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章:严刑逼供(三)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326 2016-09-26 22:38:23

  时间慢慢地过去,男人们终于都等不耐烦,鞭子又一次在空出画出声响,硬生生第落在她小腿上。

张开眼,璃儿感觉到自己几乎要哭出来了。 那不是普通的疼痛,简直是撕心裂肺!

“我叫你说,我叫你说! ”大汉似乎是疯了般往她的身上抽打皮鞭。

起初璃儿只是紧紧地抱着自己,咬紧嘴唇不要喊出声音来,可是渐渐的她就抵挡不住,“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别以为这样就当是回答了! ”鞭子的力度不减反增,而且舞动的频率也越来越频繁。

很快,璃儿就觉得满身都是刺痛。

“去把皇楹拉出来,当着她的面打! ”官府男人拿起瓷杯用力摔到璃儿面前,“狠狠的打,打到死为止! 反正将军大人已经不在了,我们不要让十四帝好过! ”

两名大汉马上就行动。

“不要——”璃儿尖叫,她伸出手想要哀求,可是却被甩开,“皇姐? 皇姐——”感觉到手心中有点液体流出,她意识不到双手正按在碎片之上。

感觉到有物体落在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她终于都流出眼泪,“不要,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她听到皮鞭在空中挥动的声音,甚至惊恐,“皇姐——”

“打,用力的打! ”

“不要——我求你不要,”她想要去抱住皇楹,可是她连皇楹的所在为止都看不到,“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

“那等你知道了我们再听你说! 在这里之前,把夏雨荷也一起打! ”

“不要..... ”她开始感觉到心很痛,痛得眼泪直流。

“皇姐,让你受苦了。 ”青白的衣服在皇楹疲倦的脸上挥动了几下,男子伤感地转过身去。

感觉到什么,皇楹缓缓张开眼,浑身的刺痛让她昏眩,“谁? ”注意到床前有个背影,她开口说话。

听到皇楹略带不适的声音,他的心紧了紧。

“小瀞? ”皇楹的眉头皱了皱,“是不是小瀞? ”

青白身影迟疑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可是他始终都没有转过身去面对皇楹。

“小瀞..... ”皇楹虚弱地笑了笑,然后缓缓合上眼,“我跟你说,我把那孩子保护了..... ”

良久,那青白的身影将香炉上的香熏点燃,屡屡的白烟慢慢缠绕到他身上。

“是的,辛苦皇姐了。 ”他嘴角的微笑略带有难过与不堪,随后他转过身,温柔的目光在皇楹疲倦的面容上逗留。

等到璃儿从新清醒过来,她已经听不到任何让她觉得难过的声音了。

举手摸了摸,发现双眼被纱布蒙住,然后几乎全身都被包扎起来了。 随后她坐起来,摸到了被褥。

回想起之前的事,她马上就惊恐起来。

木门被推开的声音为她带来更大的惊吓,璃儿下意识绷直神经。

青白色的衣袖很快就出现床边,“身体觉得好点了吗? ”温柔的微笑在不知不觉之间爬上他的嘴角。

“谁? ”是来问问题的? 璃儿捉紧被褥,“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璃儿...... ”他难过起来,伸手去触碰了她。

“啊——你要做什么! ”她蜷缩起身体,“我真的不知道! 我真的不知道——”

“不是的,璃儿...... ”

“不要问我了,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举手捂住耳朵,她低头咬唇。

“我不会伤害你的,你相信我...... ”他嘴角的微笑消失。

“你放过我好不好,我求你放过我——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她大叫,声音中透着她心中的悲哀。

“璃儿——是我,璃儿——”双手扶上她两臂,他的眉头轻皱,“是我——”

璃儿抬头,她是嘴角带有几乎要哭泣的触动。

“豫哥哥? ”她突然放过来拉住他,“你是不是豫哥哥?! ”

男子愕然。

“豫哥哥? 你是豫哥哥? ”她的声音中带有希冀。

他无奈地笑了笑,他点头,但是没有说话。

“你是豫哥哥对不对! ”璃儿觉得心中有着兴奋,“我就知道你会来,我就知道豫哥哥你会来! ”她激动得想要欢笑出来。

男子的嘴角稍微往下弯了弯,他的语气转变,“是我,璃儿,我是啊瀞。 ”

“啊瀞? ”

“嗯,我是啊瀞。 ”他举手透着纱布摸了摸她的双眼,“对不起呢璃儿,让你受了这样的苦...... ”

“不是的! ”璃儿大声叫喊,“你是豫哥哥对不对? ”她有点而心酸,“为什么你不承认呢? ”说着,她的神情变得脆弱,“豫哥哥,豫哥哥...... ”

“我是啊瀞,璃儿,我是啊瀞。 ”举手去拥抱她一下,他的视线转往另一边,“璃儿,你要记住,我是啊瀞,啊瀞。 ”说着,他渐渐放开她。

“啊瀞? ”感觉到拥抱之后的放开,璃儿愣了愣。 忽然,她觉得世界安静下来。

“璃儿——”急速的脚步声打破了室内的寂静,看到室内大床上的人儿之后十四帝的脸色煞白。

他找到她了! 他终于把她找到了!

“谁——”她慌忙起来,“是谁——”这次来的又是谁? 问问题的?

“璃儿! ”十四帝快步跑过去用力将她拥抱入怀,“璃儿,我找到你的了,璃儿——”

“啊——放开我——”举手挣扎,她感觉到神经被刺激,“我不知道——不要那样对我——我真的不知道——”不,这不是刚刚那个人,刚那个是豫哥哥!

“璃儿,是我,璃儿! ”

“我不知道...... ”她的语气软下来,眼泪也湿润了纱布,“我真的不知道..... 你们不要再打了,我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她? 为什么他们要这样对她? 难道她是犯错了吗?

“打? 你被用刑? ”十四帝的脸上带有不相信,他渐渐松开手。

“所以你放过我们好不好,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她痛苦地举手抱住自己,恍如是受满伤的孩子。 豫哥哥的再一次离去让她感觉无助。

看到她哭泣的样子,十四帝清楚地感觉到心脏有难过传出。 “以后都不会再发生那样的事了! ”用力按她到怀中,“璃儿,以后我都会好好保护你! ”

抬头看了看,她的眼泪慢慢透出纱布。

“璃儿,相信我,我以后都不会让你受苦了,”痛心地在她的发心中亲吻,十四帝闭上眼。

不,这是刚刚的人....? 刚刚的,不是豫哥哥...? 璃儿有点而迷茫,她的嘴巴颤抖地动了动。

“你是谁? ”

“是我,璃儿,我是皇瀞宇。 ”

“啊瀞? ”

“对,是我。 ”

与刚刚的,是同一个人? 璃儿举手摸了摸他的脸,熟悉的感觉马上就出现,忽然她认出了他的声音。

是他,是那个她喜欢的他!

“啊瀞,”璃儿觉得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啊瀞....... ”

“是的,我是啊瀞。 ”深呼吸,十四帝亲吻她额头,“璃儿,是我,我是啊瀞。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