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六十六章

痞子总裁赖上来如意扣 风笔青 2080 2016-02-14 14:28:02

  肖继东看看表,“现在已经到了吃饭时间了,再忙也的吃饭不是?走吧,我请客。”

见武艺想要说话,忙不容推辞的道:“你不是想要我落个苛待员工的名声吧?何况这个员工还是公司里的顶梁支柱,现在为公司的事忙的连饭都顾不上吃,你就当是老板想要笼络奖励员工,这个机会你还要拒绝吗?”

武艺眨眨眼,狡黠地说:“我是想说这顿饭可不能随便,总得找个有档次的地方让你请客吧,不然岂不枉费我这个员工为公司这么费心费力。”

肖继东鲜少见过武艺这样活泼促狭的样子,心里的某根弦被拨动了,忍住想要摸她头的冲动,愉快的说道:“正合我意,走吧。”

在一间高档奢侈的餐厅里,伴随着优雅的音乐声,两个人边吃边聊。

“你说瑶瑶又出任务了?那她明天的生日还怎么过?”武艺停下夹菜的手,诧异的问。

肖继东颇为无奈的道:“谁说不是呢,就为她这工作我妈不知唠叨了多少回,昨天瑶瑶走的时候我妈还哭了呢,昨天走得急再加上我妈在一边唠叨,她就没顾上给你打电话,让我告诉你一声,生日礼物给她留着,等她回来再给她补上。”

武艺沉默了下才说道:“遥遥这工作时间上没个限定,又辛苦且还有危险,你这个当哥哥的应该劝她换个工作,免得一家子为她担心。”

肖继东叹了口气,说道:“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话,我觉得你和瑶瑶关系好,你劝她的话她应该会听。”

“她要是听我的劝早就换工作了,还用你来说。”武艺翻个儿白眼,颇感无奈的说道。

“彼此彼此,看来咱们都对她的任性无计可施。”

两个人相互会心一笑,都是肖瑶最亲近的人,对她的性格都了解甚深,有这样的无奈也不算稀奇了。

武艺叹了口气,羡慕的说:“其实我倒挺羡慕瑶瑶的,性格坦率,任性的有点天真,也只有在你们这样有爱的家庭里才会让她有任性的资本,要知道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生活的权利。”

武艺只是一句由衷的感叹,却让肖继东的心里莫名的感到痛楚,眼前的女孩子过得有多不容易他心里清楚得很,都说家庭生活对孩子的性格有很大的影响,武艺也算个另类吧,那个畸形的家庭和复杂的社会并没有影响到她。

她甚至比其她的女孩活的还要坚强,自立,自尊,乐观。

看着眼前沉静的武艺不由得让肖继东黑色深沉的眼眸黯然下来,总以为他有的是时间,也总以为他默默守护就会迎来灿烂的春天,谁知道欧阳希晨的突然出现让他措手不及,没来得及表白就黯然下场,只是总有些不甘……

任谁被这样注视着也不会选择漠视,武艺抬头问道:“怎么这样看着我?难道我脸上有花不成?”说完,还开玩笑的摸摸脸。

“你和欧阳希晨怎么样了?他对你还好吧?”肖继东直接问出心里的话。

武艺显然没想到肖继东会这样问,讶然了下,思索着说道:“我俩挺好的,你怎么这样问?还是你听到了什么?”

“没有的事,这你可别误会,你知道的,我不想给你的生活增添压力,我一直希望你生活的轻松快乐,就算是陪伴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不是我,只要你幸福,明白吗?”肖继东注视着武艺,希望她能明白自己话里的意思,只要她和欧阳希晨在一起快乐,就算他心有不甘也不会再做纠缠,他衷心希望她幸福快乐。

好沉重的话题,武艺也明白肖继东话里的意思,这个一直关心陪伴,爱护她的人,就像邻家大哥一样让她觉得温馨阳光,她不想伤害,但也不想改变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作为朋友或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可以相互欣赏,愉快合作,轻松交往,仅此而已。

武艺正想着该怎么说才会让他明白自己的意思又彼此之间相处不会尴尬的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在耳边。

“哎呀,还真是人生无处不相逢,对于讨厌的人想避也避不开,真是让人烦恼。”孙俪说话间已经走到武艺面前,不屑的眼光挑衅的看着武艺。

公司里的事让爸爸力不从心,觉得有点自顾不暇,便打电话叫回了在外国留学的哥哥,打算父子两个齐心协力让公司渡过难关。昨天哥哥才到的家,今天算是哥哥的接风宴,她去洗手间回来不经意间便看到了武艺。

对于孙俪的挑衅武艺直接无视,她拿起餐巾纸优雅的擦下嘴角,笑着问道:“肖大哥,你吃好没有?”

肖继东和武艺一样有默契的忽略某个人的存在,轻松地靠在椅子上,“这正是我想问你的话,咱们现在可以走了吗?你不是说下午还有安排吗?”

“嗯,那咱们走吧。”武艺说着话已经站起身来,拿起放在一边的包。

“怎么见到我就要走,该不会是被我说中心事所以心虚了吧?身边的男人一个接一个的换,就是不知道让护着你的欧阳大总裁知道你水性杨花的真面目后,你会是怎样的后果?可不要太惨呦!”孙俪面对两个人的无视由原本的挑衅变成了恼怒,说出的话就变的尖利口不择言,原本漂亮的面容却因为愤怒扭曲的让人有点不忍直视。

肖继东警觉地看了孙俪一眼,边走边和武艺说着话,“你这两天可不要太拼,凡事尽力就好,原本你的设计图稿我就觉得很好,是你太吹毛求疵……”

“你干什么?”胳膊猛然被拽住,武艺停下看了下自己被拽住的胳膊,看向孙俪问道。

“你心虚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自以为是得觉得自己发觉了武艺的短处,见自己被忽视的彻底,孙俪一把拽住武艺的胳膊不让她走。

“心虚?”武艺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孙俪,问道:“我为什么要心虚?你又算是我什么人?”伸手拽下孙俪的手,嗤笑一声,好整以暇的问。

孙俪手指着武艺和肖继东两个人,眼神晃见在这里吃饭的人都探头看向这里,对这两个人也指指点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