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六十八章:严刑逼供(一)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658 2016-09-26 22:37:37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皇楹甩了甩头。

“璃儿? ”她下意识握了握手,发现手心空空如也,“璃儿! ”

这下糟糕了! 她弄丢了那个孩子! 那是小瀞很紧张的人啊!

微微听到一点声音,皇楹马上就转头去看。

这才发现原来她身处牢房,四周都是直指房顶的大木柱子,身下是带有灰色的稻草,转眼去看墙角,皇楹的心马上就提起来,“璃儿! ”她快速爬起来跑过去。

“璃儿,你有没有怎样? ”皇楹担心地扶起墙边卧倒在稻草上的人,“有没有哪里痛? ”说起痛,她却觉得后颈很痛,像是曾经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棒似得。

皱了皱眉,璃儿缓缓张开眼,她伸手去摸,摸到了皇楹的手。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如果这孩子出什么事了,小瀞一定恨死她。 想到璃儿的安危,皇楹马上就将对十四帝的痛心抛诸脑后。

摇了摇头,璃儿抬眼,“皇... 皇姐? ”

“嗯,是我。 ”举手环着璃儿的肩膀抱了抱,“你没事就好。 ”

“这里是哪里? ”她的声音不大。 太久没有开口说话的缘故,让她一开口就觉得喉咙痒痒的。

忽然就想起她看不到,皇楹的心痛了痛,“我们现在呢,”她有点吞吐,“嗯.... 应该是被不喜欢小瀞的人捉起来了。 ”她实在有点说不出口,关于被人寻仇这样的事,但是呢.... 骗人也不怎么好....

“捉起来? ”想起之前在十三王府的事,璃儿马上就举手去摸皇楹的脸,“他们有没有对皇姐做什么?! ”她惊恐起来。 在十三王府所遇到事已经成为她的恶魔,只要不留神就冲出来打击她。

“没事,”反过来捉住她的手,皇楹转眼去看了看木柱子外,她勉强笑了笑,“我现在就担心他们会对你做什么。 ”她吞了吞口水,“我看得出啊,小瀞是非常紧张你的,要是你出什么意外了,我就死定了。 ”

听着从她口中那个人对自己的在乎,璃儿感觉心凉了凉。

伸手去拍了拍璃儿的背,“没事的哦,我会保护你的。 ”挺起身子让她靠在自己怀内,皇楹的笑变得安心,“呵呵,你要相信我啊,虽然我没有小瀞那样的伸手,可是我也很强的。 ”

扬起脸笑了笑,璃儿感觉到温暖从皇楹的话语中释出,然后让她变得暖和起来。

“清醒了吧? ”不知道什么时候牢房内多出现几个男人。

皇楹马上就抱紧怀中的人,她倔强地向他们直视过去。

“不愧是长公主,”然后一个北国官服的男人出现,他坐在木柱子之外并不精致的木桌子上,“那么长公主也应该知道本官的问题吧。 ”

“亏你还记得本公主,”皇楹冷哼一句,“那你应该知道囚禁皇室可不是小罪名。 ”

“本官是有点佩服长公主的骄傲姿态,”官服男人笑了笑,“可是本官却极度不喜欢天朝的待人方式,以及你和十四帝的狂莽! ”说着,他拿起木桌子上的皮鞭用力向木柱子抽过去。

木柱上马上就出现一道光亮的痕迹。

“皇姐——”璃儿抱紧皇楹,生怕是她受打。

“到底你们想做什么! ”皇楹大声说话,就算被囚,她依然不会放下属于天朝皇室的尊严。

“来人,将夏家那孽子带出来! ”官服男人坐好,他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夏家? 璃儿转脸去声音的来源,可是她依然看不到任何。

皇楹收紧手,她完全不认识被带进来的另一个女子,那会不会说出让小瀞陷入危险的事来?

“你们做什么! ”夏雨荷被用力推到地上,“你们应该知道我父亲是夏爵! ”

“闭嘴! ”官服不忿地唾骂一句,“夏家才没有你这样的孽种! ”

听到夏雨荷的声音,璃儿惊叫,“夏姐姐! ”

转眼去看,夏雨荷惊愕,“璃儿.... ”

“喂! ”夏雨荷也不忿起来,她转头大声对官服说话,“你们把璃儿带来做什么! ”她下意识觉得事有跷蹊,“她都不是夏家的人! ”

“闭嘴! ”官服身边的人拿出另一条皮鞭,“睁大你的眼,那是十四帝身边的人! ”

客栈内,皇飒很勉强地要自己平静下来。

可是另一个人却浮躁起来,他用力地将桌子上的瓷器扫到地上。

“十四,你冷静点! ”皇飒脸色有点不好。

“你叫我如何冷静,皇姐还有璃儿不见了! ”他转眼去看皇飒。 都怪这人,无端端提起雪国做什么,让皇姐生气得走掉,而且还带上了璃儿!

“那你生气啊,”皇飒怒火烧起来,“你生气她们就会出来吗! ”他实在是不懂为什么父皇会将国家交给这样一个毫不冷静的人。

再次大力拍打木桌子,十四帝不安地坐下,“那你叫我怎么,皇姐、璃儿都不见两天了! ”说道她们,他忧愁起来。

说不定是北国想要借此反他天朝,捉拿让他紧张的两个人去要挟他。

过了一会儿,皇飒叹气,“你仔细想想,会有哪些人会你不利。 ”皇飒走近他。

你仔细想想,十四,如果真的有人把皇姐捉走了,那些人会想你做什么?

皇飒的视线紧紧地锁在十四帝不安的脸孔之前,他希望籍此让十四帝放弃北国,这样一来他那失踪两日的未婚妻也能安全下来。

其实他也担心皇姐,至于另一个人..... 想到那个冒充的人,皇飒心中一凉。

转眼去看皇飒,十四帝的双眼中闪过光亮。

“看来,你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皇飒在心中暗暗高兴。 只要十四帝放弃北国,所有的事都护迎刃而解,何况北国根本就是无辜的!

十四帝快速从椅子上站起来,他的目光坚定不移。

“夏姐姐...... ”入夜,周围一片冰凉,璃儿伸手去摸了摸,却只能触碰到空寂,“皇姐? ”

她们会被怎么? 在她看不到的时候,她们会被怎么?

“璃儿..... ”皇楹主动伸手,“我在这里。 ”几力去控制自己的声线,她苦笑一下。

“皇姐! ”摸到皇楹的收之后璃儿惊叫,“你的手好冷! ”

“没事。 ”皇楹脸色苍白,“他们有没有对你怎样? ”她是被用刑了,单独地拉到另一边用刑,因为她是十四帝的皇姐,所以他们首先就对她下手。

“我没事,”担心地移动身体想要拥抱她,璃儿伸手,触碰到一点凹凹凸凸的东西。

皇楹倒吸一口凉气,她手上的鞭伤马上就再次流出血红来。

“皇姐,你受伤了? ”收回手,璃儿不安起来,“他们.... ”

“我没事,你放心。 ”皇楹的微笑中带有虚弱。

她已经被用刑了,那么这孩子会被怎样对待。 皇楹开始惊慌,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她已经没有什么能力去保护璃儿。

点点头,璃儿尽力让自己想象皇楹依然安好的模样。

“轮到你了! ”烦重的铁锁被打开,走进两个大汉,“如果你不好好说话,你的下场一定会比皇楹惨! ”

惨? 下场?

璃儿愣了愣,两名大汉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并强行将她拉起。

皇楹举手拉住璃儿,“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的心狂跳,“她什么都不知道! 放开她! ”她苍白的脸上增添恐惧,“璃儿——璃儿,快点走你快点走——”

“皇姐? ”什么,皇姐在说什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们放开她,放开她——”皇楹用尽全身的力气拉住璃儿的手臂。

“滚开! ”大汉用力往皇楹身上踢了一脚,“你以为你是谁,你现在只是一个阶下囚! ”

“不要,璃儿,璃儿——”

“皇姐——”

随着璃儿被拉走,牢房上锁的声音很快响起。

“快走! 别耽误我们的时间! ”

璃儿感觉身体几乎是被架起,她有一步没一步地被拉着走,最后被狠狠推到地上。 她能清楚地触碰到地板的冰凉,抬起头,包围她的依然是一片漆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