靠近她,“难道你还不知道吗,在里面的那是..... ”

听着南宫寒的说话,皇楹觉得脖子凉起来,“你胡说! ”她马上就大声反驳。

“那你自己留下,我们现走了。 ”说着就放下她转身。

环视了周围,皇楹的脑海中浮现那些让她害怕的事物,“哎——”她马上就跑上前拉住南宫寒的手臂,“我也跟你一起回去! ”

无奈地笑了笑,南宫寒搂住皇楹,“走吧。 ”他知道里面有人,一定有人。 可是他不会让皇楹陷入危险之中,就算身后有两个侍卫,他也不会让她被危险包围。

当晚深夜,南宫寒安排两位护卫守在皇楹房门前,独自一人来到那扇大门之前。

整个走廊都点了灯,于是他能看到周围的景物,不过是有点模糊,毕竟是夜晚。

那种被看着的感觉依然存在,环视周围,他的视线落在大门之上。

良久,他慢慢离开。

然而第二天皇楹却再一次在南宫寒眼前失去踪影。

清晨未到,南宫寒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身边没有了皇楹。

“楹儿——”走到御花园内,南宫寒心跳很快。

早晨阳光这才将周围的朦胧打散。

“楹儿——”放声喊了喊,他快速走到走廊上。 一直都不能放松下来,他开始猜测是不是昨晚看着他们的人。

心在这时候越来越乱,一想到皇楹有可能受苦他便觉得不能呼吸,老觉得有什么事会发生。

“谁? ”止住脚,南宫寒看到了走廊的另一边有着穿著黑色纱衣的人。 距离太远了,看不清楚。

黑纱被风吹起,衣角在半空之中回旋了一会儿才落下。

“是你将....... ”南宫寒马上就想到他有可能是那些视线的由来。

黑纱什么都没有说,转身走远。

“站住——你将楹儿怎么了——”快不追上,南宫寒心跳急速。

等他去到方才黑色纱衣的位置,那人影已经不知去向。

环视周围,南宫寒所有的急切都被喊了出来,“楹儿——”他的楹儿,居然被捆绑着,随意就丢在走廊一下的草地上。

他清楚地觉得全身的血液在那一瞬间失去温度,马上就跑到皇楹身边,这才发现原来她浑身都湿透。

“楹儿,楹儿..... ”马上将她抱起,南宫寒察觉不到自己额头上出现了细汗。

御医来了,说没什么大碍,只是受了风寒,腹中胎儿也安好。

胎儿?! 南宫寒觉得奇怪。

御医说已经两个多月了,幸好风寒没有影响胎儿。

仔细想了想,南宫寒叫人去跟御医拿药,然后就送走了御医。

两个多月,那差不多就是皇楹从南国离开的时候了。 这女子,怀了身孕还周围走。

举手抚摸她的脸,苍苍白白的脸色让他皱眉。

这是他的妻子,皇楹。

第一次见到皇楹,是在画像上,是父王送来的画像。

他细看了一下,马上就答应婚事。 因为那画像是他梦中所见的人儿。

然后真正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婚当天的晚上。 他小心翼翼地揭开红纱,看到那张让他梦牵魂绕的脸。

可惜那张脸没有笑,目光呆呆地落在一边,涂有美丽颜色的双唇紧闭着。

新婚的晚上,她没有笑,也没有说话,而他却坐在她身边兴奋了一整晚。

直到第二天的早上,他看到她的眼珠终于都转动了,于是他马上就介绍自己,说自己是南宫寒。

然而她却没有任何响应,双眼转往窗,那是天朝国的方向。

接下来的三天,她都没有说什么,而他则在她身边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等到处理完所有的事了,他都依然没有得到她的青眯。

后来第四日的晚上,她终于都肯转过头去看他,说了句我是皇楹。

那是她第一次看他,第一句对他说的话。

接着的日子里,他依旧很小心地对她,他把她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中放在心上,然而她却不说也不笑,有时候一天都不看他一眼。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个月,她才肯再次开口说第二句话,她说,她想吃鱼。

那天他开心得几乎要飞起来了,然后他叫人做鱼的料理,清蒸,油炸,红烧,只要是说的出做法他都叫人做了,然后她也说了第三句话,这次她说,她想吃鱼粥。

他愣了愣,马上就叫人去做。

在她拿起餐具吃鱼粥的时候,吃了第一口说那不是她想要的味道,然后眼泪簌簌地落在粥上,然后吃了第二口说不过这个也很好吃。

然后隔了天,她开始将他的存在放在眼内,开始看他,听他说话,和他说话,对着他笑,陪着他笑。

然后再过了一个月他才牵起她的手,她也开始喊他作南宫,不过那时候她说她还没有准备将他当成丈夫。

那样的一句话让他无言了。 然后那样的恋人未满的日子过了一年,她终于都肯打从心里去接受他了,他们的大婚才落上句号。

他忘不了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那时她脸上的神情让他看了都觉得心痛,那是失落与不舍的情感,还有寂寞与难过的感情的混合体,那个时候他就立下决心不会再让她难过了,就算拼了命也要让她笑,于是他接受了王爷的称谓,为的就是不让她受苦。

然后之前的某一天,他醒过来发现身边的她不见了,马上就疯了般去找,南国都被他几乎掀过来了,那些朝中大臣才肯告诉他她是来了天朝,于是他马不停蹄地赶来。

好不容易到了,找了一翻才从佐丞相口中得知她和十四帝一起去了北国,可是没有走到一半佐丞相的鸽子却送来信件说她已经回到天朝了,他马上转头往回走。

再次进入天朝皇宫,以为一连串的寻找活动可以停下,可以睡顿好了,发个好梦,想不到这女子却在做那么危险的计划!

罢了,他了解她,知道皇弟对她很重要,甚至有可能比丈夫还重要,于是他也阔出去帮她忙,为的也就是能看到她的笑容。

本以为身边有两个很能打的人在就会没事,想不到事情却越来越大,现在终于都到她身上。

“南宫...... ”喃喃一句,皇楹没有张开眼,柳眉皱着。

“我在这里。 ”捉紧她的手让她放心,南宫寒想不到自己一开口会是满怀的担忧与心痛,“楹儿。 ”他痛惜地喊着。

“南宫..... 南宫.... ”她的手颤抖起来。

“我在这里,楹儿,我在这里。 ”忍不住俯身去亲吻她额头,南宫寒也跟着皱眉,她额头上满布汗水。

微微张开眼,皇楹的脸色更加不好,“南宫,我好难受。 ”

“哪里不舒服? 我给你看看。 ”举手将她脸上的头发拨号,南宫寒语气温柔。

“浑身都不好受。 ”皇楹有点想哭,“我觉得浑身都很难受。 ”

“没事的,”举起衣袖给她拭汗水,南宫寒语气不变,“睡觉吧,睡一下就好了。 ”

“睡觉? ”皇楹睁开看他,满眼晶莹。

“嗯,乖,睡一下。 ”他亲吻她手背,浓浓的鼻音跟着出来。

“你呢,你要去哪里? ”

“哪里都不去,我在这里看你睡,”又一次亲吻她,“乖,睡一下,我在这里看着你。 ”

“你真的哪里都不去? ”

“嗯,哪里都不去。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