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梦仙记

5、出宫

梦仙记 小屏 2607 2016-09-22 17:16:34

  “我刚才说,今天天气很好,我们出宫去玩玩要不要。”徐伊嫣丝毫没发现旁边的人脸色苍白。

  “不要,公主不能出宫,公主难道忘记前阵子发生的事吗?”娅儿回想去上次公主也说想出宫玩玩,自己就私自带公主出宫,却一时的疏乎,公主就不见了。整个人愣在那儿不在怎么办,最后找到了,虽然不用砍头,可还是免不了处罚。想起这个,娅儿就脸色苍白,手脚冒冷汗。

  徐伊嫣当然还记得,可是她到这里已经很多天了,皇宫好玩的都玩腻了,现在待在皇宫就像坐牢房一样,无聊又烦。还有现在的我可是21世纪的徐伊嫣,有着一个冰雪聪明的脑袋,怎么可能失踪,就算迷路也会找到路回家。徐伊嫣现在有时很怀念在21世纪和何晓宣、杨莉姗和陈玉大家一起顶嘴玩耍的时光。

  “不要?我再问你一次,要不要出宫玩?”徐伊嫣再问娅儿一次。

  “对不起,公主,娅儿还是不要。”娅儿还是坚持着。

  “娅儿,你就跟我出宫玩玩啦,嗯?好不好啊?”徐伊嫣握着娅儿的手轻轻摇着边撒娇的对娅儿说。

  这个样子虽然有辱自己的形象,但是为了出宫这次破例一次,应该没什么。

  娅儿看见公主这个样子,超不习惯的,当时差点就答应了。“……不,不行。还有,公主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个样子?娅儿觉得浑身不舒服。”

  徐伊嫣听她还是不肯答应,只好放弃这个方法,瞬间变脸。在心里说:你以为我喜欢啊,以为我很舒服啊。看来,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了。

  这丫头,看来是被我给宠坏了,竟然这么放肆,看来不给太点教训未免太对不起堂堂赤樱国公主这个称号了。

  徐伊嫣站起来,抬头挺胸,手插腰,指着娅儿,道:“娅儿,翅膀长硬了是吧,居然敢反抗我,我再问你一次,要不要出宫?”

  娅儿从凳子上站起来跪在地上,娅儿知道公主生气了,道:“公主,请恕娅儿还是不能答应。”

“你不听我的话,难到不怕我告诉皇兄降罪于你吗?”徐伊嫣知道古代的人都怕砍头,所以徐伊嫣想利用这一条,逼娅儿答应出宫。嘻嘻,这样虽然很卑鄙。娅儿却说出一句话,把徐伊嫣的计划打破了。

  “不怕,为了公主您的安全,娅儿不怕,更何况,这本来就是皇上的命令。”最后一句话是娅儿自己在心里默默说的。

  我晕,我该拿这丫头怎么办啊。算了,再跟这个丫头说下去,我不能保证我不会杀了这丫头。

  “娅儿,我们走吧。”说完,就离开‘水仙亭’。公主要去哪啊?难道公主不出宫了。娅儿笑着跟在后面,以为徐伊嫣放弃出宫这个念头。

不过最后证明,这只是她想多了,就徐伊嫣这性子是那种会轻易放弃决定的人吗,答案是不会。怎么可能吗。

  走了一段路,娅儿越来越疑惑,回锦樱殿又不是这条路,锦樱殿就是徐伊嫣现在住的地方名字。最后,娅儿终于忍不住问:“公主,我们要去哪里啊?回锦樱殿不是走这条路?”

  “谁说要回锦樱殿的?”徐伊嫣边回答边继续走。“咦,那不然公主您要去哪啊?”不是回锦樱殿,娅儿就更疑惑了。“秘密,你先跟我走就知道了。”徐伊嫣继续走没回头。“哦。”娅儿只好不再问,静静的跟着徐伊嫣走。

  走了一段时间,终于来到徐伊嫣的目的地。娅儿不跟相信眼前的景象——皇宫城门。转头问:“公主,你``````”“对,你答对了。走吧。”本来欢乐的心情,听见公主说还要出宫,心情一下子从天空跌到谷底。娅儿真希望刚才能猜错。

  守城门的守卫看见徐伊嫣走过来。全部人都跪在地上,异口同声道:“参见公主”

  徐伊嫣来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对这种事已经少见多怪,多见不怪了。“起来吧。”

  守卫听到徐伊嫣的话,全部站了起来,回到自己的岗位。

  其中一位守卫走到徐伊嫣面前,恭敬道:“请问公主到此有何吩咐?”

  “打开城门,本公主要出宫。”徐伊嫣见有人来问,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咦,这``````”守卫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站在哪里不动。

  “你没听见本公主说的话吗?快去开城门。本公主要出去。”说完,守卫还是站在那里不去开城门。

  守卫一听,害怕的跪在地上求饶。“回公主,请恕小的恕难从命,不是小的不愿开城门,而是,而是……”守卫吞吞吐吐的。

  “说。”徐伊嫣最讨厌别人说话吞吞吐吐的,浪费时间。

  “是,是皇上吩咐说没有他的命令,谁也不准让公主出宫,违令者杀无赦。请公主不要为难手下。”守卫把事实一一告诉了徐伊嫣。

“原来是皇兄,怪不得他们都不听我的话。好了,你起来吧。然后该去做什么事就去做什么事。”

“谢公主。”守卫起身,然后转身回自己的岗位。

  “娅儿你知道皇兄现在在哪吗?”徐伊嫣转身问一直站在自己旁边的娅儿。

  “看时间,皇上应该已经下朝,现在可能是在御书房吧。”娅儿老实的回答。

  “哦,娅儿,我们走吧,我们去找皇兄。” 说完,便转身朝御书房。

  ----御膳房-----

  偌大的御书房里端坐着一位俊秀的男子,他头戴银龙皇冠,一身金黄色的龙袍闪闪发辉,一手提着沾有红色朱砂的笔,正专注地批阅着桌上堆了满满的奏折,面无表情。太监站在旁边不敢打扰主子,静静的当柱子。整个御书房静的连批奏折声都听得见,可是这情景也维持不久。

  “公主驾到”

  徐逸飞从奏折中抬头只见从外面跑进来两个长的标致的小女孩,两人一前一后的跑到徐逸飞面前。你猜对了,两个人就是徐伊嫣和娅儿两主仆。

  徐伊嫣跑的徐逸飞旁边拢着他的手臂,道:“三皇兄。”

  徐逸飞摇摇头, 严肃的对他的好皇妹说:“没规矩,嬷嬷难倒没有教你应有的规矩吗?”

  “是,是,是。”说完,微笑的向后退,退回到娅儿站的地方旁边,恭恭敬敬的行礼,道:“嫣儿参见皇兄,皇兄万岁万岁万万岁。”又抬头微笑调皮的对徐饭说:“皇兄,怎样?”

  徐逸飞笑了,无奈的笑了,不知敢拿这个小妹怎么办,真是又痛又爱啊。

  “来找朕有什么事?”

  徐伊嫣又跑到徐逸飞身边,嘟起小嘴,道:“难倒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我的好皇兄吗。”“是吗?在朕看来,你这小丫头来这里一定是有什么事求朕帮忙,对不对啊?嫣儿。”徐逸飞放下御笔,转过身,一脸正经的对徐伊嫣说。 徐伊嫣摸摸头,调皮的吐吐舌头,微笑道:“知小妹心非皇兄也。”徐逸飞对徐伊嫣无奈的摇摇头,然后说;“说吧,找朕有什么事?”

  徐伊嫣退后一步,把手放在身后,嬉皮笑脸的看着徐逸飞。

  “你想干嘛?”看着她那闪闪发光的眼镜,他就知道,等下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出宫。”她走过去扯着他的衣袖,可怜兮兮的望着他,眼镜还不忘使劲的眨,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狗在向它的主人讨好一般。“求求你”

  “不可以。”

  “可以。”

  “不可以”

  “可以”

  “不可以”

  “可以”

  “不可以”

  “不可以”

  “可以”

  “哈哈,皇兄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以出去太好了。”徐伊嫣兴奋的大叫,跑到娅儿的身边,牵起手她的手,说:“娅儿皇兄答应让我们出宫了,我们走吧。”噢耶,徐伊嫣高兴的欢呼,暗自高兴自己的计划成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