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三章:变化(二)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3408 2016-09-26 22:46:22

  天气变化很大,之前送皇楹离开的时候不过初秋,现在却让她冷得睡不好。

走去把窗户关上,十四帝痛心地将被子拉好在她身上,“璃儿,璃儿。 ”他都看在眼里,一夜了,她都是在皱眉的。

张开眼看了看,璃儿无奈,“怎么这么冷啊。 ”

“好像要下雪了,”环视周围,“来人,把火炉拿来。 ”

几个下人出去,很快就端着什么回来。 璃儿觉得空气中有了点温度。

“要下雪了,璃儿。 ”从新说一次,十四帝拨开她脸上的发丝。

“下雪? ”她惊喜过来,“外面下雪了吗? ”

“还没有,不过就快了。 ”

欢快地坐起来,她探头想要看窗户。 她这么大都没有看到过下雪,天朝不会下雪,小时候住的地方也不会下雪,所以除了冰箱内的冰点,她从来都没有看到雪。

紧闭的窗户让璃儿的心稍稍下沉,“外面.... ”

“等下雪的时候,我们再出去看,现在很冷,关起窗的话你会暖和一点。 ”握起她的手,“你的手怎么都不暖和呢? ”他一点都有锻炼身体,所以这样的凉气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于她,他却很担心。 十四帝总是觉得她会生病。 因为他感觉她身子一直都很单薄。

再过不久,璃儿果真是病了。

那天十四帝像往常一样从一堆奏折上醒过来,发现她趴在自己大腿上,无论怎么叫都不醒,叫来太医才知道她是晕过去了。

他起初是以为她终于都适应了北国的寒冷然后睡着了,想不到她是生了病。

然后天空也暗了下来,带有点点灰白的雪点从天空中缓缓落下,很快就铺满了院子。

“璃儿。 ”摸了摸她额头,十四帝心情变得郁闷。 雪早就已经将外面染白,然而她却一直都没有醒过来,身体也没有暖和过。

十四帝知道,她是不适应这里的天气,太过寒冷了。 不过没办法,只有把她留在身边才是最好的保护她的方法。

“璃儿,外面下了好大的雪。 ”小声地叽咕了句,十四帝叹气,“来人,把奏折拿来。 另外,在这里多加几个火炉。 ”

下人响应之后很快就出去,屋内只剩下清醒的他以及睡着的人。

她的脸色有点不好,灰白灰白的。

手指慢慢抚她的脸,十四帝有点难过。 璃儿,你告诉我,茶花是不是不会在冬天盛开?

俯身去亲吻她额头,十四帝笑起来。

再过了几天,她从睡梦中醒过来,第一个笑容是给了铺天盖地的雪白。

“啊瀞,你看,好白好白! ”

看着在雪地中走动的人,十四帝有点无奈,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即使是面对自己,她也从未这么开心。

走到大树下推了推,雪堆从树枝上掉下,让她惊喜得笑出声。

“啊瀞,你快点来,这个很好玩。 ”说着她又推了推周围的大小树木,最后连花丛也不放过。

一堆又一堆的白色落在,有点落在她鞋子上,有的有落在她裙摆上。

看着在雪丛从跳动的人十四帝有点无,这人一时病得让人担心,一时却开心得像孩子一样。

“小心别弄湿。 ”慢慢走到白色世界中,他的嘴角出现溺爱,“再玩一会儿就回去了,免得受凉。 ”

“啊? 不要嘛,”带有抱怨地说了句话,然后她的双眼闪亮起来,“啊瀞你快来,屋子也结冰了! ”愉快举手去指着屋檐下,她又从新笑起来。

“你没有见到过下雪? ”他有点好奇地问了句。

“没有,”她快步走到屋檐下,“小时候住的地方都不会下雪。 天朝也不会下雪,于是就没有见过。 ”伸手想要触摸看那晶亮的冰块,她的眼睛写满好奇。

“那我们在这里留久一点好不好,听说以后会还会下雪。 ”转身去看她,十四帝的双眼中只有他。

“那我们会不会出来看下雪? ”她转过去看她,笑脸不变。

“当然。 ”只要你喜欢的话。 他轻轻迈步向她。

“好! ”璃儿笑得更加灿烂,她忽然觉得好幸福好开心,因为有这么一个她喜欢的,也喜欢她的人在身边。 他们以后可以一起吃吃饭,一起看雪,或者会一辈子都不分开呢。

忽然,璃儿觉得眼前的景色出现了变化,朦胧不清的大雾忽然出现,而且将所有的景物都隐藏起来,包括她所喜欢的他,以及带有标志性的白色。

啊瀞? 她眨了眨看,周围忽然黑暗下来,除了那些萦绕不清的雾气之外她看不到任何。

张开嘴巴,声音出不来了。

恐惧就在那一刻蔓延上心头,她忽然感觉悲伤起来,方才的幸福感荡然无存。

啊瀞? 你在哪里?

她再次张了张嘴。 难道他就这样消失? 从此离开她。

周围好安静,安静得让人感觉寂寞。

她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事,那个想要让她消失的火海中,哥哥不在,所有人都不在。 她孤单地站在楼梯之上,看着周围的一起慢慢被吞噬过去,最后眼睛痛起来,喉咙也痛起来,她没有力气再站着,可是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来问她感觉如何,也没有人来带走她。

“璃儿? ”十四帝轻声叫喊,他已经在她面前一段时间了。 举手触碰她,十四帝发觉她脸色不怎么好。 病情复发了?

猛然地一颤,璃儿的视线被眼前的人所吸引,“啊瀞? ”视线忽然清晰起来,感觉也实在起来,特别是扶住自己的那双手。

“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了? ”

“哦,没有没有。 ”摆摆手,璃儿摇头。

他是觉得她脸色忽然出现了变化,然后笑也凝住了,才加快脚步走到她面前来的, 可是她却是看不到他一样。 这让十四帝有点担心,毕竟她的病还没有完全康复过来。

“我没事啊。 ”摆出笑容,璃儿挣脱着离开他面前,然后小跑到屋内,“啊瀞,我饿了,我们吃点什么好不好? ”

“好。 ”他也笑起来。 可能一切都只是他多心,她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只要她好,他就会好。

转身走到屋内,璃儿咬了咬唇。 那只是幻觉,是的,那只是幻觉。 过去的事她已经不在意了,是的,她已经不在意了。

想到以前,她的手颤抖了一下。

于是茶倒偏了,淡褐色散开在桌子上。

皇楹很快就从新出现在天朝皇宫内,她是在这里长大的。 小的时候被父皇母后捧在手心里,曾经看着别的皇子公主欺负小瀞两兄弟,也看到过父皇深夜中的叹息,也听过母后在冷宫中的苦笑。

她是知道父皇的,父皇一起都很喜欢小瀞,因为那是众多皇子公主中最与他相似的了,不过小瀞却无比的讨厌父皇,这就是无奈。 存在与这对父子之间的无奈。

她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晓了父皇冷待母后的原因,于是每次都看着小瀞和小豫被别的皇子公主欺负。 她是知道的,父皇有因为这些事而难过。

这里有点变了。

皇楹慢慢在走廊上走,这里是她喜欢的地方,久别之后味道变了,感觉变了,人也变了。

她记得母后喜欢在这走廊上坐着,然后小豫就在母后身后站着,一动也不动,什么也不说,那样的情景会持续一段时间,有时候是一天,有时候是天天如实。 母后似乎是很喜欢这走廊的,小时候皇楹总是这样想,可是日子渐渐过去了,她才发现原来母后来到这走廊上就会失去所有的笑容,就算是对着她,对着两个儿子,她都会一言不发。

后来她发现,原来每次母后出现在这里,父皇就一定会在另一边远远看着母后,有时候只是轻轻的一眼,有时候却看着出神,甚至有时候父皇会一个人来这看这走廊,看着母后会坐的位置,看着小豫会站着的位置,那时候的父皇没有将身边的人叫走,那些大臣啊,下人啊就站在父皇身边,低着头,不敢说什么,也不敢看什么。 直至有一天作为长女的她抬眼去看,她才漠然发现原来母后的身影一直都在父皇眼中,从未飘散。

那个时候她难过了,于是怒气了,然后将所有人都叫走,包括了原本站岗的侍卫。 然后等到周围都没有人了,她才够胆伸手到父皇的衣袖之中,拉着那只没有半点温暖的大手,然后与他一起慢慢走到母后常常坐的位置上。 然后她又发现,原来这个位置所看的,是一座假山。

后来父皇说了,那是他所喜欢的地方,是小的时候被罚了就会到的地方。 母后是在看父皇所喜欢的地方,然后父皇却在远处看母后。

至于小豫,皇楹觉得他很早就知道父皇与母后之间的事了,所以他才会一直都站在母后身后。

还有小瀞,后来皇楹才知道,原来小瀞是站在小豫身边的,不过因为身形问题被小豫遮住了。 小瀞后来告诉皇楹,他一直都知道有人看着母后,小瀞还说,他一定要好好练习剑术,将来有能力了就站在母后和小豫之前,不让那个人看。

皇楹听到之后差点就哭出来了,她扬手敲了小瀞的额头一下,她骂了小瀞,说他是超级无敌大笨蛋。 那些词语是皇楹所知道最过分的词语,敲额头也是她所知道最疼的责罚,不过后来她看到后宫那些人对母后所做的一切,她才明白原来当时自己与小瀞所做的不过毫毛。

之后不久,那座假山被当时候的皇后下令拆了,那是十一太子的母后。

之后母后每天都会到走廊走一次,再也没有坐下,小豫和小瀞一直都跟在母后身后,父皇偶尔经过会看到小瀞不带善意的眼神,也会看到小豫的恭敬,更会看到母后,彼此都没有说什么,就算四目交接,就算面对面了,也不曾说话。

然后那座假山就一直都没有建起来。

抽回思绪,皇楹站住脚,她举手去抚摸柱子,仿佛看到了母后的身影。 然后抬头,她转眼去看——

当年的那座假山已经被小瀞弄回来了。

她知道,所有母后喜欢的东西都回来了,是小瀞弄回来的,不过.... 母后已经不会再回来,这里也不会再有人坐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