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六十一章:再遇(四)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2210 2016-09-22 17:27:08

  御书房。

他都没有做错,为什么那么人迫不及待地来对付他呢?

灭了雪国是因为要向那个冷待母后的人,还有伤害母后的十一皇子的复仇,瓦解皇室是因为自己对他们不满,不喜欢他们,何况小的时候他们不是常常欺负他吗? 他那是在让他们知道被欺负的味道。

但是为什么这些事会让别的人那么讨厌自己呢?

除了雪国之外,其余的都是天朝皇室的家事啊。

那些国家的王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联合在一起对付自己? 还有,皇姐怎么也帮他们了?

皇姐也觉得自己做错,就好像璃儿认为自己做错一样?

可是他错在哪里了呢?

闭上眼,十四帝深呼吸。 接下来,他已经不知道要怎样面对想要联合外人一起对付自己的皇姐了。

事实上,他自己知道,他根本就无法对皇姐狠心。 皇姐的位置和皇兄的对等,他已经失去了皇兄了,难道他要连皇姐都失去? 怎么可以呢…… 他怎么会让那个局面出现呢……

桂公公小心地为他端上茶,随后轻声离开。

“小瀞…… ”不知何时站在门边的皇楹忧心地叫了叫。

他没有抬眼去看,微弱的声音只是有气无力地问了句什么事。

“小瀞,皇姐对不起你。 ”皇楹的嘴角想要哭泣地往下弯了弯。

在他登基的时候,也就是母后离世的同一日,她没有出现,然后她的十三皇弟靖豫离开皇宫的时候,她也没有来到这里安慰他。

虽然她并非母后所出,但是母后和父皇却待她如珠如寳,可是在他们的儿子失意的时候,她这个身为姐姐的却离开了。

微微张开眼,十四帝的视线落在门外人上,“皇姐,你是在说什么呢? ”他笑了笑,伤感地笑了笑。 然后站起来亲自将凳子拿出,“皇姐,进来吧。 ”

稍微怔了怔,皇楹迈步向前,在他面前坐下,“你也坐吧,小瀞。 ”

他将椅子拉过,在她的不远处面对她坐下。

皇楹笑了笑,“原来,你还是当年的你。 ”而并非残忍无道的你。

嘴角弯了起来,十四帝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皇姐,你是真的希望天下大同吗? ”

“我…… ”这样的问题让皇楹说不出话。 方才大殿上的大臣们所说的话突然在这个时候涌上心头,是啊,天下大同之后,这个她疼爱的小瀞会被怎样。

“如果皇姐真的希望这样的话,”他抬头看她,随后举手将头上的皇冠摘下,“小瀞会照着皇姐的话去做。 ”就好像,我会听皇兄的说话一样。

碧华的皇冠离开后,他的头发如同瀑布般泻下,柔顺得像女孩子的秀发。

皇楹的眼泪就在她的小瀞将皇冠摘下之后紧接着落下,看着他的发丝被由外面吹进的,并不温柔温暖的风吹起,她的心都痛了。

将手上的皇冠放她手上,没有意识要继续当皇帝的皇瀞宇红了眼,“姐,只要你是所想的,我都会为你实现。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不是皇帝,她也不是母亲从外面捡回来的孩子,他们是姐弟,有着血缘关系的姐弟。

“只要是姐你希望的,我都不会作反抗。 ”他举手擦去姐姐眼角的泪,“姐,你去将你所想的大同实现吧。 ”他不过是不想失去最后的这个她。

皇楹的眼泪突然就变得汹涌,她手中那个闪耀的皇冠在这一刻刺痛了她的手。 她哭了出声,狠狠地哭了出声。

“我不希望见到你哭,也不希望见到你难过,”他笑起来,轻柔地笑起来,“哥也不希望看到你流眼泪。 ”他口中的哥,是那个已经不见了的皇兄。

门外又吹进了风,这次的有点大,将皇楹的头发吹起了,也将她的手吹凉。

此刻的皇瀞宇,笑得温柔,就好像是看着最宝贝的事物一样,“你是我最喜欢的姐姐了,所以…… 你不要哭,好不好。 ”

皇楹已经哭得说不出任何话,她不停地摇头,企图要将那些让她心痛的话都否定。

“姐,你要幸福啊。 ”他说着,温柔地说着。

试图让自己停止哭泣,皇楹抬眼看着眼前的人,她的世界清晰了之后再度被泪水朦胧。

他的手继续则为她擦拭眼泪,那些晶莹的泪珠就好像不属于他的闪耀的宝石一样,一点一点地落在他的手心里面,然后再从他的手滑下。

他的幸福不也是那样吗? 只是在他的手心停留了一会儿而已,然后迫不及待地离开他。

他的笑不变,看着她的眼也不变。

任何人都可以难过,除了他的大姐楹儿,兄长靖豫,还有那个他一直都心爱的璃儿之外,任何都可以被痛苦折磨,包括他自己。

如果大同能让姐姐开心,那么他会去做,就算丢了命,他都会去做。

皇楹哭着看他,而他则笑着看她。

良久,皇楹止住了哭泣的声音,她尝试和他一样笑,可是她的眼泪却怎么也收不住。

随后,她站起来走到他身后,“小瀞阿,他们要对付你,你怎么还可以…… ”

“只要你能笑,即使是死,我也不怕。 ”他轻柔的话语打断她的话。

用手拨好了他的头发,就如同她早晨见到他般,皇楹的眼泪不知不觉已经将他的头发打湿了点。

他愣了愣,然后低头继续笑容。

拉起衣袖将他头发上的湿润擦去,皇楹渐渐笑了起来,“傻孩子,你是皇帝阿,怎么可以将这个拿下呢。 ”

他没有转身看她,温柔的笑突然被忧伤霸占。

“有你这个弟弟,我真的很开心,”张手拥抱他,将他的脑袋抱在胸前,“能遇见你和小豫,一定是我几生修来的福分。 ”

“姐…… ”

“叫我皇姐,小瀞。 ”她略带命令地说话。

“皇姐。 ”

“嗯,乖,”她的笑在泪水之中明媚起来,“去将世界夺取吧,小瀞,皇姐我希望你能将这个世界进归于天朝国。 ”

她这样带有爆炸性的语句让他彻底愣住。

“只要你将天下拿到,那么就不会再有战争了。 ”她的手慢慢地抚着他的头发,“那样也可以做到天下大同,你说对不对。 ”

“可是…… ”

“只要是我的皇弟,那么你就一定做得到。 ”她转眼去看外面已经被秋风吹黄的花儿,“你要做到,我的小瀞。 ”

如果这个天下要伤害她的小瀞的话,那么在这之前,她会让小瀞将天下收入,成为囊中之物。

在这个世界上,可以欺负小瀞还有豫儿的,只可以有她。 其余的那些,她会亲手送他们离开这个世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