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七十一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32 2016-08-15 13:15:55

  见看着欧阳希晨就这样睡了过去,武艺摇摇头,摸摸自己的脸,不可否认刚才欧阳希晨的话的确让她心动,这样一个霸道多金在商界呼风唤雨且又帅气的总裁,在她面前总是一副雅痞无赖又温情的形象,为的又是什么呢?

为了爱?对她一见钟情?武艺摇摇头,说实话她不相信爱情,那些为了爱情不顾一切,抛弃所有,这样的感情她还真不能理解。生活中谁离了谁还不得照样生活,也许会有伤心,有难过,但还是的坚强的生活下去,毕竟谁也不是谁的唯一,生活的全部。

至少她所见的感情就是这样,应该说她所经历的感情是扭曲的,疯狂的,甚至有点变态,她就是这段感情见证下的直接受害人。

童年的生活是她一直不愿想起的,一个孩童黑夜的孤独害怕,亲生妈妈温柔和恶毒的双重对待,不能叫爸爸的那个男人的漠视神情,还有他家人挑衅谩骂,不是孤儿却胜似孤儿的生活,有时候她到很羡慕孤儿院里大家庭的生活,温暖和谐有亲情。

这也只能是奢望了,妈妈高兴的时候她还能享受到一点亲情,倘若不高兴的时候她就是出气筒了,身上的伤不断,直到上了初中住校后她才松了一口气。脱离了那个所谓家的亲情枷锁,感觉身心都得到了自由,从上初中她就不再向妈妈要钱开始勤工俭学,边打工边上学支付起自己的一却费用,虽然辛苦但她很快乐,即使这样忙碌她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

童年 那段不好的过往武艺不愿在想起,她的心理医生曾经非常庆幸的对她说,幸亏她心性坚韧,抗压大有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要不然非的心理扭曲不可。

摇摇头努力让自己的心情放松,她现在的日子不是挺好吗?无拘无束,快乐自在,有自己喜欢的工作,有可以交心的朋友,还有一个躺在沙发上睡的深沉的……嗯?他又算自己的什么人呢?

武艺仔细的端详着欧阳希晨,眼睫毛又长又翘,就像一排小扇子,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唇角此时微微嘟起,或许是躺的不舒服,不知说了句什么,浓密的眉毛紧紧蹙起,再没有平时的桀骜不驯,霸道嚣张,此时就像一个领家男孩一样……乖顺,让人想要不自觉的照顾他。

邻家男孩?武艺不知自己的心里怎么会出现这个想法,也许是有别于他平时的强势精明,现在睡着的他倒是顺眼了不少。不知欧阳希晨明天醒来知道她此时的想法会不会炸毛?

武艺想到这个不自觉地笑了,站起身来给欧阳希晨把鞋子脱了,再拿来靠枕让欧阳希晨枕上,让他的身体躺的舒服一些,收拾好了欧阳希晨,这才想到自己的睡觉问题,回卧室睡吧又不放心欧阳希晨,万一他吐了或者想喝水时怎么办?在客厅里……武艺四下看了看,好吧,只有自己将就一晚上了。

欧阳希晨是被渴醒的,他一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武艺蜷缩在沙发上睡觉的样子,武艺一身米色的运动短裤和背心,一头的长发无拘束的散乱在沙发上,有几缕附在武艺的面颊上,此时的武艺恬静柔顺毫无疏离感。

就像是一只柔顺慵懒的猫咪一样,乖巧可爱,长而弯曲的眼睫毛就像是一排小扇子,也许是天气热的缘故,武艺白皙的脸颊里透着粉红,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她,呵护她。

欧阳希晨伸手把武艺面前的那缕头发顺到耳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武艺,睡着的武艺没有了疏离与清冷,倒是平添了一丝乖巧,欧阳希晨莫名的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孩子,满身的才华却甘愿平凡。不出风头不羡名利安然平静的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荣誉名利影响不了她的生活,指责刁难也难伤她分毫,就这样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平静无波的生活着。

对,就是平静,平静得就像是一个老人,历经千帆,看尽炎凉,对生活的风起云涌,喧嚣热闹早已看淡,早已不在乎。

欧阳希晨轻轻地抚摸着武艺光滑白皙的面颊,在心里有这样的想法不觉得怪异,只是莫名的心疼,她经历了怎样的刁难?丢弃?谴责?漠视?才会形成这样的性格!

性格坚强,心里坚韧,面对生活乐观积极不抱怨。

也许是武艺阳光的心态,清澈的眼眸,偶尔流露出的一个真诚微笑,就让他着了魔,入了心。

睡梦中的武艺感觉有人在摸自己的脸,甚至还依稀听到喃喃自语,她感觉不舒服不由得蹙起眉头,努力让自己睁开双眼想看看是谁?

睡眼朦胧中看见妈妈武翘厌弃嫌恶的眼神,是的,就是厌弃,没有作为母亲的温情,宠爱,她看的最多的就是这样的眼神。“你怎么就成为我女儿了呢?也不知是你的不幸还是我的不幸?要没有你我也许过得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生活,被他嫌弃,自我厌弃,过着没有自我的生活。”声音很轻却很冰冷,给人一种神经质的感觉。

“是你,都是你,就是你我才会过这样的生活,都是因为你,要是没有你就好了……”看不清面容的妈妈声音突然严厉起来,神情也变得深幽冰冷,让武艺不寒而栗不由自主的想要逃离。

抚摸她脸的手慢慢向下延伸直到她的脖颈间,然后加重力度,让武艺喘不过气来,她使劲挣扎双手拽住妈妈的手试图让她放手,她想喊妈妈可是嘴里已经发不出声音。

稀薄的空气让武艺绝望,脖颈间窒息憋闷的感觉让武艺停止挣扎,她绝望的想也许自己就快要死了,只是她想不明白,她到底做错了什么?让妈妈恨她如骨甚至不惜亲手掐死她?难受心痛得感觉超过了身体的伤害,让武艺眼角流下了泪。

武艺突然的呢喃和蹙起的眉头让欧阳希晨回过神来,武艺很痛苦的样子,双手乱抓,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