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第六十四章:来临(一)

不要恋上你二痛爱 璃輕雪 3239 2016-09-22 17:27:08

  “小瀞,什么时候可以去到? ”马车内,皇楹疲倦地说了说,“已经半个月了。 ”

“皇姐还是以前一样,一点都受不了马车的长途。 ”十四帝无奈地笑了笑,随后将马车内的小窗帘撩开,“你看,那里就是了。 ”

这样的一句话让皇楹乐开了嘴,“那我们很快就可以离开马车了? ”这下可好了,她终于不再需要受马车的苦了。

“嗯,”将窗帘挂起,“这样的话,皇姐会舒服点。 ”因为外面的新鲜空气。

“小瀞好乖。 ”举手拍了拍弟弟的脑袋,皇楹倦极了的脸上出现欢乐,“到了之后呢…… ”

打断皇姐的欢乐想象,十四帝的微笑不变,“到了之后,皇姐想要住在客栈还是…… ”

“当然找到啊飒,然后跟啊飒一齐住! ”

皇姐这样的问题让他呆了呆,他原本是想说想住北国的外使馆还是客栈的。

“但是,我们应该没有那么快找到…… ”

皇楹转头看住他,她突然明白,自己是说了不应该说的话。 小瀞是一向都不喜欢啊飒的。

“那…… ”别过脸,皇楹努力维持欢笑,“那我们住客栈吧,那样的话比较容易外出! ”

几天后,北国王朝。

“陛下,关于另外一条方案…… ”

“陛下,下臣认为…… ”

在臣子们一贯的高声阔论之下,北王的脸色突然不安起来,他迅速地从玉座站起,这一动作也同时间打断了所有声音。

优雅的身影出现在大殿之上,皇楹盛装而来,“北王殿下最近可好。 ”

“长公主——”北王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尾音。

微微弯腰行礼,皇楹笑得规矩,“本公主是来拿陛下的协议书的。 ”眼角看了看同一场所内惊讶得失声的人,她的笑中有温暖掺入。

“长公主,关于盟书…… ”

皇楹的话语倒是让皇飒清醒过来,“长公主是代表天朝,还是代表南国。 ”

皇楹笑着转头去看说话的人,“啊飒,难道你是忘记了,你我原属天朝国。 ”

她的说话成为一个炸弹,并且瞬间在大殿内爆发,所有的人都转眼望向平时被北王看重的平王。

“天朝?! ”北国征战沙场多年的大将军马上就转眼去看皇飒,“平王是天朝的人? ”

天朝! 她是代表天朝而来的! 北王无力地跌坐在玉座上。 原本以为她是代表远方的南国而来,可是……

假如把同意结盟的书卷交给南国,那么天朝将会用力对北王展开攻势;假如把书卷交给天朝,那么北国就会永远都附属了天朝,这样一来等于被天朝占领了。

南国并不能有效地保护北国,而天朝国也摆明了攻势,无论是哪一方都对北国无利,可是却都对北国虎视眈眈。

一个宦官慢跑到玉座边,在北王耳边轻轻说了什么。

“来人,把盟书交给长公主。 ”北王脸色苍白,他的声音中带有不可让人违抗的命令性质,可是却没有任何力气,如同是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

微微抬眼看了看皇飒,北王的脸上出现憎恨。 都是这个人的错,如果当初没有遇到他,那么这个人就不会出现在此,也不会为北国带来灾难:所有事都是十四帝安排的,那个年轻的帝王把这个前朝的二皇子安插在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把北国占据…… 所有都是他这个当王的错,如果他有带眼识人,北国就不会……

“二皇子殿下也是,”年迈的他轻轻笑了笑,别过眼,他的语气显得疲倦,“玩够了,也应该回去了。 ”十四帝来了,还有,北国所有的皇室成员都不在宫殿内了……

“陛下——”皇飒惊恐起来。 难道是他害了这个国家? 因为他是天朝的前朝皇子,所以……

“你是天朝派来的! ”大将军青筋突起,他愤怒地向前迈步。

从下人手中拿过用上等绸缎封底书卷,皇楹打开看了一次,“多谢陛下。 ”微微欠身,皇楹笑了起来,“啊飒,我们回去吧。 ”说着她转身走去拉住皇飒。

大殿内再次议论纷纷,这次是关于平王的去留。

“站住! ”大将军走到皇飒面前,“你休想离开这里! 你这个暴君的手下! ”

“注意你的言辞! ”皇楹的花容在听到暴君一词之后扭曲,“不准你说小瀞的坏话! ”她用力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别忘了,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将军! ”她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说她的小瀞!

大将军脸色涨红,他握紧手,“皇飒,你这个假仁假义的东西! 枉费陛下对你不薄! ”

“陛下,请你…… ”皇飒则向前走一步,他不相信自己居然犯了这么大的错,他原本是想帮助这个国家……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这个国家拱手送给十四啊……

“啊飒,我们走! ”最后瞪了将军一眼,皇楹拉着皇飒迈步。

看着大殿上的纷争,北王的双眼失去光芒。 从今天开始,他把北国毁了…… 彻底毁了……

“陛下——”大将军转头去看高高在上却不发一言的人。

这是他长大的国家啊,从小时候他就想为这个他最爱的北国出一份力,难道现在就要把北国拱手让给人?! 而且那还是臭名远扬的十四帝?!

大将军从腰间抽出大刀,“休想离开! ”说着他用力向前奔去,也挥起了手中明晃的锋利。

皇楹转身向后,“放肆! ”区区一个小将军,居然敢想她举刀!

北王的双眼看到臣子的锐利之后,他俯身向前,某点期望在他眼内闪动起光芒。

大殿上的人也举目,他们每一个人都站着不动。 于是场内每一个人的心思都显然出来,毕竟没有人会看着仇人安全离开。

“去死——”大刀的锋利狠狠地锁紧了毫无惧色的皇楹。

而皇楹也没有想要退缩。 她当然不会退缩,因为她代表的是天朝,代表的是小瀞!

“别忘了,你现在看着的是本公主——”皇楹的声音尖锐。

皇楹的说话马上就让北王紧张起来,“将军——”他伸出手想要阻止。

皇飒要死他不会阻挡,但那是十四帝一直都珍视的皇楹! 万一皇楹出什么事,北国…… 不,他的家人……!

“皇姐——”皇飒转身看了看一脸倔强的人,他马上就将皇姐拥抱到怀中并且背向逐渐逼近的锋利。

“啊——飒?! ”皇楹的声音缓了缓,她看到门外有人,“小瀞——”

“呯——”

一声清脆响起,将军的动作也定止下来,他不相信地睁大眼看着门外走进的另一个人。 他的刀截开了……

看着大刀的一边飞舞到大殿上的墙壁上,北王的心凉到顶点,“十四帝…… ”

“小瀞! ”挣脱着离开皇飒,皇楹欢笑地走到刚刚走进的人身边,“你看! ”说着她便将手中的手感软滑的书卷递到十四帝面前。

接过书卷后举手摸了摸皇姐端庄的发髻,“皇姐可有受伤? ”

皇楹的笑如同是刚刚邀功胜利的孩子,她快速地摇了摇头,“啊飒保护我了! ”

转眼去看了看另一边的人之后,十四帝的扫视依然手握武器的将军,然后大殿上没有出口或出手阻止的全部人,最后视线落在目瞪口呆的北王上。

“十四陛下…… ”北王的声音颤了颤。

“好了,我们回去吧。 ”收回视线,十四帝的语气温润,他的笑在皇楹之前张开。

“嗯,啊飒,来,我们回去。 ”走去把皇飒拉过,皇楹似乎已经忘记了刚才的惊险。

“皇姐…… ”皇飒皱了皱眉,他转头看了看玉座上的人,同一时间,他也看到了大殿上所有人都对他表现出厌恶。

“走吧。 ”北王无力地挥摆几下手,他别过脸。

十四帝也回头去看了一眼,将军的愤恨首先就映入他眼帘。 他转去看北王一眼之后回头,“皇姐,”语气同一时间也带有责怪的成分,“方刚太危险了…… ”万一那个人真的伤到她怎么办。

“没事啦,”伸出另一只手去拉起十四帝,“啊飒在嘛。 ”说着边转头去看了看另一边也被自己拉着的人,“啊飒,你说对不对。 ”

皇飒转眼去看十四帝,微微点头。

“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

“我都说没事了,啊飒会保护我的,你刚看到的啊。 ”

“可是…… ”抬眼看了看皇姐旁边的人,“二皇兄也是,万一皇姐…… ”

“哎呀小瀞你好长气! ”埋怨地说了一句,皇楹转头向皇飒,她笑起来。

告别皇楹二人之后,皇飒就独自回去。

走进大厅后,他首先看到的是坐在桌子边上的夏雨荷。

夏雨荷的笑带有难过,“对不起,啊飒,我跟璃儿说起雪国了。 ”

她这样的话语让皇飒愣了愣,他慢慢坐到她身边,“那璃儿怎样。 ”

“她都哭了,不过呢。 ”举手困惑地抓了抓头,夏雨荷勉强笑了笑,“她好像都不知道雪国和十一的事。 ”

“不知道雪国和十一? ”皇飒皱眉,他忽想起之前璃儿说的话。

那个孩子说她喜欢十四。

“璃儿真的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夏雨荷举手捉住皇飒。

这样的问题让皇飒无言,他将夏雨荷拥抱入怀,“我也不知道。 ”到底是他带错了人,还是有人冒认了雪国公主,他不知道。

当初在天朝皇宫内见到她在哭泣,然后就把她带走了,等到她等开眼,她就哭着叫了哥哥。

难道她不是他要找的人吗? 她是另一个在十四帝身边痛苦的人?

那为什么她要喊他作哥哥呢?

她不是雪国公主,那她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