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首席大人请看招

第三十七章最毒妇人心

首席大人请看招 安婼可 2098 2016-10-26 16:32:02

  没过多长时间,千晓露就看到了阿龙醒了,回头看着他,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你醒了,那倒是省事了,我正好不知道怎么带你回酒店呢。”

阿龙依旧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目光冷冷的看着千晓露,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千晓露也不生气,就那样淡淡的看着阿龙。“当当当!”的声音让千晓露收起了笑容。

转头看向敲车窗的人,然后就愣了,因为敲车窗的不是别人,正是项鸿羽,原来是项亦瑶听到千晓露不让自己去,而她又很不放心千晓露,所以就给项鸿羽打电话让他跟着一起过来了,巧的是,这正是项鸿羽希望的,深深的吸口气,这才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他并没有回答千晓露的问话,反倒是用那冷冷的目光看着我后座上的那个阿龙,淡淡的问道,“要亦瑶派人过来,帮你做什么?”

“帮我把他给弄进酒店。”千晓露淡淡的回应着。

“为什么要带她进你的房间,你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容易出事么?”项鸿羽听到了千晓露的话顿时大声的怒吼起来。

“你有毛病吧,他千家的保镖。”千晓露也是横眉冷对的样子。

听到这里,项鸿羽将嘴唇紧紧的抿着,看了看一脸气愤的千晓露,才对后面的那两个保镖说道,“你们两个去前面开车,回别墅”说完也不顾千晓露的反对,一把将她扔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自己则坐在了主驾驶的位置上,启动车子向别墅开了过去。车子里的项鸿羽在后视镜里看到了阿龙淡淡的说道,“你去了千家别墅?”

“恩,是的,这不还带回来一个战利品么。”说完她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阿龙。

千晓露本来就因为项鸿羽的霸道在那里生气,所以语气自然不好,项鸿羽听了心中更是不爽,车子里仿佛都弥漫着酸酸的味道。到了别墅的门口,那两个保镖赶紧上来将千晓露的车里的阿龙带了出去。项鸿羽也下了车,然后用眼神示意让千晓露也下车。

从刚才到达别墅的时候,千晓露就愣在那里,这是不是别的地方,正是当初项鸿羽让她住的那个别墅,此时她的大脑有点凌乱,难道说自己离开后他一直都在这里住?正在思考的时候,千晓露就看到了项鸿羽示意她下车的眼神,这才反映过来,也跟着下了车。

刚刚走进别墅,千晓露就看到管家正在面带笑意的看着她,“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管家阿姨。”说完这句话,就看到了项鸿羽示意自己跟他走的眼神,千晓露对管家露出个歉意的微笑,这才跟上已经走上二楼的项鸿羽。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千晓露就看到了阿龙正跪在了书房的正中间,项鸿羽则直接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目光冷冷的看着跪在面前的男人,声音更是冷淡的说道,“你叫阿龙?”

阿龙并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一直跪在那里。“哦?嘴还挺硬。”项鸿羽刚说完,那两个保镖就开始对阿龙开始拳打脚踢,只是不管对他如何的踢打,阿龙就一声不吭,千晓露挑眉看着已经倒在那里一声不吭的阿龙,微微一笑,慢慢的走到了阿龙的面前。

我拿出了腰间的匕首,慢慢的蹲在了阿龙的面前,温柔的说道,“阿龙,你是一个忠心的保镖,但是你确定千傲能保你平安么,要是你死了,你的父母和妻儿该怎么办?”千晓露说这话目光更是一瞬不瞬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阿龙,让千晓露失望的是,她没有从阿龙的脸上看到任何表情。

“既然你不说话,那几不要怪我心狠了,我记得在电视里看过,最残忍的杀人方法莫过于凌迟,我想你应该也知道什么叫做凌迟吧,就是把活人的身上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一直要割三千三百刀,在这期间既不能让受刑的人死去,也不能让受刑的人昏迷,你想体验下么?”还不等脸色已经变得难看的阿龙说话,千晓露又继续说道,“你不想体验也没关系,身为女人的我也觉得太残忍,所以我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千晓露说的是风轻云淡,在一旁听着的阿龙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死他不怕,可怕的是生不如死。

一直看着阿龙脸色变化的千晓露嘴角挂起了诡异的微笑继续说道,“我的办法很简单,我会用手中的这把匕首将你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切下来,手指切完是手掌,手掌切完在切手脖,全部切完后,我再去切你的脚趾,同样的脚趾切完,切脚掌,然后就是腿,当然我不会让你死了,等到我把你的手脚都切完了,就会把你扔到深山里,不要怀疑我,现在我想做到这些事很简单的,就算不用项总裁帮忙我也可以做到的,怎么样想不想试试?”

她的一段话说完,就连项鸿羽都惊诧不已,他从来没有想过面前的这个女人居然这么狠,果真是应了一句话,“最毒不过妇人心”项鸿羽有些同情的看着已经满脸畏惧的阿龙了。

阿龙这下是真的害怕了,但是可能是因为男人的自尊作祟,鼓起勇气说道,“我就不相信你真的敢伤害我,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是要犯法的。”

“犯法?”千晓露像是看笑话一样看着阿龙,“我哪里犯法了,我并没有杀人啊,只是把你扔进了深山,那又怎么样,谁可以作证呢?,是他们么?”

阿龙咬牙切实的看着在一旁巧笑嫣然的千晓露,“随你们的便,大不了就是一死。”

“那要是生不如死呢?”千晓露的声音阴测测的响起,这一句话让阿龙身体一震,畏惧的看着千晓露,“你,你敢?你是女人,难道你不害怕么?”

“我?有什么好怕的。”千晓露平淡无奇的说完,手就动了起来。

只听见阿龙的一声惨叫,接着就看到千晓露手中的匕首已经切下了阿龙的一根小拇指,项鸿羽和他的保镖都惊讶的看着千晓露,她却好似没有看见他们的表情一样,千晓露的目光一直盯着阿龙继续问道,“怎么样?还要不要继续?”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