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四章:南宫寒(一)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392 2016-09-26 22:46:42

  回到天朝后,皇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处理小瀞的奏折,那原本不是她要做的,可是她抵步的第一天佐丞相就送来大批文件,说是十四陛下来信要长公主处理的。

好不容易将文件都搞定了,佐丞相却再次前来说皇上又来信,要长公主处理所有的文件奏折,直至皇上回来。

代君。

皇楹马上就想到这两个词,正当她想要写信去抗议的时候窗边出现了一直白色的鸟,去看一看,拆出来一张纸。

皇楹看完之后马上就黑下脸了,然后佐丞相就带着李将军进来了,三人就开始谈论国事。

那纸后来被皇楹压在朱砂砚下,内容大概是说请她帮忙处理一下公事,然后说他很快回来,再然后就是有关计划的,说什么他之后会继续以鸟的形式告诉她怎么做。

皇楹心里就想,这小子一定还不愿意让她碰计划的事。

不过很快,那白色的鸟儿从新出现在窗边,然后皇楹也兴奋起来。

在皇楹心情激动的时候,屋外的风景慢慢开始发生变化,天朝的冬天也来了。 可是满园依然布满黄色。

某天,正当皇楹在御书房奋笔疾书的时候,佐丞相出现在门边。

皇楹还以为丞相大人是来送文件的,于是就一直黑着脸,说实在,她对国家大事实在没有心思。 可是佐丞相简单鞠躬之后就离开了,接着皇楹就愣住了。

南宫寒来了,南国的南宫寒来了。

“楹儿,你怎么...... ”来人走进门,目光紧紧地锁在书桌前的人身上,满眼心痛。

“南宫...... ”皇楹捉紧手中的东西,于是朱红的颜色就点染在白纸黑字之上。

皇楹所看到的,是满眼难过的南宫寒,然后南宫寒的背后是纷落的飘叶。

那是她的夫婿,在南国的夫婿,暂时是小瀞最大的要挟。

“不是的... ”皇楹丢下笔,慢慢站起来。

“你怎么总是.... ”挥了挥手,南宫寒别过脸叹气。

落叶在那一时间飞来,落在南宫寒脚下,皇楹怔了怔,没有再说话。

南国是计划中最难搞的一部分,还有...... 她原本是代表南国而来的......

南宫寒叹气,“你总是这样,”说着,他慢慢迈步走到她面前,痛惜地看着皇楹的脸,“什么都不跟我说。 ”他举手,摸了摸那张让他思念很久的脸,“你怎么都不跟我说呢,我是你夫君啊。 ”

皇楹这才想起,她完全没有跟南宫寒说就离开南国了! 皇楹的手颤动一下。

“楹儿,你为什么总是不跟我说呢,”南宫寒有点懊恼,“你突然就离开南国..... ”

“是陛下要我...... ”她所指的是南国的君主。

“那个人说什么你就听什么? ”南宫寒反过来质问她,“那陛下要你去死你也去? ”

皇楹愣了愣。 南宫寒毒舌了,证明他是真的生气了。 无辜地抬眼,她看到他双眉的不协调扭动。 她是知道的,南宫寒真的在担心自己。

但是她不能丢下小瀞啊!

“南宫,我不跟你说,是因为我不想..... ”

“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南宫寒双眼闪有鉴定,“就算是叛逆,我也会跟你在一起。 ”

皇楹的双手再次颤动一下,她感觉到眼泪在那一瞬间溢满了眼眶。

“你是我妻子,我只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抚摸着她脸的手舍不得离开,南宫寒微微笑了起来,“所以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 ”

“那...... ”

“以后我会处理,”他所指的是南国的事,毕竟他还是南国的人,虽然现在他是个放弃皇权的人,“最重要的是你现在在我身边。 ”

同一天晚上,南宫寒很早就入睡,躺在他身边的皇楹却怎么也不闭不起眼睛。

皇楹是知道的,南宫寒是个讨厌权利地位的人,所以他才放弃皇权。

关于南宫寒,皇楹相信所有的国家都有听过他的名字,因为他是至今唯一一个放弃王位的人:如果不是南宫寒主动离开南国王殿,他现在应该是南国的国君。

不过皇楹也是知道的,他的父皇母后也是因为这样才放心要她远嫁,成为南宫寒的妻子。

于是生活在尔虞我诈的荣华中,倒不如轻松快乐地清淡。

可惜,南宫寒一早就打算好的清贫被皇楹的出现打乱了,于是就算他放弃皇权,他也不能住到市井之内,毕竟别国的公主殿下不可以受苦,他也不会让她受苦,南国更不会让皇室之人受苦。 所以他便成为了王爷,也成为了天朝与南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不过后来皇楹明白,南国始终都将天朝视为眼中钉,特别是由小瀞打理的天朝。 自从南国的君主派她去给小瀞“讲和”之后,皇楹就清晰起来了,南国君主之所以让自己与南宫寒成婚,首要的原因是想与天朝国搞好关系。 父皇离世之后,南国就想要霸占天下,包括天朝! 但是小瀞的举动让南国的他们有多担忧,于是他们就派了她来给小瀞讲和!

她是南国的一只棋子,用来对付小瀞的一只棋子! 这完全跟父皇母后唱反了,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视线留在南宫寒睡熟的脸上,皇楹伸手去摸了摸。

“嗯? ”南宫寒微微睁开眼睛,他笑了,就算是半醒半睡之中,可他依然对着她笑了,而且带有无穷的宠溺。

“没什么。 ”皇楹有点想哭,她举手到南宫寒双眼上捂着,“你快点睡觉。 ”

“那你呢? ”南宫寒反而是将她抱紧在怀中。

皇楹笑了笑,尽管她捂着他的双眼,可是她依然是笑了出来,“你很啰嗦耶。 ”

南宫寒的嘴角从未停止弯曲。 抱紧妻子之后,他空出手将她的脸按到自己胸膛上,“楹儿,你要好好的。 ”

“嗯,我会。 ”听着南宫寒有规律的心跳声,皇楹觉得喉咙有点哽咽。

不一会儿,南宫寒的呼吸均匀过来,皇楹却始终睡不着。

父皇母后是希望她远离所有的权利,于是让她嫁到南宫寒那里,然后可以的话将来照顾小瀞与小豫。 这才是父皇和母后所想的。

可是她这个笨蛋,居然成为了南宫对付小瀞的一只棋子!

这样的话她就对不起父皇母后了,还有小瀞和小豫。

“南宫..... ”皇楹轻轻唤了句。 你知道吗,我不想你卷进来,这是你最讨厌的事了.....

她一直都不想南宫寒回到皇宫中,因为南宫寒不想。

皇楹记得,南宫寒说只要是她所想的,他都会尽力去做。 南宫寒一直都很疼爱她,一直一直都。

既然他那么爱她,所以她也要付出。 她绝不可以让南宫寒到这事中,所以她才瞒着他到了回到天朝,然后瞒着他跟小瀞一起去了北国,甚至实行那个计划。

她知道他是会难过的,如果要他回到权利的斗争中,他一定会难过的。 所以皇楹决定了,她不会强迫他和自己在一起,就算他要回去南国,她也不会说什么,因为她也爱他,很爱很爱,所以不惜离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