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七十一章:再见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4257 2016-09-26 22:40:28

  她承认了他,承认了他在心中的位置。

于是,时间渐渐地过去。 北国的秋天也来到了,叶子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变黄的,深黄的浅黄的突然就将院子填满,有人看了会笑出来,也有人会弯下嘴巴。

十四帝转眼去看了看坐在窗边的人,微笑流出。 他就喜欢她,那么安静,那么静谧,可是又会让人不自觉地抬眼去看。

十四帝是过了好久才知道的,璃儿散发着的是想要被爱的气息,于是才会然人去看她,去想她在做什么,想什么。

“哎呀,我跟你说,”皇楹很不客气地喝了口茶,“要是你晚点来,我就看到第二天的太阳的。 ”想起被用刑的经过,皇楹觉得那是一场噩梦,“小瀞啊,你要给我保证啊,下一次你要在我被用刑之前来到啊。 ”摸了摸手臂,她总是觉得那些伤痕还依然在。

“我们出去走走吧,”十四帝放下手上的书卷,“外面的天气很好。 ”他的双眼中印着不远处的人的身影,温柔至极。 是的,那样的人就是他所喜欢的璃儿,于是他会用心给她爱。

“好啊! ”皇楹马上就将糕点端起来。

窗边的人转眼去看,她没有拒绝。 自从那一次之后,她的眼睛莫名其妙地好了,然后取下纱布之后第一个看见的就是他,那个来救她离开恐惧的他,那是啊瀞。

十四帝的笑宛如是温柔的所在,他慢慢站起来,从皇楹身边走过,然后走到窗边将她拉起,“伤口还痛吗? ”在他的印象中她是受了很多伤的,被茶壶的碎片划过,然后也被用过鞭刑,几乎全身都受过了伤。 回想起在客栈看到她全身都被抱着,他心都痛了。

皇楹愣了愣,她石化起来。

璃儿摇头。 然后站起来跟他一起走出门。

北国的秋天很清凉,即使只是初秋。

皇楹恢复过来,她转过身跟着走出去,发现两人早已经在草地上坐下。

接过下人奉上的纸伞,十四帝双眼带笑,“璃儿,看着我。 ”说罢,他为她撑出一片落叶也不能打扰的世界。

“嗯? ”璃儿抬眼,正好对上他温柔如水的目光。 同样的,她也接受了豫哥哥已经不在的事实,现在的她认为那些都是幻想罢了,因为豫哥哥早已经因为救她而死。

在璃儿眼里,以一片黄色作为背景的十四帝很成熟,成熟得如同一个统领天下的君王,是那种能将天下打理得很好,事业得意的君王。

“以后你都留在我身边好不好。 ”十四帝大胆地道出心中的语句,“我希望和你在一起。 ”他的笑不变,对着她,他的笑不变。

她愕然,然后尴尬地转开眼睛。

门边的皇楹呆住,她怎么也不相信原来小瀞的弱点就是璃儿! 因为他喜欢璃儿!

“看着我,璃儿,我想你看着我。 ”他的话语中没有任何命令的性质,只是单纯的,他想要她听到他的心意。

“我以后都会好好保护你,璃儿,”举手抚摸小脸,“我想听你说话,无论是发牢骚还是怨言,我都会听你说。 我还会看着你,无论你是发愣还是发呆,我都会看着你。 ”

手指颤抖一下,璃儿觉得心中有着悸动。

“我会把你想要的所有都给你,只要是你说的,我一定会听,”拨开她脸上被风吹乱的头发,他看着她的眼神就如同是看着世界上最珍贵的事物般,“只要是你提出的,我全都会答应。 ”

他的话语让她稍稍心痛。 她主动伸手拉住他,“那么,你把千寻还给皇飒好不好。 ”

十四帝点头,没有半点思索地点头。

“真的? ”璃儿的心充满欢喜。

“只你要愿意留在我身边,我什么都愿意。 ”眼神稍微暗淡一些,“除了皇兄之外,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如果你不喜欢我........ ”

她的脸稍稍带有绯红,“我没有不喜欢你..... ”

看到璃儿的模样,皇楹到时放心起来。 幸好璃儿没什么大碍,要不然她死十次都不够。 她是很了解弟弟个性的。

十四帝愣了愣,他满心欢喜地往她额头上亲吻一下。

“只要你答应不再为难千寻和皇飒,”其实她知道提出这样的要求是不对的,毕竟他们之间的事太过复杂,不过,“我就留在你身边。 ”不过,她真的希望千寻能够得到幸福,毕竟皇飒是一个很好的哥哥,她相信皇飒会对千寻好的。 抬眼试探地看了看眼前的人,她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只要是你提出的,我什么都会答应。 我等下就让人把雪千寻带来。 ”他的话语轻柔,恍如是不会吹皱湖面的春风。 慢慢靠近她,直至把额头抵到她额头上,“只要你能陪在我身边,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

璃儿再次别过眼,她有点不习惯这样的十四帝。

“看着我,璃儿。 ”

可是她又不得不转过头去看他,无奈起来,脸也红起来。

十四帝举起手,痛惜地在她脸上抚了抚。

不远处的皇楹瞪大眼,这是什么情景! 天啊,刚她的弟弟是表白了吗? 然后也成功了吗?!

“爺——”

当皇楹正准备要转过头去看,她的眼前掠过一抹艳丽的粉色。

“爷——奴婢好想您——”

没有等十四帝反应过来,背后已经被人紧紧抱着。

愣了愣,璃儿的脸更红。

“你是谁啊,干嘛抱着我的小瀞! ”将手上的糕点塞到下人手中,皇楹马上就去走过去将从背后抱着十四帝的人拉开。

“哎呀——”粉色人儿娇嗔一声,用力甩开皇楹,“哪里来的人,真没礼貌! ”说着她转眼挑衅地看了璃儿。

“好大的胆子! ”皇楹马上就发飙,她又一次拉着粉色。

“呵呵,”走廊上出现另一个人,十四帝认得他,那是尚书部的主管,“参见十四陛下。 ”他看了看十四帝身边的粉色,满眼不怀好意。

“尚书大人前来,有何贵干。 ”尽管已经来人的居心,可是十四帝依然一脸交际表情。

“小臣特意带来点礼物,望陛下笑纳。 ”说着他举起手,“这位是北国最好的花魁。 ”

“哦,看来尚书大人的目的不止这样。 ”任由粉色人儿从背后移动到怀中,十四帝伸手拉住璃儿。

什么? 璃儿转眼,可是视线却被他胸膛前依偎着的粉色吸引。 感觉到被拉着的手凉了凉,然后快速抽回。

“爷,奴家做什么都可以哦,只要是爷您喜欢的话——”举手抚摸着十四帝的胸膛,她一脸娇媚。

皇楹生气起来,就连她都听得到这里面的诱惑了! 转过身跳到走廊上,她对着来人就瞪过去。

“呵呵,下官的来意,相信陛下会懂的。 ”晓得奸诈,尚书部主管转眼去看皇楹,“敢问公主殿下为何如此看下臣呢? ”

“本公主就是喜欢这样看,怎么! 有意见啊你! ”

“呵呵,不敢不敢。 可是公主殿下这样看人眼睛不累吗? ”

“本公主累是本公主的事,怎么! 有意见啊你! ”

“呵呵..... ”

.......

看了看走廊上的皇姐,十四帝笑了笑。

轻蔑的看了看璃儿,花魁举手环保十四帝颈项。

感受到心脏传来点点震撼,璃儿再次愣了愣,随后她转眼去看十四帝,发现他一脸好笑地看着另一边。

挥手示意璃儿可以离开,花魁的动作再进一步。

我? 抓了抓头,璃儿移开身体之后站起来。

留意到身边人的举动,十四帝转过头去看,“璃儿? ”

“我去给你倒杯茶。 ”别过脸,她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放下手上的纸扇,十四帝脸色沉下来,“没事,不用去。 ”低头看了怀中人一眼,寒意凛然。

感觉到气温马上就凉下来,花魁松开手。

“那我去拿点吃的来。 ”迈开步子,她直径从他面前走过。

“不饿,也不用了。 ”

“没关系,我去就好。 ”快步走到走廊上,璃儿抬脚准备走到屋内。

“璃儿——”看着人越叫越走,他开始有点怒气。 “站住——”

命令爆发出,让在场的人都安静下来,而门前的身影却定住了不敢动。

皇楹看了看小瀞身边脸色早已铁青的粉色,然后转身去看门前的璃儿。

“时间已经不早,下臣现行告退了。 ”行了宫礼,尚书部主管马上就离开,他是感觉到形势不对劲。

花魁也跟着走开,满园只剩下三人。

“你凶什么凶啊! ”对着十四帝骂了句,皇楹举手扶住璃儿,“你吓死人了! ”

意识到不妙之处,十四帝抓抓头,然后笑起来。

一个月后,天气变得更加凉了,然后黄叶也大片大片地落到地上。

听说是雪千寻到了,璃儿马上就去了皇飒的府邸。

她想要见到她,想要知道她是否安好。

可是来到了皇飒面前,她却不知所什么好,皇飒则是自嘲地笑了一下。

“不止陛下到访寒舍有何贵干。 ”既不行礼,也不客气地拿起茶杯,皇飒的视线从璃儿身上离开。 他是怎么也不想不到,原来她是那么一号厉害的人物。

“朕是来看雪千寻的。 ”十四帝的语气淡定。

“不好意思,小千不在,请回吧。 ”

“我只是想知道千寻现在好不好..... ”终于认不出开了口,璃儿轻皱眉头。

“很好。 ”简短地回答问题,皇飒并没有打算把时间花在她身上。 除了皇楹之外,所有在十四帝身边的人都不是好人。 皇飒是认定了这点。

“我们想见一见人。 ”十四帝握住璃儿的手,试图让她不要为皇飒的话语而难过。

“有什么好见的,”转眼看了十四帝一眼,皇飒轻笑,“我不是说了吗,小千很好,请回吧。 ”

皇飒记得那天,马车在他家门前停下,然后雪白的她走下来,瘦弱得狠。 他知道这次他是找对人了,于是开口唤了一句“千寻”,她马上就流出眼泪。 然后他就发誓,这次一定好好好保护这个胞弟所爱上孩子。

可况,她不是在十四帝身边受了不少苦吗? 所以他也决定了,无非必要,不会再让她接近十四帝甚至是十四帝有关的人。

这时一阵笑语从走廊的另一边走开,璃儿转眼去看,看到了夏雨荷和雪千寻。

“千寻——”她的声音带有苦涩。 那么久不见,她瘦了。

欢笑而来的人则是愣住,雪千寻瞪大眼去看声音的主人。

“璃儿! ”夏雨荷则是快步走到璃儿身边,“你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

“雨荷,把小千带进去。 ”皇飒脸有不悦,偏偏是不想见到的,却在这样的情景下相见。 他是怎么也不想小千难过了。

留意到拉着璃儿手的十四帝,雪千寻感觉到眼睛痛了痛。

“雨荷! ”

“哦..... ”转身去拉住雪千寻,“小千,我们走吧,你哥哥有事要做。 ”

笑了笑,雪千寻的雪白的笑容一如以往,“嗯? 家里来客人了? ”快步走到屋内站在皇飒身边,“那是谁啊,哥哥? ”

轻咳一声,皇飒看了看十四帝,“小千乖,先回去房间,等下我再去找你们。 ”

“哥哥有事要忙? ”

“嗯,有点事。 ”

“那好,小千回到房间里等哥哥。 ”欢笑地离开皇飒身边,雪千寻没有再看璃儿,却用眼角扫视了十四帝一眼。

“千寻..... ”伸出手,璃儿的觉得难过。 是啊,她怎么忘记了呢,千寻已经把所有都忘记了,忘记了她,也忘记了之前在一起的快乐。

现在,她们都不认识对方。

捉紧身边人的收,十四帝希望她能保持冷静,“人已经见到了,那么我们就先离开了。 ”

“不送。 ”始终是保持着不欢迎的态度,皇飒再次举起茶杯。

“璃儿,我们走吧。 ”举手扶住她双肩,十四帝语句温柔。

“嗯。 ”慢慢转身,她最后看了一眼走廊上与夏雨荷笑得开心的人。 千寻,对不起。

知道确定两人已经彻底离开,雪千寻的笑暗淡起来。

“小千? ”夏雨荷疑惑地喊了喊。

“我先回房间了。 ”说罢,她放开了夏雨荷的双手,直直从她面前走过。

“誒...... ”

将夏雨荷带有关顾的声音抛到脑后,雪千寻走到了走廊的转角,然后用力地握紧拳头强迫自己不要流出眼泪来。

她是找到了那封信,那封由侍卫留下的信件,于是记得了所有的事,所有的伤痛,所以看到她的时候才会难过得想要哭。

还有那个人,那个她又爱又恨的人。

无论这次她回来这里是因为什么,总之她是不会放弃报仇的,她要为雪国的悲剧报仇,然后也要为她自己报仇,更要为那个忠心于自己的侍卫讨回公道!

等着! 十四帝,你们给我等着,总会一天,我会要你们加倍痛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