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五章:南宫寒(二)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400 2016-10-01 00:02:02

  第二天,当皇楹从被窝从张开眼时,阳光已经将穿透了穿,将室内的所有实物都弄得光亮亮的。

中午了吗?

抓抓头,皇楹慢慢拿开身上的被子。

“南宫? ”她一直都以姓氏称呼丈夫,那是因为他不想她和别人一样唤他。

“我在这里。 ”南宫寒慢慢走进室内。 其实他原本是想让她叫自己的单名的,可是她却只叫姓氏。 是的,跟别人很不一样,因为别人都唤做王爷。

走进床之后,南宫寒坐在床沿上,“晚上叫你睡觉的,你看,都吃午饭了。 ”

转眼去看了他,皇楹马上就靠到他身上,“南宫,你早上去哪里了? ”没有理会他的小埋怨,她舒服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

“我回信给十四陛下了。 ”

“说什么呢,我不懂..... ”

“书房里面的鸽子我看到了,然后也回信给十四陛下了。 ”好气地重复,南宫寒笑了笑,“你啊,快点清醒一下啊。 ”

慢慢将他的话吸收,皇楹闭上眼。

“嗯? 怎么不说话了? ”南宫寒拉过她,让她坐近自己,也随便抱她入怀。

“南宫。 ”

“嗯? ”轻轻摇动身体,南宫寒在她额头上亲吻。

“其实你可以回去南国的。 ”

“傻孩子,我怎么会回去呢? 就算要回去,我也要带上你啊。 ”他溺爱地笑,“你知道我是不会丢下你的。 ”

皇楹清楚地感受到凉凉的空气在她手中流过,良久,她继续说话。

“其实你可以不管我的,”她抬头去看他,“你可以回去的,你可以回去做一个不问世事的人,然后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望见他深情的双眼,皇楹顿了顿,“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

点头,南宫寒的嘴角动了动,“我知道,我就是因为那个原因来的。 ”

“难道你不想过些安静的生活吗? 没有任何皇权的斗争,也没有..... ”她知道他是想的,她知道他是想要那些生活的!

“不想。 ”他的回答很简短,很直接,让皇楹愣住。

“我要和你在一起,楹儿,我要和你在一起。 ”他重复着说话,语气却加深了。

“可是我在做你讨厌的事啊,南宫,你...... ”

“我会处理。 ”他再次亲吻她,“我会把所有事都处理好。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心她,因为她是他妻子。

“可是..... ”

“没有可是,”他的语气坚决,“我会把所有事都处理好,我会留在你身边,也会把你留在身边。 ”用力将她搂到怀中,南宫寒笑了笑,“我们要像往常一样生活,我会把你不喜欢吃的都吃了,然后也会把你不想承担的都承担了。 ”他抚了抚她的长发,“我会和你在一起,楹儿,我会跟你在一起去面对所有事,就算是被讨厌,被憎恨,我也和你在一起。 ”

“我说过的,楹儿,就算是叛逆,我也跟你在一起。 ”

“但是...... ”

“没有什么可以但是的,”南宫寒有点不满,“难道你不想我在你身边吗? ”她有时候很婆妈。

“不是........ ”

“那就足够了,你喜欢我在你身边,那我哪里都不去! ”

“南宫..... ”

“嗯? ”

“你真愿意和我在一起? ”

“当然,你是我妻子。 ”

“那你会喜欢小瀞吗? 我的意思是十四陛下。 ”

“我会喜欢你所有的。 ”他无奈地笑了笑,“好了,不说这个话题了。 ”拉着她起床,南宫寒站起来,“好了,熟悉一下,我们去吃饭吧。 ”

没有等南宫寒站好,皇楹便用力拉他到床上,“再睡一下。 ”然后抱着他。

北国。

冬天正式笼罩北国,整个土地都变得白茫茫的。

“璃儿。 ”十四帝轻轻推了推,“已经是早上了。 ”自从那一次之后,她就没有再下过床了,叫了很多次御医,可是他们都不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

“啊瀞,”她梦呓般喊了句,“啊瀞,我好冷。 ”说着她自己抱着自己,双眼没有睁开眼,双眉却拧得难看。

“没事,”用力将她抱在怀中,“不冷不冷。 ”示意下人多添几个暖炉,他的眉头也皱起来。

之前收到从天朝回来的信件,发现不是皇姐的字迹,他有点担心。 本是想过几天就回去的,可是她现在这样.....

“啊瀞,”璃儿慢慢张开眼,“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

“等你好点了,我们就回去。 ”痛心地在她额头上印吻,十四帝叹气,“璃儿,告诉我,你是生什么病了? ”

“你说我会不会死呢? ” 她轻轻地笑:她会是第一个被冻死的人。

“胡说,”这让十四帝有点怒气,“你说什么呢! ”

“可是我好像都好不起来啊,”有点埋怨他的大声说话,“我可能真的会..... ”

“我不准你再说! ”

璃儿笑了笑,“不要那么生气嘛。 ”

“你说我能不生气吗,”低头看着她的笑,发现原来她脸色没有好转,依然很苍白,“你要爱惜你自己啊! ”

“我没有不爱惜..... ”

“如果你有爱惜的话,那你就不会说那些了。 ”他是真的生气了。

良久,璃儿再次开口,“啊瀞。 ”

“嗯? ”

“我想皇姐了。 ”

“嗯。 ”

“等你手上的工作完成了,我们就回去,好不好。 ”

“等你好点了,我们马上就回去。 ”

“...... ”

“最重要是你,其他什么的...... ”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再次低头去看,发现怀中人已经合上眼睛了,眉头也舒展开去。 无奈地笑起来,十四帝抱着她躺到床上。 我在你身边,那你会不会暖和一点?

其实他是有想过她方才说的问题的,之前深秋她已经受不了了,现在天气这么冷,她.....

还有皇姐,虽然她身边有两个很能打的人,可是.... 他担心皇姐会不会贪玩而不让那两个人保护呢?

糟糕,越想他就越怕。

不可以,他一定要快点回去!

自从南宫寒来了,他就很自觉将所有的事都揽上身,包括了天朝皇宫内的事,大臣们送上的奏折,还有书房定时定后就会出现的那只鸽子。 于是皇楹便变得无所事事。

南宫寒想过给点事情皇楹去做,好让她解解闷,可是皇楹却一心在那只鸽子上,一天到晚都说要看鸟送来的信件。

可是这些事他又不肯让她碰,于是皇楹就抓狂了,于是就在皇宫内走来走去。

这样更加让南宫寒头痛了,因为有侍卫回报,最近皇宫内出过刺客。

“楹儿? ”放下毛笔,南宫寒叹气。 她又跑去哪里了? “来人。 ”

门外走进两个人,是负责保护皇楹的两个能打之人。

“长公主呢? ”

两人相互看了看,没有说话。

怎么搞的! 南宫寒有点不满,“不是让你们好好保护长公主的吗? ”从书桌上站起来,“就算她发赖你们也不能离开她太远啊! ”

两人一同抬头去看南宫寒。 他知道长公主发赖不让他们跟着?

走过两人身边,南宫寒走出书房,“楹儿! ”看了看两边的走廊,他又一次叹气,希望她这次也会没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