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谁赠蜜糖谁予砒霜

03.应是花季,苗时却折

谁赠蜜糖谁予砒霜 精神污染 1102 2016-09-27 19:55:32

  “叩叩叩”,柳怀墨:“怀棋,开门啊。”

“来了来了,等我下,好了,进来吧。”

柳怀墨急忙说道:“诶,别。。”“啪”一桶冰凉透骨的水浇了下来,把柳沁婴活活弄成了落汤鸡,柳沁婴用袖头擦了擦脸。

柳怀墨大声喊道:“柳!怀!棋!你看你做了什么!沁婴,没事吧!沁婴?”

柳沁婴笑了笑说:“没。。没事。。”

“呀!还有个小丫头,大墨你也没告诉我你带了小丫头啊!”

柳怀墨气势汹汹的看着柳怀棋说道:“没等我说,你就动手了啊!”

“啊恰!”

柳怀棋拉着柳怀墨进门,“诶呀诶呀,快进来快进来,都怪你不早告诉我!”

“这明明都怪你!没事不好好待着,瞎弄些什么鬼玩意!”

柳怀书:“现在。。不是。。说。。是谁的。。责任。。的。。时候。。吧。。”

柳怀棋/柳怀墨:“怀书,你什么时候来的!!!”

柳怀书:“我明明一开始就。。在。这里了。。”

“啊恰!”柳沁婴一个喷嚏打断了大家的谈话,这才想起处理柳沁婴。

“诶,怀书你个头和小丫头差不多,借件衣服给这小丫头换换吧,怀墨你带小丫头去泡个澡吧,嘻嘻嘻。。”

“还挺会使唤人的哈!你自己惹的麻烦!要我们帮你擦屁股!唉!走吧小沁婴,以后要离这个人远点,知道吗?”

“我其实没什么事的,换件衣裳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快走快走。”

柳怀棋:“我去抓点药煎上,你们快去吧。”

这时一只惨白的脸出现在俩人面前,幽幽的递上了一件长袍,“给。。衣服。。”

柳怀棋/柳怀墨:“果然还是适应不了!你敢不敢走路有点声音!啊!!!!!”

“沁婴,你是如何到的颜如玉?”

柳沁婴凄然一笑,现在满身是水的她略显狼狈,“其实,也没什么,不过家姐看小女实在一无是处,随便丢个去处罢了。”

柳怀墨惊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一般,“如烟姐是沁婴的。。。”

柳如烟立在柳树头背着手,睨着下面的人儿,“正是胞妹。”柳如烟一个翻身到了俩人面前,柳如烟招了招手,柳怀墨便转身走了。

柳如烟:“你这一身。。先跟我来吧。”

一桶温水上还冒着热气,粉红的花瓣浮在水面上,漂浮不定。

柳沁婴褪去衣衫,不禁打了个哆嗦,钻进了温水里,露出香肩,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柳如烟。

柳如烟看了看柳沁婴,把衣物给她挂好,走了过去。

“你自己可行?”柳沁婴点了点头。

“应是蜜糖花季时,谁知砒霜折秧苗,顺其自然吧,沁婴啊,知足者常乐,要懂得,难得糊涂。”话了便出了去。

柳沁婴摆弄着发丝,嘟囔着:“知足常乐,难得糊涂,我若糊涂,怎能存活啊。”

柳如烟刚一出门,柳怀书便把她劫了去。“如烟姐。。,家主请您。。前去叙话。”

柳如烟见此,转了几圈,道了声也罢,便随柳怀书去了前厅,只见柳姥姥端坐在那,看着她。她走上前去,单膝跪地。“姥姥。。”

柳姥姥起身,走了一步,一甩袖子背过身去说道“你哪里有姥姥?!哼!你还知道回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